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不想死就跟我走

我回头借着一束散开的电灯光看见,那个刚才莫名其妙失踪的,并且被刘铮鸣和余扬称之为“鬼”的小女孩,正站立在我的身后!

这下子突然在这种环境里再次的见到她,我理所当然的往后跳开几步,嘴唇打架哆嗦的蹦了几个字出来:“你……你别过来!”

我觉得这样还不足以恫吓到她,还将双手横在身前,摆出了一副要跟她开战的样子。

小女孩低眉,轻轻扯动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她忽而抬头慢慢的说道:“我不是鬼,我只是想要帮助你而已。”

还有脸说自己不是鬼,莫名其妙的消失,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普通的农家小孩子会这样?打死我都不信。

“我很好,不需要你的帮助。”我保持警惕,冷冷的拒绝了她。

面对我的冷淡拒绝,小女孩也没有生气或者转头离开。她只是摆出一副不符合年纪的成熟样子来,淡淡的说:“在芸薹村,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如果你还想回去家里跟亲人团聚,就不要拒绝我的帮助,我是为了你好。”

我怔怔的看着黑暗里模样晦暗的小女孩,怎么看怎么觉得浑身不舒服,心想人鬼殊途,你一个鬼能够为我好的到哪里去?

我仍旧是冷淡道:“我有手有脚,我会自己走出去,不用你操心。”

我绷着神经转身要走,生怕那个小女孩会追上我,对我做出什么让我难以招架的事情。

然而,她站在远处一动未动,只是突然不阴不阳的说:“那盛经纶该怎么办呢?”

盛经纶?忽然听见这个名字,我狠狠的打了激灵。

其实说句心里话,当我在面对盛经纶的时候,虽然心里知道他是鬼,但是我对他并不是十分的抵触,那份恐惧也不及对“拔尖少爷”的十分之一。

可是现在“盛经纶”的名字从小女孩的嘴里吐出来,我一下子就懵逼了,她所谓的“盛经纶”该怎么办是什么意思?

小女孩冷笑:“你以为单凭你一己之力,你就能摆脱的了盛经纶吗?”她伫立在黑暗里,不需要张大眼睛去看,我也能够猜测得到她此时的面孔有多么的阴沉恐怖。

“谁……谁说我是一个人啦?”我咬咬嘴唇,不想被一个小女孩压倒了气势,故意逞强说:“我有帮手的,只不过他不在这里而已。”

此时我的心里想到了不知身在何方的苏旻,算起来我跟他很久没有见了吧。

那天我提着自己做的便当到他住的地方找他,出门的时候万里晴空满心期待,可是公交车快要到站的时候,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我想想只要能够见上苏旻一面,就算淋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苏旻见到我这幅样子,能够铁石化柔感动还说不定。

结果我冒着大雨跑下车,又从站台一路狂奔向他住的房子,可是当我真正到的时候,看见房东正在安排人打理卫生,一问才知道苏旻搬走了。

这个消息就是想万里高空劈下来的惊雷,瞬间将我打蒙在了当场。

我问房东苏旻搬去哪里了,他说可能搬离了这座城市吧,因为他走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没有带走。

苏旻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那天我提着便当在大雨里走了很久很久,就好像是突然经历了一场失恋,难过的都不知道,从脸上趟下来的是我的泪水,还是从天而降的雨水。

我与苏旻之间没有任何的告别和先兆,就这么淬不及防,然后再也没有重逢遇见。

我知道苏旻不喜欢我,可是心里却总恬不知耻的带着希冀,徐以琳总鼓动我离家出走去找苏旻,我心里清楚即便我在天涯海角找到他,他不喜欢我还是不会喜欢。

因为在我的角度看来,苏旻虽然是一位不近人情擅长阴阳之术的先生,瞧着是冷冰冰的禁欲系,但是他的内心有一团不为人知的烈火,它小心翼翼的包裹着他心爱的人,虽然我不知道那人是谁。

