第五章

“是谁说要整那个老太婆的?怎么到现在还没展开行动?”

假日的傍晚,四兄弟聚集在书房,轩辕海昕第一个埋怨,他虽然和向朝阳杠上了,可是心情毫无道理的低落,口气自然很差。

“没办法,她的厨艺太好了,我们舍不得赶走她,尤其是人曜,他的刁胃简直被向鸿玲给征服了!”轩辕地旸轻笑地拨开两鬓的头发,笑道。

“你们竟然败给自己的口腹之欲了?”轩辕海昕没好气地瞪着三个被美食收买的叛徒。

“是你这个对食物麻木的人不懂得吃,向老妈比起以前的厨师,手艺好上百借。”轩辕天旭就冲着这点才不急着赶走向鸿玲,他想让胃多享受一下五星级的精致厨艺。

“是吗?以前的管家煮的东西也能吃啊。”轩辕海昕对食物的确不挑剔。

“以前的管家煮的都是垃圾!”轩辕人曜啐道。

“别净说我们,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说好要对付那丫头的,怎么到现在还没见她憔悴、不安、痛哭、吵着要搬家呢?”轩辕地旸反讥。

“我改变主意了。”轩辕海昕皱眉道。

“为什么?”三人齐问。

“她发现我的计划了,得改采其他战略……”

“被她知道了?你这回遇上对手啦?”轩辕天旭诧异地问。

“她哪会是我的对于,第二场游戏就要开始,我会把她驯服的,你们等着看吧。”他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三位兄长互看一眼,小老弟的口气和表情都比以往还要热切,这可不太寻常哦!

“几时对任何事都冷淡的你情绪变得这么激动了?”老大首先开口探测。

“我激动?笑话,我只是等不及要让向朝阳臣服在我脚下。”他倨傲地哼道。

“可是你以前从不担心你自己的魅力……”老二也跟着吐槽。

“我现在也不担心。”

“不担心干嘛急着征服人家?”老三直问重点。

“我是见不惯她的态度,你们不知道,她那看人的模样,好像我是世纪之毒!”他忿忿地解释。

至今,不论知道或不知道他本性的,没有一个人不被他吸引,只除了向朝阳,她竟然觉得他很恶心……该死的!

“唔,看来我们得重新评估这个女孩了,我忽然觉得她比我们想象中的有趣。”

轩辕天旭兴味盎然地道。

“是啊,让我们也参一脚吧!我想,逗她会很好玩……”轩辕地旸慵懒地提议。

“不行!她是我的目标,你们别来蹚浑水。”他不悦地拒绝。

“可是她对人曜的印象好像很好那,那天我还看她拿水果去给人曜吃,眼睛还直盯着人曜瞧。”轩辕天旭坏心眼地试探。

“那是因为她以为人曜是女的。”话是这样说,但他的胸口却无端感到窒闷,在她心中,他还比不上妖里妖气的三哥?

“是这样啊……”轩辕地旸挪揄地笑了。

“好了,干嘛一直找我的碴?你们不是去查了向老妈的事吗?查得怎么样?”

他聪明地转移话题。

“我们是查出一点眉目,听说向老妈年轻时曾在美国和日本待过,尤其在日本待了有三年,她好像还有个日文名字,叫‘玲子’……”轩辕地旸道。

“她在美国生下朝阳,然后才回台湾,但她在台湾居无定所,十多年来搬了好几次家,根据我的推测,她大概是在躲某人。”轩辕天旭点上烟,缓缓他说。

“躲谁?”轩辕海昕问。

“向朝阳的父亲”“朝阳的父亲?”

“向鸿玲未婚生下朝阳,她在日本一定有过什么不好的回忆,如果我猜得没错,朝阳的父亲八成是个日本人。”轩辕天旭嘴角轻扬,讽刺地接着说:“这点……倒和我们很像……”

“那个日本人的身份呢?”轩辕海昕没想到向朝阳的背景和他这么相似。

“还不清楚,不过,我查到一条令人诧异的线索……”轩辕天旭看着其他人。

“什么线索?”

