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你不是林展哥

“你……”老乞丐气的一瞪眼,想责骂我想想还是打住了。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自己进去凡是小心一点吧、,一会我会在出口处做一个记号,会将我的这件烂衣裳挂在出口,你只要看见我的衣裳,不管那是什么地方只管进去就是,必然可以出来。”

我认真的听着老乞丐的叮嘱,郑重的跟他道了谢。他犹疑了片刻,忽然伸手抱住了我,他拍着我的肩膀难过的说:“你要真死里面了,我老人家会自责一辈子。”

“放心吧,老乞丐,我不会那么残忍让你老人家背负良心债。”我嘴上安慰着老乞丐,心里其实也没有底,但是有一个要去寻找吴岩的目标,意志比往常做任何事情都要坚定。

“你先到边上准备准备,我现在就帮你将入口打开。”老乞丐拿着他手上的那个奇怪的东西,开始拨弄着。

我坐在边上喝了一口水,突然听见蹬蹬的脚步声朝着地下室来了,速度非常快。我以为是曲小尤他们将门弄开跑下来了,才想必须要将他们说服住,一抬头却看见是一个带着面具的陌生男人。

他高高瘦瘦的,这打扮让我想起了苏旻说的那个人,我不由得从地上站了起来。

正好老乞丐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他不知道还有旁人,直接冲我招手说:“差不多了,你准备好了吗?”

“不许去!”那人一开口,我眼睛就热了,这个声音实在是——

“林展哥?”我盯着他脸上凶神恶煞的面具,小心翼翼的问:“你是林展哥吗?”这么多年了,他终于肯正面与我相对了吗?

“玖儿!你站住,听见没有?”终于见到林展,我心中的激动喜悦无以言表,忍着自己饱满眼眶的热泪,踉跄的朝着老乞丐趔趄了过去。

林展怒火冲天的跑上来扯住了我的手,“我不许你去!”他以前十分温和,从来不会这么凶巴巴的对我讲话。

大概是时间在变,我们大家也都变了吧,就像以前他说什么我都会听得,但是这件事无论如何我不能听。

“林展哥,吴岩在里面,我得去找他——”我不敢看林展,更不该让林展看到我这个样子的,他恼火也是应该的。他也真是的,早不见我晚不见我,为什么偏偏挑这么个时间来见我?

“他只会害死你,我不许你去!”林展语气强硬,态度亦是强硬。他紧紧的拽着我的手,预备将我从地下室拖走。

“林展哥,好些年不见,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吧。”我紧紧抓住脚,不肯随他走,顺手将他面上凶恶的面具摘了,结果整个人都傻住了!

“你不是林展哥!”明明声音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长相却是天差地别呢?

此时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俊美无俦,却也冷若冰霜的脸,他冷若刀削的凌厉五官,让我看的心麻害怕。这副模样我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的,肯定见过——对!是梦里,梦里缠上方羽的盛经纶不就是长这个样子吗?

他明明应该是盛经纶才对,怎么会是林展呢?错了!肯定还是错了!我错听了他的声音!

“放开我!”我甩开他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身体不由得往后跌了几步,差点撞翻了老乞丐。

“玖儿,你回来听见没有!我不允许你再跟吴岩有任何的牵连!”他气势汹汹的冲上来,说话的口吻是属于林展的,可是他的样子实在是让我迷惑了,我根本弄不清楚他到底是林展还是盛经纶。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老乞丐终于忍无可忍的将我拉到了身后,低声说:“时间差不多了,再不进去恐怕就来不及了。”

我望着对面的已经气的快要疯掉的男人,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于是毫不犹豫的跳进了老乞丐刚刚打开的入口里——

“玖儿!”他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快要震碎整间地下室。

我感觉有东西拉我,但是没有拉住,我重重的跌进了风眼里,身体砸在了木头桌子上,将它压了个稀巴烂。

我揉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吃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扫了一眼四周——这居然是个熟悉的地方!

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跌进了那个我利用通灵咒来过的街道上,这里看起来比那个破败的建筑安全多了。我心存庆幸,想着吴岩他是不是就在那片麦田里等着我呢?

WWW★TTκan★¢ ○

我迫不及待的要去找吴岩,竟然忽视了要留意周围的动静,结果没有跑几步就被布条类的东西紧紧的缠住了脚!

“放开!”我恼怒的踢了一脚,那东西缠的我很紧,一时竟然挣不开。我恼火的伸手往包里找水果刀,结果与此同时有一根布条将我的手也给缠住了。

我暗叫不妙,如果让它们一根接着一根将我缠住,别说是去找吴岩了,我不直接让它们缠成了木乃伊!