所以他很吝啬,吝啬到不肯将那份温暖施与任何人,我早认清了。

只是当处境艰难之时,我心里却仍旧巴望着,他能再次出现该多好啊。

“既然他不在这儿,你说起又有什么用呢?”小女孩瞅了瞅怅然若失的我,叹了口气说:“跟我来,如果你真的想要离开荒村。”

我情绪低落,也忘记了要忌讳她,就真的跟着她走了几步。

但是很快的我就意识到了不对,刚才越来越近的劈呲声,此时密密匝匝更近了。更加令人感到头皮发麻,后背生寒的是,当我回首那黑洞洞的夹道尽头时,我看到了黑影幢幢,他们恍恍惚惚的是朝着我这边来!

啊!鬼呀!我潜意识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些,因为刚才还没有的,忽然就出现那么多影子,那不是鬼,那是什么呀?

小女孩也发现了不远处的异样,她顿时紧张起来,但是并没有乱了阵脚。她当即上前半步,揪住了我的手臂,不管三七二十一扯着我就闪进了一边的墙缝里。

因为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里,我使劲的挣扎了几下,她恼了:“不想死就跟我走!”

我被这个干瘪瘦小的女孩吼的懵住了,只能稀里糊涂的跟着她走。因为小女孩关掉了手中的电灯,加上墙缝里连月光也没有,所以我完全丧失了分辨事物的能力,只能跟随着她的脚步前进。

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忽然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重重的打了下来,我和小女孩感知到危险同时收手,那东西没打到我只打到了小女孩,因为我听见她惨叫了一声。

变化来的太快,我脑子里电闪过一个念头,趁机摆脱小女孩逃走!可是我还没有付诸行动,我的手又被人抓了起来,我感觉得到那手不是小女孩的手。

是谁?是谁在抓我?在这种完全漆黑的地方,被一个未知的人抓住手,我心里涌起的恐惧比被小女孩揪着手跑,还要令我刚到恐惧。

我情绪失控,尖声大叫道:“放开我!你放开我!”

抓着我的那只手没有丝毫的松懈,随之有一个低沉的男声提醒我:“不想死就不要出声!”

我当然不想死,可是我也不想跟着一个陌生的人东逃西窜的呀。然而不等我再开口,那人突然箍住我的腰身,不由分说的将我扛到了肩上。

我简直是要疯了,大喊大叫,可是于事无补。他就像是听不见一般,扛着我飞快的离开了那逼仄的墙缝。

我终于再次看见了月光,也利用不甚明亮的月光隐约的看见了扛着我飞奔的男人的模样,他脸上有一块十分醒目的胎记,面积之大占据了有半张脸。

乍然在这种地方,看到这样一张脸,可把我吓了一跳。

我挣扎的更加剧烈,叫喊的更加大声,那男人无法,停下疾走的脚步,瞥了一眼周围二话没说将我丢到了草地上。

他丢下我之后,两手叉着腰,恼火的说:“你们女人是不是个个都这么麻烦呀?”

“你才麻烦呢!”这一下可摔疼我了,我怎么就这么命苦,短短时间内就遭这么多罪。

“哎呀,还会顶嘴呀?”那男人来劲了,他叉着腰来到我面前,我恨不得踹他两脚。见我怒目而对,那男人不耐的翻了个白眼:“美女,是我救了你,你知道吗?居然还对我这个态度,你这人怎么这样呢?”

我被他那样一丢,身上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他居然还说风凉话。当时在逼仄的墙缝里,明明就是他偷袭了我和那个小女孩,那女孩的伤势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居然还好意思说是他救了我,真是离谱。

我慢慢的从草地上坐起来,一碰到摔疼的地方,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真是太憋屈了,我招谁惹谁了,要受这种折磨?

那个男人看见我在悄悄抹眼泪,他非常不解同时又十分的烦躁起来,他不耐烦的叫道:“你哭什么啊,我又没动你一根手指头。”

“我又没说你什么。”我啜泣着反驳,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要怪也只能怪盛经纶,跟他当然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那你哭什么呀?弄的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男人语气不佳的瞟了我一样:“美女,你大晚上的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啊?”

