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色欧式别墅的庭园里,花木扶疏,绿意盎然,木雕、石径、灌木丛等造景坐落在如绒毯的草地间。春风迎面拂来,令人宛若置身在悠闲的国度,别有一番惬意风味。

此刻,两个男人正面对面坐在庭园一角,闲聊品味着咖啡。

斯文俊美的姚正国端起骨瓷咖啡杯,啜饮了一口。“这咖啡是……”

“巴西带回来的咖啡豆,前味有点苦,不过后味甘醇。”聂浩然端起冒着热气的咖啡杯,余光瞥见姚正国两眉微蹙,双眼微眯,一脸苦相。“怎么了?胃痛吗?”

姚正国摇头。“不……”

“不喜欢咖啡的味道?”聂浩然又问。

“不。”

“那是……”

姚正国眉头渐渐舒展,嘴角微微上扬。“……太好喝,太感动啦。”

聂浩然皮笑肉不笑的瞪着眼前的好友。这家伙居然敢捉弄他

“大老板对我可真好,知道我喜欢这种特别醇厚的咖啡口感,特地带回来给我喝。你的连锁餐厅里也会销售这款咖啡吗?”姚正国问。

“是有这个打算。”聂浩然的黑眸散发坚定内敛的光芒。

“哇!以后大家都跟我一样,有口福了。”姚正国看着坐在对面的好友,他身形颀长,有张吸引女人的英俊脸庞,黑眸精锐,鼻梁挺直刚俊,薄唇微抿时,散发一股凛然孤傲的气息。

更可怕的是,他不但人长得“夭寿”英俊,就连经营事业的能力也好得吓吓叫!

“我在最新一期的商业杂志上看到,你的复合式连锁餐厅第二十六家分店开幕了,而且业绩成长潜力惊人,获利比去年同期多出两倍,服务和餐点也都是网路美食评比五颗星的餐厅,真有你的。”

聂浩然经营的复合式连锁餐厅以异国料理为主打,创业才短短四年,分店已经稳扎稳打的顺利扩展,营收也节节升高,这证明了他不但有经营公司的实力,且投资眼光独具。

他有着满满的雄心壮志,只要是想做的事,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倒他。

“这只是我人生的一小步而已,我打算再跨海投资。”

不景气中,大家原都不看好他的投资计划,是他小心翼翼的布局拓展分店,最后才异军突起,让餐厅形象大受好评,营业额数目耀眼,亦步亦趋的达成他所设定的目标。

“真厉害。”姚正国眼中充满欣羡,又喝了一口咖啡。

然而,好友虽事业有成,口袋赚饱饱,人俊到没天良,形象完美到无懈可击,是许多女人趋之若鹜的梦中情人,但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事业上的结果,就是疏忽了儿子达达。

“对了,达达呢?”姚正国的眼眸四处张望着问。

“他在二楼的房间里。”聂浩然看向二楼窗口,那是儿子的卧房,今天出奇的安静,不知是不是被第十二号储备后母给驯服了?

“浩然,你帮达达找到合适的后母人选了吗?”

“找了,不过情况不是很顺利。”一提到自己的儿子,聂浩然浓眉就不由自主的拢紧。“应征的人多半是看到诱人的福利而来,可是一跟达达相处后,每个都做不到一天就走人了。”

“是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达达很调皮,每个和他相处过的人都说他精力过剩,喜欢惹是生非。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整走了十三个保母,换过五家幼稚园、四个厨子、三个管家,还送走了八只小狗、五只小猫、四缸金鱼、三只天竺鼠和一对乌龟……”

“这小子真是天赋异禀到人畜共愤的地步,他到底是遗传了谁?”姚正国白目的问。

聂浩然翻了个白眼瞪着他。

“对不起,我只是好奇的问一下而已,别介意,别生气。”姚正国赶紧陪笑,低头喝咖啡,躲避好友那两道令人头皮发麻的灼灼目光。

聂浩然收回视线,思绪回到先前的问题。

达达是他的儿子,才五岁大,却是个鬼灵精。生母在生下他半年后,因为受不了带孩子的辛苦和当时困窘的生活环境,便决然的抛夫弃子离家出走。

因此这些年,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能创出一番成绩,一直努力打拼,使得餐饮事业如日中天,但五岁的达达却也因他的疏于照料而变得捣蛋调皮,难以驯服,令他头痛不已。

