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志诚,这星期工作忙碌吗?”

“普通吧。”

阎志诚坐在诊疗室的粉蓝色沙发上,简单地回答白芳华医生的问题。经过半年的诊治,白医生感到阎志诚渐渐卸下了那副厚重的装甲,见面时不再抱着不合作的态度。可是,即使白医生亲切地称阎志诚作“志诚"而不是“阎先生”,她知道自己仍无法冲破对方心理上的那道防线。

这半年来,白医生跟阎志诚谈过很多不同的话题,逐渐理解阎志诚的性格、态度、想法,可是在关键的部分,阎志诚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每次白医生想了解阎志诚的过去,或是探究他心底的创伤,阎志诚都会恢复第一节治疗的模样,变得冷漠、沉默。

白医生从记录中知道阎志诚唯一的家人-他的父亲---在一宗交通意外中丧生。当时阎志诚只有十二岁,幼时母亲病逝或许已留下童年阳影,更糟糕的是,他的父亲在他的眼前去世,那场交通意外中,阎志诚也在事发现场。距离只差一米,时间只差数秒,阎志诚便跟父亲踏上不同的道路,生死相隔。

面对家人惨死,自己又差点丧命,这是典型的PTSD的成因。不过白医生不明白,为什么阎志诚会在半年前惹事。经历创伤的病人会在事发首三个月出现症状,延后发作的病例不是没有,但数目很少。另一个想法是阎志诚从十二岁开始便惠上PTSD,-直秘而不宣,在没有治疗下孤独地奋战,经过差不多十年的光景,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怪物膨胀,因而做出暴力行为。

有专家为创伤性压力反应列出四个时期,分别是“呐喊”“逃避”“侵扰”和“完成”。呐喊期是当人面对创伤时最早经历的阶段,就如同字面所说,受害者会感到震惊和恐惧,内心产生激烈的不快情绪,令人很想高声呐喊。有些人在意外事件发生后表现冷静,并不是跳过了呐喊期,只是心理上暂时压抑了情绪,经过一段时间后-例如因灾祸失去家人,回到空洞洞的居所时-便会爆

经过呐喊期,便会进入逃避期。人们会逃避真相,尝试以一种否定的心态去无视现实。例如被强暴的女性会假装事件没有发生,或是刻意不想某些经历,尝试维持原来的生活。和真正从创伤康复的人不同,陷入逃避期的人并不是真的回归本来的生活,只是以一种“忘掉便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态度去过活。他们会对事件避而不谈,就像阎志诚一样,以悲观的角度来看待事物。

逃避期之后是侵扰期。创伤的回忆会重现脑海,即使个人不断逃避,记忆还是会侵袭平静的内心。人们会受这些回忆影响变得情绪不定,过度的焦虑、暴躁、抑郁等都会表现出来。有些人会陷入一种叫作"过度醒觉”的状态,就像草原上的动物,无时无刻不警戒着捕猎者的攻击。有人变得忧心忡忡,有人会容易动怒。暴力倾向其实是一种防卫机制,是因为一个人误以为自身有危险,从而做出还击。像那些惠上PTSD的退役军人,他们犯下杀人罪,往往是因为在战场上恐惧被杀的回忆侵扰他们的意识,结果错误地把杀意放到其他人身上

最后的是完成期,或是称作“熬过而完成”的阶段。当人能够正视创伤,以客观的角度和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克服障碍,便能真正度过创伤带来的压力,完全康复。一部分人能自行经过这四个阶段,甚至快速地跳过中间的逃避期和侵扰期,从创伤中复原,可是PTSD的患者便会卡在第二期或第三期之中。

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的患者,往往会在逃避期和侵扰期之间游走,在因为过去的片段闪回令自己变得困扰后,可能回到逃避期,再一次否认现实。心理治疗师的工作,就是要帮助患者离开这些迷宫,向着完成期迈进。

白医生估计,阎志诚现在是回到逃避期之内。或许阎志诚曾在半年前经历过侵扰期,变得暴躁,可是她又觉得不对劲,因为他很快回到逃避期,以回避问题的态度来跟白医生见面,这半年来他亦没有表现出第三期的症状。

她做的另一个猜测,是阎志诚有“解离”的症状。

面对创伤压力的患者,有可能进入一个极端的状况,不单逃避过去,甚至把意识抽空,以“离开”的角度去观看自己。

接受白医生治疗的另一位病人,便有轻微的症状。许友一警长因为目睹同僚殉职,自己命悬一线,白医生发现每次跟他谈到那段经历,他也会不其然略过,或表示忘记了当中的细节。这并不是许警长刻意隐瞒,而是因为意识为了防止二度侵害,自动把当中的片段封锁,有部分人从PTSD康复后仍遗留相关的症状,不过,“离"并不一定是坏事,因为这是意识的自我保护机,制,就如一些人会以发白日梦来舒缓工作的压力,只要不影响生活便没有问题。

只是,白医生认为阎志诚的“解离”症状具有摧毁性。她怀疑阎志诚解离出一种“理想的身份”去生活。

资料上说,阎志诚的父亲是位特技演员,而阎志诚中五毕业后便从事相同的职业,即使他本来的成绩不错,有足够资格继续进修。他就像是为了继承父亲的志向而存在,把本来的自我埋藏起来。

