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

今天是阎志诚疗程的最后一天。

经过一年,白医生仍无法让阎志诚敞开心房。阎志诚就像戴着面具,每星期来到白医生的诊疗室中,聆听她的讲习。白医生有时感到难以言喻的困惑。阎志诚浑身散发着孤独、无情的气息,令人难以触摸,仿佛轻轻一碰,阎志诚便会粉碎,变成尖锐锋利的玻璃碎片,把周围的人割伤。他很懂得如何伪装,在这一年里,白医生发觉对方的伪装能力越来越高强,有时露出的笑容,连白医生也怀疑那是否真的出于发自内心的欢愉。

但她很清楚,那是假象。

阎志诚的心还是一颗被创伤包围、黑色的核。他只是把那个受伤的自我封闭,以另一个自己来适应这个社会。白医生知道,这个社会充斥着各种心理疾病患者,阎志诚的情形,也许只是九牛一毛;可是白医生还是惧怕,有一天阎志诚会失控。

就像那天在街头突然猛揍路人那样子。

“志诚,我们一年的相处便到此为止了。”白医生望向时钟,时间是下午四时四十五分。过去半年里,她说明了很多应付PTSD和相关心理疾病的方法,不过她不知道阎志诚真正理解、愿意采用的有多少。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开医生证明,让你在药房购买安眠药或情绪安定剂。"白医生说,“不过我想强调,药物只是一种辅助,这世上从来没有一个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病人是单靠药物治愈的。

“我不需要。”阎志诚回答道。

“那么,你愿意继续接受治疗吗?以治疗师的身份,我建议你继续治疗。这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白医生,你应该很清楚我不会回来。我有我自己的一套生存模式。"阎志诚微笑着说-在白医生眼中,这个笑容并不代表他快乐,而是痛苦的表现。

“你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白医生,”阎志诚直视着白医生的眼神,“你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阎志诚站起身子,走到房门前,回头说:“再见。

白芳华看着阎志诚的背影,恍如看到“孤寂”的实体。

阎志诚确实患有PTSD,他自己也很清楚。

他知道自己的创伤从何而来,明白痛苦的根源是什么。他是个相当理智的人,可是理智无法解决他身上的问题。

他经常回忆起父亲惨死的模样。父亲临死前的悲鸣、哀号,至今还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有时,他会忘记这些恐怖的经历——他猜想或许如白医生所说的“逃避期"-不过,当那些回忆再一次浮现时,他很想大叫,把心脏挖出来般大声呼叫。

阎志诚经常做噩梦。自从父亲逝世后,他便没尝过安稳的睡眠。每当合上眼,他便再次回到那个交通意外的现场,看到父亲和阿姨葬身火海的样子。对一个踏入青春期的少年来说,这经历令他非常痛苦,不过,或许就是因为年轻,阎志诚渐渐适应了这些绝望的梦魇。

他解离出一个冷漠的自我,来看待整件事情。直到今天,阎志诚仍经常梦见那场意外,但他不再呼天抢地,只是默默地看着父亲死去。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害,他不再感到他人的痛楚,失去了同理心。

所以,他拥有毫不犹豫伤害他人的能力。

林建笙的死亡令他隐藏已久的病情变得更严重。他为自己令林建笙背负杀人魔之名、在社会上所有人的唾弃下没有尊严地死去感到自责,他很想高声疾呼“林建笙没有杀人”。

不过,他知道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有限。面对社会这台庞大的机器,自己不过是一颗小小的螺丝。

无力感、罪恶感、孤独感,把阎志诚推向极端。

离开诊疗室后,阎志诚在登记处办理疗程完结的手续,填写一些跟进资料-纵使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再有什么跟进治疗。“许警长,你到了耶。"在阎志诚填写表格时,前台后的护士小姐对他身边的男人说道。阎志诚认得这男人,他好几次准时来到诊疗室外,会遇到对方。他猜,这人是比自己早一个时段的病人。

“嗯,还好白医生今天五点的时段有空,否则我便要改日子了。”许友一跟护士说。

“如果可以的话,你早点改预约时间较好。”护士小姐苦笑一下,说,“今早才打电话来,白医生不一定有空的。

“抱歉啦,最近很忙,有几宗麻烦的案子,真见鬼。我也是今早才知道有个临时行动。”许友一微微鞠躬,表示歉意,“白医生正在通电话,麻烦你先等一会儿。”护士小姐对许友一说道。