“向鸿玲在日本时,曾经在黑木家当过一年家教。”

“黑木家?”轩辕人曜惊呼。

“那个我们死对头黑木帮的‘黑木’家族?”轩辕海昕的眼神在瞬间冷冻。

“是的,就是他们。”轩辕天旭冷冷地道。

五年了,可是那场血腥的械斗却依然清晰地印在他们四兄弟心中,历历在目,外公、母亲、父亲被一个手下叛徒出卖,在参加晚宴的回程中全被黑木帮派人狙杀身亡,之后,黑木帮大举进犯他们重日组的总衙,一场浴血之战于焉展开,到了最后,几名贴身保镖死忠地护着他们冲出重围,平安地将他们送到安全地带,幸免于黑木帮的屠杀一一那一夜,整个关东最大组织“重日组”陷入一片血海,成为黑道企业“黑木帮”的俎上肉,任凭宰割,从此灭绝……

三天后,一个自称是轩辕家的家族律师找到他们四兄弟,秘密将他们四人送往美国,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爷爷,轩辕广。

那老头骨瘦如柴,可是精铄的眼睛则展现了不凡的气势与练达。他冷漠地接待他们,给了他们新的身份,重新认祖归宗,并派人照料他们,在美国停留了两年,又将他们转送回台湾定居。

这五年来,轩辕广没给过他们好脸色,也从不和他们住在一起,视他们如有毒物质,把他们孤立在这幢远离尘嚣的古宅之中,自生自灭。

轩辕天旭知道他恨着他们,一如恨着他那个宁愿舍弃老父而选择爱情与暴力的儿子……他禁止他们重涉江湖,不准他们与日本的旧部有联络,更挑明警告不能提起任何复仇的字眼!

他要他们四个在黑道社会中长大的孩子回归正常,既往不咎,重新做人,他要求他们循规蹈矩地过日子,他监视着他们,用这幢古屋和他的无数眼线来限制他们的自由,他说,他绝不让他们重蹈他们父亲的覆辙!

可是,这样就能消除夜夜在梦里折磨他们的那场灾变吗?那老头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全家灭门的椎心之痛?即使是年纪最小的轩辕海昕,也足足花了两年才走出那个残忍与心碎的阴影?

轩辕天旭看着三个如今己长大的弟弟,深知他们内心的伤都还未痊愈,种种恶劣的表现只是情绪上的转移,外表看似正常,实则内心早已被仇恨烧尽,他们和他一样,都在等待时机,等待着从这个囚笼里飞出去,将仇敌消灭的时机……现在,这个时机就要来临了!

“我在想,向鸿玲在黑木家当家教,那么,向朝阳有没有可能是黑木家的人?”

轩辕地旸浓眉聚拢。

轩辕海昕脸色微变。

朝阳会和黑木家有关?这个揣测莫名地让他不悦。

“这种推测言之过早,地旸,她在黑木家任家教,并不表示她和姓黑木的人有任何关系,况且,据我的调查,当时膝下无子的黑木老头只有一个年方十七岁的义子,又没有其他的男叮”轩辕天旭推翻这个假设。

“但黑木的党羽众多,谁敢说她没勾搭上黑木老头的手下?说不定她和黑木老头那个老色鬼有一腿……”轩辕地旸冷酷地道。外表放浪不羁的他爱恨分明,只要和家仇有关的事,就会令他发狂。

“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话少的轩辕人曜竟然为向鸿玲说话。

“吃人的嘴软,人曜,你还真容易变节!”轩辕地旸嘲讽地瞪他。

“我们复仇的对象是黑木帮,把目标放在一对母女身上太无聊了。”轩辕人曜木然地回嘴。

“你……”

“好了,你们也别斗气了,先别管向家母女,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轩辕天旭立刻阻止了老二和老三的争执。

“什么好消息?”