于是,好友姚正国强烈建议他应该要以孩子的成长为重,帮达达再找一个新妈妈,全心全意的照顾他,才能稳定他的情绪,导正他偏差的行为。

刚开始听到这个提议时,他嗤之以鼻,可后来家里陆续有人因为儿子而请辞罢工后,他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也不得不承认情况已越来越严重。

经过审慎的评估,他决定只要有女人可以搞定儿子,和达达“融洽相处”,就算花再多的钱他都愿意,甚至和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女人结婚。

只要对方愿意付出真心对待、教育达达,他不在乎自己的婚姻幸不幸福。这是他亏欠达达的,一切都要以达达为重,其他都不重要。

征人启事已经发出八天了,前来应征的人不少。偏偏达达这小子聪明调皮,精力旺盛鬼点子多,以整垮每个前来应征的人为乐,所以每个充满信心和希望前来的储备后母,最后纷纷被搞得筋疲力竭,一脸颓败,宁可自动请辞也不愿和他多相处片刻。

“啊—”

原本静悄悄的二楼,突然传来高分贝的尖叫,庭园里的两个男人顿时怔住,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姚正国搁下咖啡杯问。

又阵亡了……

聂浩然早有预感事情不会这么容易,是故,他一直没有撤掉网路上的征人广告,事实也证明至今无人可以驯服达达,安然度过二十四小时。

“聂先生……”

不一会儿,今早才来报到的第十二号储备后母,哀怨的跑到庭园,两个男人一看到她,全目瞪口呆,吓了一跳。

只见她早上来的时候原本一头整齐亮丽的长发,现在已成了参差不齐的毛躁乱发,脸上还被口红画成大花脸,粉红色的洋装也成了画纸,缀上各色蜡笔涂鸦的缤纷花朵。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中午我看达达乖乖躺在床上睡午觉,我就陪在他身边睡,怎么知道一起床,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第十二号储备后母声音哽咽道。

她最宝贝的柔亮长发不但被剪得跟狗啃的一样,脸上和衣服的彩绘更是惨不忍睹,她担心自己下次要是再睡在这个小恶魔身边,八成会体无完肤,尸骨无存。

听完她的控诉,姚正国努力憋住笑意。“我倒觉得达达有造型师和艺术家的潜力,值得开发。”

“闭嘴!”聂浩然头顶冒烟,气得眼中冒出火焰。“这小子……”

“达达太不安分了,恕我无能为力。”第十二号眼看就要成为过去式的储备后母如是说。

她是念儿童心理学系的高材生,可是才上班一天,连她也觉得这孩子教人耐心顿失,理智濒临崩溃,因此虽然工作福利诱人,雇主英俊多金,但光想到未来有无数的二十四小时要跟这个孩子黏在一起,她就剉到不行,只好趁自己还没被搞成精神分裂之前举白旗投降,自动请辞。

“好吧。”聂浩然点头。“我请管家跟你算一下今天的薪水,会加倍给你的,不好意思。”看来儿子整人的状况日趋严重了。

“谢谢。”十二号储备后母像是领到特赦般,差点没五体投地,跪下来叩谢君王。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十分钟后,叮咚——叮咚——

聂家门铃突地响了。

陆可薇站在雕花大门外,看着门内那幢白色欧式建筑坐落在林木扶疏的花园里,气派又不失温馨,看得出这家人一定是超、超、超级好野人……她赚到了!

不久门被推开,走出来一个头发参差不齐、脸上还留有口红残妆的女人,跟别墅显得格格不入,不但一直打量着陆可薇,还突然对她开口。

“你是来应征后母的吗?”