阎志诚冷冷地观察着环境。他悄悄地把目光放到前台后的登记册,在最上面的是许友一的个人联络资料。阎志诚首先察觉对方跟自己一样住在西区-仔细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这儿是西区精神科中心——然后,他看到令他双眼发亮的一栏。

“公司地址:西区警署刑事侦缉科。

这家伙是刑侦组的?阎志诚的脑袋不断运转。

——这个许友一有利用价值。

阎志诚突然呼吸急促,异常的感觉袭来,心底浮现出强烈的罪恶感。回忆一幕幕重现。

不要碍事!阎志诚在内心怒吼。

这是一个干载难逢的机会,不能让它白白溜走。

强忍着症状带来的困扰,阎志诚把表格交给护士后,走到许友一身边坐下。

"请问…你是不是许友一警长?"阎志诚压下躁动的情绪,戴上那副社交用的虚伪脸孔,对许友一说。

"你认识我吗?”许友一有点讶异。

“你是不是住卑路乍街附近?我好像听过邻居提起你。我也是住在那边。"阎志诚刚才看到许友一的名字和地址,所以能说出这样的话。事实上,他的住所的确和许友一的家很接近。

“哦?对啊。你的邻居是谁?

“姓王的一位老人家,他好像说你帮过他什么的。”阎志诚以模棱两可的说法,套取许友一的信任。

“姓王的...啊,是那次调查金塘大楼刑事毁坏的案子?

“大概是吧,我也不大清楚。”阎志诚伸出右手,说,“我姓阎。

许友一跟他握手,说:“你好。是'严肃'那个'严’吗?”

“不,是'阎罗王'那个'阎’。

“这个姓氏不太常见啊。”许友一笑着说,“不过我也好像听说过。

“我有好几次在这儿碰到你,想跟你打声招呼,但我怕耽误你回去。”阎志诚说道“啊,对了,你便是我治疗时段之后的人嘛。”许友一终于认出面前这个男人。阎志诚认为目标已达成,对方已对自己留下印象,于是多寒暄两句,便表示有事先走想钓大鱼便要放长线--阎志诚心想。

如果太刻意,只会令对方怀有戒心。他知道许友一的住址,亦知道他的职级和工作部门,要多制造几次“偶遇”,易如反掌

两个星期后,阎志诚在许友一的住宅附近,看到对方从大厦出来。为了这个时机,他观察了一个礼拜,这一日他守候了两个小时。

“许警长,这么巧啊。

“哦,是阎先生吗?”

“我刚下班,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阎志诚笑着说。

“对了,我之后在诊所没看到你,你改时间了吗?”许友一问道

“我的治疗完成了。"阎志诚撒了谎。虽然他不知道将来许友一会不会跟白医生提及自己的事,但白医生应该会理解他撒谎的理由而不会拆穿他,甚至猜想他变得社交活跃,暗自欣慰。

“真好呢,我看了快一年半,白医生仍叫我定时复诊。”许友一耸耸肩,“不过反正不用自己掏腰包,也没关系吧。

“我现在打算去华都餐厅吃晚饭,你有没有兴趣一起来?”阎志诚说。

“这么巧!我正要去华都吃饭。"许友一笑道。他不知道的是阎志诚掌握了他的生活习惯,连他打算去那家餐厅进餐也了若指堂

“华都的咖喱牛腩真有风味,恐怕全西区没有第二家比得上。

“就是啊!我们不如边走边谈吧,我越说越饿了。”许友一做个手势,示意往前走,“阎先生干哪一行的?“我是个特技演员,不过都只是当替身之类.…”

二人一同往街角的餐厅方向走去。

许友一对于结识一位谈得来的街坊有点高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被设计的目标。

阎志诚在这一年以来,不断想方设法进行心中的计划。许友一的出现,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份礼物。

第七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四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序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七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五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序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序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二章第三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第四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序章第一章第一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二章第六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二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七章第五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七章第四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七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序章第一章第四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章
第七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四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序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七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五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序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序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六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二章第三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第四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序章第一章第一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二章第六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二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七章第五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七章第四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七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一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序章第一章第四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