“虽然我们无法去日本,但是我们的仇人却自己送上门来了。黑木老头年初病危,一直住在医院,他的义子黑木深已继承了头目一职,并且在六天后抵台,那个年轻头目似乎是冲着咱们而来。”即使爷爷限制了他们的行动,但是在这日新月异的科技时代,他绝对封锁不了他们的资讯来源。

“哦?他终于找到我们了!”轩辕地旸眯起眼,摩拳擦掌地道。

“是的,他来了,而我们也等他好久了……”轩辕天旭冷笑。

“他带多少人马来?”轩辕人曜问。

“还不清楚,他当然不可能单枪匹马前来,而且台湾有不少黑木帮的分支,为了杀我们,他们必定倾巢而出。海昕,你最常在外走动,要小心。”轩辕天旭转头看着四弟。

“我?”

“是的,这阵子要留神,我在想,说不定你已经成为他们的第一目标了。”

“哼!那正好,我的拳脚已经休息得太久了,该找个人练一练了。”轩辕海昕蔑笑着,眼眸阴沉、沧桑得不像个十八岁的孩子。

“好,就由你打前锋!海昕,你收拾不了,哥哥我再出马替你善后。”轩辕地旸笑道。

“不必了,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他了。”轩辕海昕自信地道。

“黑木深让你对付,而我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人要对抗……”轩辕天旭当然相信以海昕的能力一定办得到,只是,他担心的是那个始终避不见面的轩辕老头会出面阻挠,就他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也得知了这件事,而且绝对会回来制止他们的行动。

其他三人都没发问,因为他们太清楚,那个重要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爷爷……

“不管如何,我们已等了五年,不能再等下去了,就算老头回来,我也不放过黑木深!”轩辕海昕哼道。

“没错,这一次,绝不能让黑木深活着离开台湾。”

轩辕人曜也道。

“那么我们得在老头回来前先收拾掉黑木深了!”

轩辕地旸酷酷一笑。

“是的,必要时,速战速决,总得让黑木深看看当年被封为‘重日组四魔王’的我们有何能耐……”轩辕天旭噙着冷笑看向窗外,天际正好风起云涌,急遽遮掩了原本灿烂的霞光,他有预感,又有一场风暴要来临了。

向朝阳休息了三天,一回到学校就发现气氛更吊诡了,她虽然不再和轩辕海昕一起上学,但是每个人看她的眼神却比之前还要恶毒。

真的,那种一进校门就被人盯瞟的感觉还真像走在狼墓中的小红帽。

她不安地来到教室,心里纳闷着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享,谁知一进门,就被一团纸屑丢中鼻子……“啊!干什么……”她低呼一声,定眼一瞧,班上每个女生都瞪着她,许艾文更是一脸轻蔑,嘴角泛起冷笑。

“不要脸的女生来了!”有人讥讽地低语。

“就是嘛!用身体勾引男人,不知是第几代狐狸精转世。”

“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去迷惑男生,真是恶心!”

一句句难听的损言敲得她一头雾水,她低下头,捡起那张揉成一团的纸,上头正是她和轩辕海昕从饭店里出来的照片影本,有人在照片上写些恶心的字眼,而大标题正是:维扬之耻!

她看得一阵心惊,想不到这些照片居然被拿来大作文章,不用猜,这一定又是轩辕海昕搞的鬼。

“喂,向朝阳,你以后想开房间找我们就行了,同班嘛,价钱好商量……”有个男生嘴里不饶人地挖苦。

“是啊,说不定我们更能满足你!”又有男生帮腔。

“哎!像她这种女生很危险的,随便和男生开房间,天晓得她有没有带什么病……”许艾文的跟班找碴地冷哼。

“哼!肮脏!”许艾文蔑视着她,有点幸灾乐祸。

她愈听愈气,一团火在心中爆裂,咬着下唇,转身冲出,直奔三年级的教室,来到三年A班门口大喊:“轩辕海昕,你给我出来!”

在众人的惊哗中,轩辕海昕慢慢地踱了出来,一脸只有在学校才会有的温柔表情,问道:“怎么了?朝阳,什么事气成这样?”