“嗯,是啊。”陆可薇直接回道。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那个小孩不是人,太恐怖了……”十二号储备后母讲得咬牙切齿,甚至连声音都在发抖,突然,她感觉一道强烈的寒光正瞪着她的背,这才想起管家就紧跟在她后面。

下一秒,她不敢迟疑,立刻以媲美奥运短跑选手的秒杀速度逃之夭夭。

“有那么恐怖吗?”陆可薇一愣。

“咳咳……小姐,您是来应征后母的吗?”门内年约四十的管家先生维持着冷静,绅士有礼的问。

“是的。”连管家都训练有素,感觉好专业喔,呵呵。

“欢迎光临,请随我来。”管家微笑的开门,眼神掠过一抹复杂的神色,不知是同情还是欢迎。

陆可薇点头。“好的。”漂亮的房子、美丽的庭园,如此气派高雅的住所,难不成会住着不是人的恐怖生物吗?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为了钱,为了爸爸和弟弟,就算这里的人都是恶魔化身,她也得冷静智取,跟他们拼了……

进了聂家,陆可薇被管家带到别墅二楼的书房里等候。

“陆小姐,请您等一下,我去请聂先生来跟您面谈。”

“好。”

话落,管家就欠身离开了。

聂先生?就是孩子的爸爸吧。陆可薇暗忖。

她环顾四周,十坪大的书房宽敞明亮,书桌、书柜、地板全都以顶级紫檀木装潢而成,一幅幅现代艺术家的抽象画及几件琉璃艺品,全出自名家之手,价值不菲,看得出主人颇有艺术涵养和眼光,沉敛中显现出一种逼人的贵气。

这家伙果然很有钱,就不知他长什么样子了?

肯定不帅,不然怎么不透过自由恋爱结婚,却选择在网路上直接为儿子征求后母呢?

唉,都这时候了,她不该以貌取人,只要他精神状况正常就好了。就算他长得奇丑无比,像鳄鱼般凶恶暴躁,或者不良于行,偶尔需要她帮忙推轮椅去晒晒太阳,她都认了,只要他肯给她急需的Money……

喀啦一响,门突然被打开,思绪怔忡间的陆可薇,转身一看见来人,心猛地一窒,澄澈的水眸立即瞪大,嘴巴也呈现“”字型。

走进书房的男人高大帅气,目测身高超过一百八,一身宝蓝色衬衫和铁灰色西装穿在他挺拔修长的身上显得沉稳内敛,举手投足间有难以忽视的魅力。

那张迷死人的俊脸下颚坚毅,浓黑的剑眉下有对锐利的黑眸,透着漠然的冷芒。鼻梁如凿刀般刚傲直挺,薄唇微抿,脸部线条看得出时常绷紧,像罩上千年寒霜,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整体而言,他就像艺术家精心刻凿而出的艺术品,比例完美,威凛孤傲,英俊得令她左胸不断撞击出卜通、卜通的怦然频率。只可惜他的表情太过冷酷,黑眸盯着她却没有一丝温度,教人直打哆嗦。

这位大冰块帅哥,该不会……就是孩子的爸吧?

“你就是陆可薇小姐?”聂浩然听管家通报又有人上门应征后,就跟好友姚正国结束谈话,另约改天见面,然后再过来面试应征者。

“是的。”陆可薇缓下胸口过快的心跳,强自镇定地迎上他的黑眸。“您就是富商先生、孩子的爸吗?”

“是,请坐。”他招呼着,表情维持冷漠的扑克脸。

她听命的坐在他对面。

接着他低下头,漠然地看着经由管家过滤转交给他的第十三号储备后母履历,看着看着,原本深锁的浓眉突然有了一丝舒展。

先前许多来应征后母的履历上,写的都是温柔、善良,对小孩极具爱心,耐心,不过……这些特点面前的女人却只字未提。

尤其她的兴趣那一栏,更是令他浓眉微扬,感到好奇——

陆可薇,二十六岁,大美术系毕。

专长:儿童绘画、烹调料理、西式甜点和蛋糕。

兴趣:喜欢美食,喜欢收集钞票,喜欢观察小孩,和孩子做朋友,欣赏小孩的优点加以发扬光大。

优点:灵巧敏捷,能善尽本分,把每件事做到最好。

缺点:有点小迷糊。

“你的兴趣很特别,喜欢美食和收集钞票?”他是连锁餐厅的经营者,以美食吸引客人而聚财,继而跃升为一代新富,而她的兴趣这点跟他有些相像。

“嗯。”一提到美食和钞票,陆可薇眼睛都亮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喜好。“我嗜吃美食,所以喜欢自己烹调食物和甜点,也爱跟朋友分享我的成果。至于钞票,我当然也喜欢,有谁不爱钱的呢?”