换言之,现在的阎志诚可能只是他自我塑造出来的假象。白医生恐怕那个愤怒地殴打休班警员的间志诚才是他的真正性格。或许那个警员有点像导致他父亲死亡的司机,或者那人身上的服装勾起了他的回忆,甚至微小如气味之类让他醒觉,于是阎志诚便按捺不住痛打对方,以发泄丧亲之痛。

只要条件符合,便会爆炸---阎志诚可能是颗定时炸弹。

“我看过你参与演出的电影。”白医生微笑着说。她知道无论阎志诚有没有危险,她都要尽力治疗,努力协助他重建人生。

“哦?”阎志诚回答道。

“在主角用机关枪扫射时,穿黑色衣服从直升机掉下水面的是你吧。

“你竟然留意到。"阎志诚报以浅浅的微笑。这种笑容虽然不常见,但只要触及一些令人愉快的话题,阎志诚还是有着常人的反应。

当然白医生一直担心这不是由衷的笑容。

“我的眼力不差嘛。”白医生笑着说,“你满意你的演出吗?"

“还可以。”

"我觉得之前一场那个被爆炸炸飞的演员的动作不如你利落。

“那是阿正,他刚入行,没什么经验。

“你们时常面对这些危险场面,没有压力吗?

“都习惯了。”

“你有没有害怕过演出失败受伤?

阎志诚静默了下来。

“会害怕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白医生说,“你是个尽责的演员,即使不害怕受伤,也会害怕动作失败要重拍那一场吧。我时常想,如果在大型的爆炸拍摄中主角失手,怎么办。

"我们会彩排多次才正式上场,导演还会保险地多设几台摄影机,有任何不妥当便靠剪辑处理。"谈到工作之类的话题,只要不涉及个人感情,阎志诚也愿意多说几句。

“有这种方法喔。”白医生露出恍然的表情,说:“那你有没有碰到过同事犯错的情形?

“有一次爆炸师傅引爆迟了,导演气炸了。"阎志诚苦笑一下,说,“我们当替身的全都跳出窗户,五秒后才爆炸,只好让我们在另一个布景再跳一次,然后用后期处理,把镜头连起来。

“那师傅被骂得很惨吧。

“对,不过他好像没把事情放心上,之后还嬉皮笑脸。

白医生笑了笑,说:“那样的家伙才会活得轻松,看来他很懂得处理压力嘛。

“白医生,你是想绕圈子引我说自己的事情,减轻自己的压力吧。”阎志诚突然说道

“对啊,老是把创伤放在心底,并不会愈合的。一位美国的心理学家说过,受损最严重的情感便是那些从未讨论过的,单单说出来已有着显著的功效。”白医生知道阎志诚是个敏锐的人,所以没有回避问题,更何况难得对方单刀直入。

“白医生,请你省下那些手段吧。”阎志诚恢复本来的扑克脸,说,“我不会说关于自己的事情,因为我信不过你。

“我们有保密协定,我不能向第三者透露任何内容。

"你误会了,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不信任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阎志诚露出异样的眼神,“我今天仍在这儿,是因为我受法律约束,反抗的话便会被拘捕,失去自由。

白医生被那双眼慑住。

“我并不是个奉公守法的人,我只是屈服于现实。”阎志诚一脸木然。

——这个才是阎志诚的真面目?

白医生直瞪着阎志诚,为这个半年以来首次目睹的性格感到讶异,

这是进展吗,还是退步?还是这半年来,自己只是原地踏步?

不了解。白医生感到沮丧,她觉得自己这半年来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她没有对阎志诚提供任何帮助。他仍然是那个一言不发不合作的病人,只是他套上了在社会上打滚的假面具,来应付每星期一节的治疗。

他还是没有感情、愤世嫉俗的患者......

不对。

刹那间,那些白色的菊花在白医生脑海中浮现。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阎志诚不是个完全冷漠的人

那个时候,他很想跟我谈那个“朋友”-白医生回想起来

"志诚,这样吧,我不再强求你说你的过去。"白医生说,“接下来的半年治疗,我会告诉你一些处理创伤和压力的方法,你喜欢的话便听,不愿意的话,便当作沉闷的课堂吧。

阎志诚不置可否。

白医生希望阎志诚能在情绪不稳时,利用这些技巧舒缓心理上的症状。做法虽然有点消极,但总比徒然地尝试打开这重密不透风的围墙来得有效。

毕竟时间有限,阎志诚半年后便会从白医生的眼前消失,湮没在人海之中。

第三章第一章序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一章第三章序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六章第六章第二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序章第五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一章序章第五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四章第五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二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三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一章第一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序章第七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七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序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七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序章第六章第一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四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一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序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五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序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
第三章第一章序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一章第三章序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六章第六章第二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五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序章第五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一章序章第五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四章第五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二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三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一章第一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序章第七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一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四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第七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序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七章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序章第六章第一章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四章片段3 二〇〇三年十二月十五日第一章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6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片段5 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序章片段4 二〇〇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片段2 二〇〇三年六月三十日第五章片段1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二日序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