“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挥动着手里的传单,她忍不住低吼。

只有他和辛勇树有这些照片,辛勇树什么都听他的,不会乱来,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他干的。

“这是什么?”他佯装不懂,接过那张纸问。

“你少装了,你想用这招败坏我的名誉,对吧?”她气得浑身发抖。好啊,用这种卑鄙的方法和她对抗,果真是个混蛋!

“天!是谁对你做出这种事?太可恶了!”他皱起眉头,假惺惺地喊着。

“还会有谁?你……”她指着他,正要发火,突然被三年级其他班的一大群人围过来打断。

“哇!女主角登场了!海昕,你家管家的女儿还真大胆那!怎么,她在你家没有勾引你吧?”一个男生恶劣地瞅着她,出言不逊。

“啧啧啧,长得不怎样,竟然还有男生会理她……”

“海昕,要当心这种其貌不扬的女生哦!表面看来像乖乖女,其实比谁都风骚。”

“喂,向朝阳,你可别打我们班轩辕海昕的主意哦!

要钓凯子找别人去。”三年A班的女生也过来插一脚。

“你们给我闭嘴!”她扬声怒骂,这时已管不了什么风度和礼貌了。

“喝!你这个转学生一进维扬就很惹人厌了,现在还敢骂人?”高三的学长们显然对她很不爽。

“我可以忍受别人讨厌我,但我绝不能接受诬陷!”她厉声抗议。

“什么诬陷?明明自己的不轨行为曝光,还恼羞成怒,轩辕,你家这只野猫该好好修理一下了。”有人拍拍轩辕海昕的肩膀奚落。

野猫?竟说她是野猫?

向朝阳火大了,再也顾不得之前想要“平静过完高中生涯”的愿望,向前跨一步,直想狠狠在那人的脸上抓一把。

一直没做声的轩辕海昕却在这时挡住了她,顺手将她抱进怀里,以一种坚定又冷静的声音道:“别再针对她说恶毒的话了,各位,事实上,照片上的那个男生就是我!”

突然问,所有的嬉笑怒骂都消失了,每个人的表情全部变得呆滞,连跑上来看好戏的许艾文也瞠目错愕,挤满了二十多个人的走廊变得静悄悄的,没有人发得出任何声音。

而向朝阳还来不及吃惊,就又听他接着道:“其实,我们已经在交往了,我从朝阳第一天到我家时就爱上她了……”向朝阳张大嘴,她的下巴差点跌进了十八层地狱!

这……这种谎话他也编得出来?

众人好像在这一刻全成了木头,根本无法有所反应,学校最优秀、英竣迷人的佼佼者当众揭穿自己的恋情,他的情人不是别人,正是“臭”名昭彰的向朝阳!

“不!”许艾文第一个回神,她痛苦地抽气,不相信这种话会从轩辕海昕的口中说出来。

“我们去过饭店,两人的关系已非比寻常,但爱上她我一点都不后悔,请大家别再随便说她的坏话,你们伤她,等于伤我,这样会让我很痛苦的……”他蹙着眉头,拥住向朝阳,俊秀的脸上堆满无辜的表情,看得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刚才似乎说得太过分了。

“呃……轩辕,我们不知道你和她……”那些嘴里不饶人的同学个个都尴尬得要命,虽然大家都想不通向朝阳何德何能,能让维扬中学的王子看中,但历年来都得第一名的模范生已开口这么说了,谁还敢多言?

“少骗人了,你才不会爱上像她这种庸俗的女生……”许艾文冲上前,奋力推开他和向朝阳。

“许艾文,请你放尊重一点。”轩辕海昕眼神变冷,虽然口气不算太严厉,但在场的人都被他难得的愠颜吓得不敢吭声。

“海昕,你不是当真的吧?你只是在玩玩而已,对不对?你只是在试探我对你的感情,是吗?”许艾文苍白着脸,拉住他的手着急地问。

“你这样胡言乱语会让我很困扰,许艾文,我们之间又没什么,你是想让朝阳误会吗?”轩辕海昕剑眉聚拢,不悦地轻斥。

“我们之间怎么会没什么?你现在翻脸不认账,当心我会揭穿你的真面目……”

许艾文拿出她最后的筹码,企图挽回他的心。

咦?难道许艾文也知道轩辕海昕的真实个性?那她怎么还会爱他爱得这么疯狂?