听到她的直言不讳,他脸部线条回复紧绷。

是啊,目前为止前来应征后母的人,有谁是因为单纯喜欢小孩而来的?当然是因为钱。

金钱的诱惑力大于一切,只不过她比其他女人来得诚实,肯坦率承认自己爱钱而已。

“你说自己喜欢和孩子做朋友,欣赏小孩的优点加以发扬光大……这是什么意思?”

“喔,我喜欢孩子,是因为每个孩子都像一张白纸纯真无邪,只要好好引导,绝对可以—”

“恕我无礼打断你,基本上,我都给来应征的人三个月试用期,只要通过试用期,就能正式成为后母。但是……每个来应征的人都说喜欢小孩、各有引导孩子的方法,却到目前为止没人可以带我儿子超过一天。”

聂浩然不是故意要泼她冷水,而是每个来应征的女人都有一篇教导孩子的大道理,最后却总是失败退场,搞得他也开始心灰意冷。

“我也许不是儿童心理专家,不过对精力旺盛或调皮捣蛋的孩子,我明白光有耐心、爱心是不够的……”陆可薇持保留态度地对他说,嘴角微扬。

“光说不练的人多得是。”

“聂先生不让我试试,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成功呢?”

他看着她,见她两眉弯弯,双瞳黑白分明,闪着自信坚定的慧黠光芒,微扬的唇边浮起两个小梨涡,甜甜的笑靥教他窒闷的胸口不自觉豁然开朗。

她的笑容有股神奇的力量,像朝阳暖暖亮亮的,射入他灰暗的心底,给人一种希望和热情。

光有耐心和爱心是不够的……什么意思?

她管教孩子有什么诀窍吗?

“当然可以让你试试。不过我也必须让你知道,应征后母虽然能让你往后生活无虞,享尽富贵,但代价是必须付出青春,长时间跟孩子作伴……”

“我不在乎照顾孩子,我只在乎有没有钱。如果我能顺利带孩子度过两天,可以先预支一部分的报酬吗?”

看着她一提到钱水眸便像星星般发亮,聂浩然的心莫名一沉。她那模样令他突然想起自己抛夫弃子、爱慕虚荣的前妻。

她们都一样爱钱。

只是,这也没有不好,她喜欢收集钞票、满足虚荣,而他也不要爱情,单纯只想替孩子找一个妈,两人为孩子扮演好各自的角色,不需要有任何感情牵扯。

“好,只要你能通过两天试用,我会先预支你部分报酬,你要多少?”

陆可薇一脸欣喜的露出亮白贝齿,比出两根手指头。

“两万吗?”

她摇头一笑。

“二十万?”

“方便的话,可以先预支……两百万吗?”

“什么?!”聂浩然浓眉一拧,目光阴沉的瞪着她,跟她的灿烂笑颜成了明显的对比。

这女人简直狮子大开口。

“呃,我是说……您方便的话,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我只好另谋高就。”她壮起胆子谈判,心里紧张个半死,脸上却依然挤出轻松的笑容。

聂浩然抚着下巴冷静的沉思。她敢如此有自信,是否代表真有办法制伏他儿子,是个艺高胆大、不可多得的人才?那么,要是没能留下她……会是他的一大憾事吗?

“可以,不过要三天,通过七十二小时才行。”想了想,他给她特别的允准。

“太好了!”陆可薇喜上眉梢,蜜唇微扬。三天,只要三天她就能解救一家子脱离经济困窘的苦海了。

“别高兴得太早,拿了钱,你得留下抵押品才行。”

“抵押品?”她收起笑容,张嘴一愣。她家的房子都抵押给银行了,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再抵押。“我身上没有值钱的东西……”

“我不需要物品做抵押。”突地,他俯下身,黑眸眯起盯着她说。

“那你……要什么?”隔着紫檀木桌,他魁伟的身形及压迫而至的阳刚气息带着一股危险的氛围,使她心跳加快,呼吸也跟着紊乱起来。

“我需要你。”他的黑眸坚定。

“啊?我?”

