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世界的人

我在白芳华医生的陪同下,走进了跟病人会面的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没有棱角的桌子和四张固定在地上的椅子外,没有半件多余的装饰--毕竟,他们要考虑安全问题。在监狱里,狱方要担心囚犯在会面室里对访客和警卫不利,而这儿还要防止病人自残或自杀。

这儿是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

虽然名为“治疗中心”,本质上却和高度设防的监狱没有分别,

默默地等了约五分钟,正当我想跟白医生闲聊几句,舒缓一下肃杀的气氛时,房间另一边的闸门倏地打开。在挂上“看护”之名的“狱警”带领下,那个人气定神闲地走进房间。

事隔两年,吕慧梅的样子没有什么改变。

“哦,阎先生?好久不见了。"她眉毛稍稍扬起,对我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我怔了怔,正想作声,白医生却在台下轻轻用膝盖碰了我一下,阻止我说话。

“吕女士,这两个礼拜精神还好吗?”白医生没有回答吕慧梅的问题,反问道。

"挺好的,我都按时服药,感觉不错。

我了解白医生阻止我的原因,事实上,我也没打算对吕慧梅说真话。吕慧梅没有因为杀害妹妹和妹夫被送上法庭受审,因为法医精神科判定她没有能力理解审讯内容,加上案情严重,向法官提交了“无限期医院令”,直接把她关进这儿。按照程序,每个被颁无限期医院令的病人每两年都会接受一次评估,判断其是否康复,再决定今后的去向--在监察之下回归社会,转到一般的精神病院,或是继续在中心等待两年后的下一次评核。

白医生受评核委员会的主诊医生邀请,担任吕慧梅一案的顾问医生,而她今天更是找我来测试对方。“吕慧梅是我碰过最难以捉摸的病人--她太聪明了。”

白医生拜托我时如是说。

“阎先生,你最近还好吗?还有没有跟卢沁宜小姐来往?”吕慧梅笑道,

“嗯、嗯。"我感觉自己快要被对方牵着走,为了争取主导权,决定兵行险着,“你记得两年前的所有事情吗?

“当然,我又不是你。"吕慧梅再嫣然一笑,只是我感觉这笑容不大由衷。"而且我现在吃了药,脑袋不再混乱,对自己的身份很清楚了。

我和白医生定睛瞧着吕慧梅,暗示她需要明确地说出答案。

“好吧。”吕慧梅表情一转,叹一口气,似乎对往事不欲提起,“我是吕慧梅,八年前因为精神分裂和思觉失调,误认为自己是妹妹秀兰,将....将妹妹和妹夫杀死了

“然后呢?”白医生以平板的声调问道

“然后我自作聪明,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伪装自己是'吕慧梅”,过着以为自己是秀兰但骗过所有人的半隐居生活.…"吕慧梅苦笑一下,“日语中有句俗语叫'一人相扑’,用在我身上正合适吧。

“你对杀害妹妹和妹夫似乎没有什么悔意。”我直截了当地说,

吕慧梅眉头紧皱,对我怒目而视,转瞬却换回平淡的表情。“阎先生,我就直说好了,我们姐妹自幼就性格不合,感情不如外人想象般融洽。可是假如你以为我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你便大错特错了--我每天都后悔得要死。你可以想象当我服过药,知道一切真相时的痛苦吗?你知道那种无可挽回的无奈吗?”

我当然知道--我很想这样回答,可是我更知道这一刻不用对她明言。

“而且,最重要的是小安啊!"吕慧梅继续说,“我令小安失去了母亲!这是我最无法原谅自己的地方!大人之间的罪业,不该由孩子承受吧?孩子是无辜的啊..

“狱警"看到吕慧梅语气变得激动,正想上前控制事态,吕慧梅却平静下来,恢复原来的语气说:"还好小安是个好孩子,我敢肯定,即便母亲不在身边她也不会学坏。阎先生,你知道吗,昨天小安也来探望我了,纵使我满手血腥,犯下如此重罪,她也愿

意原谅我,说将来要跟我一起住,让我们恢复那平凡安稳的生活……我真该死……真该死...…..

吕慧梅说着,眼眶渐渐红起来,努力忍住泪水,

“吕女士,你......别这样。

我之后按照白医生事前拟定的内容,逐一向吕慧梅发问,虽然表面上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关于生活和往事的对答,但实际上白医生是想从这些答案中判断对方的精神状况。半个钟头之后,我和白医生告辞,吕慧梅在看护押解下离开房间。

“白医生,我想诊断结果很明显吧。”我说

“嗯。”白医生叹了一口气,“真是高明的演技啊。

我想,任何不知情的人听到吕慧梅那段论述过往罪行的自白,都会为之动容,换成一般监狱,十个假释官里有十个会为她盖上“允许”的章吧。

只是,我和白医生都知道那不过是演技,吕慧梅仍然以为自己是妹妹吕秀兰

我们知道吕慧梅仍活在妄想之中,基于两点:第一,郑咏安去年已跟随祖父母移居台湾,在彼岸生活,她一直没探望过吕慧梅,更遑论原谅对方,说要共同生活云云。我估计,吕慧梅一早便猜到白医生是委员会顾问,手握释放她的权力,为了让自己获得自由,跟“小安一起生活”,故意假装康复。

她对郑咏安的说法大概是真实的,只是换个角度,那也能解读成“我愚蠢地杀害了姐姐,害自己被关在疯人院,令小安失去了我这个母亲”。

而第二点更重要,其实我们没必要跟吕慧梅耗上半个钟头。

"今天浪费了你的时间,很抱歉。”白医生客套地说,

“不打紧,分内事。毕竟我是当年拘捕她、盘问她的人嘛。"我苦笑道,“只是我没想到,吕慧梅将我当成阿阎那家伙了?”

“主治医生说过,吕慧梅曾将两个年纪跟你们差不多的男看护当成阎志诚,嚷着"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破坏我的生活’之类的。”白医生摇摇头,“但我也想不到她会直接将许督察你看成志诚了。

“嗯

“刚才吕慧梅谈到无可挽回的痛苦时,你想起华叔的事了吗?

真不愧是白医生。

“医生,你不用担心,我早放下了。"我微微一笑,说,“说起来今晚你有没有空?我约了阿阎和卢小姐跟我和太太吃晚饭,假如你有空不如一起来?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
第六章第六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三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二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二章第七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六章第二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五章第四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六章第五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序章第六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五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一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序章第三章序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七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五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三章第四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序章序章第七章第七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第七章第二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一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六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
第六章第六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三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二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二章第七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六章第二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五章第四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六章第五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序章第六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五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一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序章第三章序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七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五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三章第四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序章序章第七章第七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第七章第二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一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六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