向朝阳这时才从震骇中拉回神智,只是脑中依旧一团混乱……“我的真面目是什么?我自己也很想知道,你告诉我啊!”轩辕海昕锐利地看着许艾文,心中兴起了无比的厌恶。总是有许多人自认为了解他,然后再用这份“了解”来束缚他,真让人反感!

“你……”许艾文被他看得打哆唆,她知道他虽然从没正眼看过她,但起码不会用这么森寒的眼光拒绝她,可是现在,她却清楚地感受到他对她的嫌恶。

“你爱怎么去帮我宣传都随便你,反正你最好别再来烦我和朝阳,我们的感情正在培养,不容许你来破坏。”他越过她,直接走向向朝阳。

“呃……大家听我说……”向朝阳正准备加入评论,替自己辩解,但手被他一扯,整个人便被拉向楼梯。

“你不用多说什么,朝阳,任何麻烦事我都会替你挡下。”他回头看她,大手一捞。将她搂进臂膀中,在众人的惊诧目光中下了楼。

向朝阳颠颠踬踬地随着他到一楼,便用力挣开他,大声喝道:“你……你竟然说得出那种谎言……”阴谋!这全是他的阴谋!

就为了整她,让她无法在维扬立足,才故意假藉那张照片来制造混乱。

“我没说谎啊,你喜欢我,不是吗?”扮久了乖乖牌学生,他忽然觉得使点坏也很有意思。

“少做梦了!我哪有喜欢你?”她激动地反驳。

话刚说完,眼前黑影迫近,头一抬,正好被他吻个正着。这个短促的吻快得让她无法反应,就像盖印章一样,一眨眼就被偷袭了……“我闻得出你的感觉,朝阳,你是喜欢我的,别否认。”他霸道地宣称。

“你这个下流坯,你你你……”她还想骂些更难听的话,可是那个吻造成了太大的冲击,她一下子吸不回空气,喘得结结巴巴。

“再骂我我又要吻你了。”他笑着道,总觉得吻她的感觉……意犹未尽。

软软怯怯的唇,尝起来没有口红的人工香气,青涩的触感既没有许艾文的妩媚,也不懂得回应,可是就是意外地让他觉得心旌一荡,引发他从没有过的动情激素。

“你敢?”她惊叫地掩住嘴巴。

“你这个样子真有趣。”他乐不可支。好好玩!

“为了让你觉得有趣,你可以当着大家的面说出违心之论?你究竟在想什么?自己从来不付出,就要每个人都爱你,天下哪有这种事?”她愤怒地推开他,骂到后来,水气不知不觉蒙上眼珠。

是啊,天下哪有这种事?被他整得不成人形,却还是喜欢他……

“我可没要求每个人都爱我,那多烦哪!”他没有忽略她眼眶的微红,口气不由得放柔。

“你才不是这么想呢!否则你就不会装一副好学生模样来讨好大家……”她直指他的别有居心。

“我干嘛讨好大家?我装个好孩子只是为了应付我爷爷……”他脱口泄漏了一些重点,但立刻又住了口。

“你爷爷?”轩辕广老先生和他的行为有什么关系吗?她微愣。

“哎,别提那个老家伙了,走,我们去兜兜风吧!”他拨了拨帅气的短发,拉起她的手,就想带她离开学校。

“谁要和你这个魔王去兜风啊?现在是上课时间……”她用力甩开他的手低喊。

“你以为你还上得下去吗?”他讥讽一笑。

“我……”她也担心这个问题。先别提一大堆人的侧目,许艾文一个人就够她棘手的了。

“现在只有我能保护你而已,你最好认清这一点。”

他欺向她,将她困在双臂和墙柱间。

“我只认清我现在的悲惨处境完全拜你所赐!”她凶巴巴地骂道。

他挑起一道眉,对她的泼悍不怒反笑。

是嘛!这样才名副其实她的名字“朝阳”,初见她时她的沉静看起来做作又了无生气,现在原形毕露,则显得有朝气多了,而且,也漂亮多了。

“你还笑?”她都快气炸了,始作俑者却没半点心虚,可恨!