“对,我要你留下来做抵押品。”

她疑惑的望着他那令人心头躁动不已的眼神,感觉全身仿佛被电流窜过,身体随之轻颤,说不出话。

他气势逼人,身上迷人的清爽气味,堂而皇之侵入她的鼻息,熨红了她的两颊。光是这样近距离面对他,就能感觉他有不容忽视的魅力,令她的心跳又出现过动的频率。

可重点是……她是人,怎么做抵押?

见她怔然不语,他又道:“本来是要通过三个月试用期才能成为正式后母,但既然你有自信可以三天内制伏我儿子,那就表示应当有能力能和我儿子相处融洽,既然如此,拿了钱,就必须跟我签下正式的合约。”

他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三个月了,这半年来为了达达的事,搞得他既生气又灰心,濒临失控边缘。

好不容易现在有位自信可以把孩子带好的女人出现,即使很势利爱钱,他仍得好好把握,留她下来才行。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小声问道:“请问一下……签下正式合约是什么意思?”

看着她因窘迫而呈粉红色的脸颊,他冷眸微眯,忍不住在她身上撒下迷魅人心的诱网。

“意思就是你必须跟我结婚,成为我儿子的母亲,从此就要住在这里,跟我们一起生活。到时候,我一样会给你百万年薪和优厚的报酬,直到我儿子成年。不过我们之间,只能是有名无实的夫妻。”

“你是说,只要我可以搞定你儿子,三天后你就愿意跟不爱的我结婚?”她两眼惊诧的望着他,就像看到未开化的史前人类或外星人一样。

“没错。”他往后在椅上坐下来,点了点头。

她嘴巴张大,觉得不可思议,心脏快从口中跳出来。

只要三天她就可以拿到两百万,并且跟英俊多金的大帅哥结婚,这种好康的事何乐而不为?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英俊冷漠的大冰块到底是哪根筋不对,条件那么好,怎么会不想和更出色美丽的女人交往恋爱,要靠征后母的广告来找结婚对象?

“你有什么隐疾吗?”她不禁好奇地问。

“没有。”他的眉心聚拢。

“或是你很忙,还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为什么要做那么大的牺牲?”

被她问烦了,他反问:“那为什么你需要两百万?”

她愣了下,垂下眼睫不知该从何说起。“那是因为……”

看她一脸犹疑,他自以为明白女人爱慕虚荣却又不好意思承认的心情,于是道:“总之你专心守好本分,其他的不用过问。”

“我当然会善尽本分,只要你愿意付我钱。”捕捉到他黑眸闪过一丝黯然,她心里好奇得要死,却不敢再问。

“一言为定。”他目光一凛的提醒,“记住,在签下合约后别过问我的事,我也不会问你为什么要钱,不会管你如何运用钱,我们的合作都只是为了我的儿子达达,没有其他。”

“喔,好。”她点头。

“欢迎加入聂家,希望我们能顺利签下合约……不,婚约。”在这决定性的一瞬间,他冷漠的黑瞳里悄然渗入一丝期待,私心希望她可以成功通过三天的试用期。

而这一切,当然都是为了达达。

为了达达,他可以付出金钱,不求婚姻幸福,也不认为自己有爱情的需要,所以既然是义无反顾,何来牺牲之有?

陆可薇纳闷不已。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英俊有钱的他为了孩子居然宁愿舍弃爱情?

唔……罢了,别再想了,她先想想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吧。

目前她的荷包处于消瘦状态,家里房子快被查封,爸爸也在濒临忧郁症边缘,她只希望自己真能顺利搞定他儿子,在三天内拿到两百万。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刚刚一听到他说起“婚约”这个字眼,她的左胸又卜通卜通急遽的鼓动着,似有某种悸动和期待,好像跟先前预期的不一样了呢……

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楔子第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楔子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楔子第四章第九章楔子楔子楔子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楔子第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
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楔子第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八章楔子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楔子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五章楔子第四章第九章楔子楔子楔子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楔子第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