“别提了,我流年不利,这几天点背到家了。”我无奈的瞅了一眼自己身上沉甸甸的婚纱,真是一肚子的火。

男人张张嘴,到底是将自己要问的话给咽了回去。

我借着月光看看他,不解的问:“刚才你准备带我去哪里呀?”

“离开荒村呀,你该不会是想继续留在这里吧?”男人摸了摸下巴,我的关注点不由的又停留在了他脸上的那块巨大的胎记上面,因为不想被他骂,所以我赶紧的挪开了目光,随口问:“你知道怎么离开荒村吗?”

男人点点头:“当然。”

我看他说的那么有把握,便问道:“你有车?”

他道:“11路车。”

我晕:“11路车我也有啊,谁稀罕你的。”

他笑笑,因为脸上红色胎记的面积太大,所以看着分外的狰狞:“那我们这就走呗。”

可能是他说的太过轻松,加上我对他实在是不大了解,所以我坐着没有动。

缓了会,他又说:“咋的了,11路车不好使?”

我摇了摇头,特无辜的说:“我都不认识你,怎么跟你走啊。”

男人无语的扶额:“你叫我猫王吧,这是我在荒村的代号。”

【038】都死了【031】狭路相逢【023】离开【060】谢谢你【021】立刻出来【009】施咒找人偿命【116】来生哪儿等你【043】反复【020】烧她脚【010】那就当练胆【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36】死亡【077】不能提及的人【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32】不要散【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56】磨难【071】老庙【038】都死了【094】缠上一辈子【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35】吻【020】烧她脚【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58】花朵【053】报复【132】你认识阿玖吗【020】烧她脚【034】吸血【045】吴岩【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44】黑气【127】人骨铃【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61】落水【047】刺光【048】是人是鬼【005】情敌【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60】谢谢你【006】女鬼【048】是人是鬼【059】救救他【068】荷灯【035】吻【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80】有我在,放心【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93】你不是林展哥【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04】江边的约会【006】女鬼【093】你不是林展哥【019】绣花鞋【071】老庙【053】报复【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04】是做梦了吗【014】瓷娃娃【086】他正在归来【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7】你背我【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26】全部都是死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39】三日约定【035】吻【024】居心叵测【035】吻【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04】是做梦了吗【006】女鬼【042】陈玺【052】伤口【068】荷灯【030】挑拨【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02】盛经纶【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15】陈玺【032】不要散【020】烧她脚【053】报复【064】谢谢【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5】围堵【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7】腐尸【039】三日约定【049】无耻【014】瓷娃娃【127】人骨铃【044】黑气
【038】都死了【031】狭路相逢【023】离开【060】谢谢你【021】立刻出来【009】施咒找人偿命【116】来生哪儿等你【043】反复【020】烧她脚【010】那就当练胆【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36】死亡【077】不能提及的人【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32】不要散【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56】磨难【071】老庙【038】都死了【094】缠上一辈子【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35】吻【020】烧她脚【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58】花朵【053】报复【132】你认识阿玖吗【020】烧她脚【034】吸血【045】吴岩【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44】黑气【127】人骨铃【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61】落水【047】刺光【048】是人是鬼【005】情敌【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60】谢谢你【006】女鬼【048】是人是鬼【059】救救他【068】荷灯【035】吻【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80】有我在,放心【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93】你不是林展哥【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04】江边的约会【006】女鬼【093】你不是林展哥【019】绣花鞋【071】老庙【053】报复【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04】是做梦了吗【014】瓷娃娃【086】他正在归来【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7】你背我【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26】全部都是死人【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39】三日约定【035】吻【024】居心叵测【035】吻【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04】是做梦了吗【006】女鬼【042】陈玺【052】伤口【068】荷灯【030】挑拨【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02】盛经纶【103】你想见他就去见吧【015】陈玺【032】不要散【020】烧她脚【053】报复【064】谢谢【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5】围堵【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67】腐尸【039】三日约定【049】无耻【014】瓷娃娃【127】人骨铃【044】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