“喂,能逗我笑的人不多,你算特例了。”他哼道。

听听这种自我吹捧的话,这人还真以为他是天之骄子啊?向朝阳真是败给他了。

“我可不是闲着没事的小丑,请另外去找能逗你笑的蠢蛋!”她伸手要扳开他,可是竟然丝毫推不动。

平日看似斯文秀气的他,没想到手臂的力道却非常强,而且上臂的肌里纹路清晰可见,她这时才认清,什么心脏病云云八成也全是谎话。

“你这张嘴啊,真是辣得可爱。”他轻捏着她的脸颊,嘻嘻一笑。

“你……”这烂人还有心情消遣她?

就在两人看来像是打情骂俏时,训导主任从远处大喝:“你们干什么?上课了还不进教室?”

“糟,我的麻烦还不够多吗?你给我滚远一点!永远不要再靠近我!”她又急又气使劲推开他,忙不迭地跑出校门。

今天学校是别想待了,她最好找个地方让自己静一静。

一直跑到校外商店街的尽头,她才停住,靠在一家商店的墙上大口喘气,心乱如麻。从没坏纪录的她一来维扬中学就跷了两次课,而这两次全是为了轩辕海昕,他果真是她的灾星,一遇上就倒霉,第一天到轩辕家老天爷的那场大雨正是个警告,只可惜她没能懂老天的一番好意……平稳了呼吸,她转头正好瞧见橱窗玻璃反映出的惨白脸蛋,原本还称得上娟秀的她,半个月而已,就被轩辕海昕折腾成这副衰样,看来她最好离轩辕家远一点,免得和那个古屋风水犯冲,到时年纪轻轻就被那只小魔王整死。

摇摇头,她开始沿着街道踽踽独行,心头有了想搬出来自己住的念头,这样既能避开轩辕海昕,又能不必跟着老妈流浪,不是两全其美吗?

不过想归想,她当然非常明白老妈打死也不会让她一个人住,所以,她的空想顶多是做做梦而已。

此外,虽然嘴巴一直以防卫的姿态抗拒着他,但她的心湖却没有因为这样而停止骚动,轩辕海昕的吻每每让她更认清她的心,在强装坚定的内心深处,他的身影早已进驻,挥也挥不走,踢也踢不掉,就这么被他赖定……怎么会这样,她的初恋对象居然会是个性格异常的怪人!真可悲啊!

怀着烦杂的思绪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上回被辛勇树拦下的那条偏僻小路岔口,她想起辛勇树称呼轩辕海昕为“海王”,心中疑云丛生,她能确定他是他们那票小混混的老大,但为什么叫“海王”呢?

那只是个称谓吗?

心思这么一转,她忽然觉得对轩辕海昕和他三个哥哥的事一点也不了解,第一,他们四人独自住在那幢大屋,没有父母,也没见过朋友来访,口中的爷爷根本未曾露面,感觉上好像被抛弃或是放逐,摆明要他们四人就地自生自灭……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家庭?亲情如此薄弱,家中的气氛更是低沉,还有,他们似乎对他们的爷爷非常忌惮,这其中有什么原困吗?

四兄弟如此诡异的性格,是否也与生长的奇特环境有关?

正怔忡间,一辆黑色轿车悄悄地在她身边停下,不带一丝尘土,车门倏地打开,一个男人下车直接朝她喊道:“向朝阳?”

她惊愣地回过头,还没搞清来人的意图,对方就伸手捂住她的嘴鼻,一阵刺鼻的药水味直灌进她的脑门,不到三秒,她就失去意识,倒进那人的怀中,被迅速拖进车内,急驰离开,消失在街道尽头。

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楔子楔子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楔子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楔子楔子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楔子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楔子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
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楔子楔子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楔子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九章楔子楔子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楔子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楔子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