这时我已经来不及搜找刀片,直接借力打了个滚,摸到了刚才压碎的那个木头桌子,抓起一个带订的木头直接就朝着脚上的那根打了上去。

这布条还真是的,被我这样卯劲一打就有些退缩了,但是很快的有另外一根缠了上来。我眼见着这情况,如果它们一直缠着我,待我体力耗光了,我可什么也做不了。

我看了一眼对面的店铺,也顾不得里面有人没人,或者有鬼没鬼,直接利用刚才捡到的木头唰唰的打了几下,然后飞一般的撞开门冲进了那屋里。

木头门叫我一关上,那屋里就是阴沉沉的,只有少数的光亮从瓦缝里掉下来落在地上一晃一晃的。我紧紧的按住木门,稍微喘上了一口气,拉来面前的四方桌子将门给抵住了。

我在屋里寻找着别的出口,却忽然的听见了一声低低的咳嗽的声音。我心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当即提高了警惕,竖着耳朵确认着刚才咳嗽声传来的方向。

也许是我太过专注,我忽然感觉有一只手,干枯干枯,好似树枝的手,慢慢的爬上了我的肩头。

那感觉不好受,弄得我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既然来到了这里,我就做足了应对一切的准备,我咬咬牙,精准的抓住那枯手,用力一撂,想以一个过肩摔将它摔倒,结果我伸手抓去的时候,只抓了一把空气,我肩膀上根本什么也没有。

我错愕不已,跳开半步,浑身的细胞都警惕了起来。

这种虚虚实实的东西,最是让人无所适从,心里没底。

“咳咳咳……你进屋里来是要买东西吗?”门帘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随之门帘被东西挑起了一角,“是要买什么说个话,我进去给你拿,都在里面放着呢。”

我始终看不见说话的人,却能分辨那个声音就在帘子后面。

“我不是买东西,我只是路过这里,请您行个方便,让我离开吧。”我弄不清楚她是什么人,更加不想惹是生非,所以语气态度都十分的客气。

“咳咳咳,不买东西进来做什么?”身后的门伴随着这个声音忽然自己砰的开了,屋门敞开,街道上冷冷寂寂,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了刚才要缠我的布条。

“谢谢您了,”我小心翼翼的退到了门口,那老人忽然咳嗽了几声说:“姑娘,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能抽身走就尽快走吧。”

“我得找到我要找的人呀。”我回声望着那黑洞洞的布帘说。

那老人咯咯咯的阴笑:“这里虽然不是你该的地方,但是他该呆的地方,你找他做什么?你听我一句劝早早走吧。”

“找到就走。”我冷冷说。再回头时,却分明的看见老乞丐的那件缝缝补补过得外衣,挂在对面的屋门上。

那里就是出口?真想不到不用找就看到了,要是此时吴岩在身边就好了,那么我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带他离开了。

“你去哪儿?出口在那儿!”我要去寻找那一片麦田,那老人的声音突然韫怒了起来,随之我感觉后背刮起了一阵风!

我一愕,回头揪住那打向我后脑勺的棍子,用力一拽将行凶的人狠狠的拉到了面前,那是一张没有脸的人,因为她的脸就是一团雾蒙蒙的气。

闻着她身上难闻的气味,我使劲一甩将她丢了出去:“我告诉你,今天就算是把你们这儿毁了,我也一定要带吴岩走!”

那老人充其量也就是个看门的,被我这样一摔就瘫在了地上,挣扎了好久也爬不起来,最终还是在我的注视下散了。

望着她化作了一阵黑烟,我无法预料前面等我的除了吴岩,还会有什么可怕的危险。

我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继续往前去,风平浪静的街道,那些布条没有再出来纠缠,也没有别的阻挠。

就在我狐疑不已,小心翼翼时,我的手机居然又响了——

盯着手机屏幕,我认识那个号码,可是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他到底是我苦苦寻找的林展,还是那个将吴岩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盛经纶。

【017】信的秘密【020】烧她脚【021】立刻出来【123】奇怪的人【008】你不是鬼吧【077】不能提及的人【001】荒村【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94】缠上一辈子【123】奇怪的人【120】你要去哪儿呀【006】女鬼【087】忘了我,阿玖【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01】蛇打七寸【041】怪胎【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80】有我在,放心【025】女鬼【048】是人是鬼【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58】花朵【072】目的【046】怪事【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1】立刻出来【015】陈玺【013】刘婆婆【077】不能提及的人【051】坟墓【040】旧梦【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65】围堵【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53】报复【112】只要你嫁给我【101】蛇打七寸【048】是人是鬼【070】信任【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86】他正在归来【033】又要我背啊【056】磨难【065】围堵【128】我们曾经见过【049】无耻【074】欺骗升级【050】爆发【033】又要我背啊【124】我是人是鬼【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32】不要散【032】不要散【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08】你不是鬼吧【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28】我们曾经见过【037】他们都在【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52】伤口【070】信任【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41】怪胎【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46】怪事【032】不要散【056】磨难【064】谢谢【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17】荒村之行【047】刺光【128】我们曾经见过【001】荒村【064】谢谢【046】怪事【032】不要散【041】怪胎【024】居心叵测【003】约定【026】砸碎【044】黑气【051】坟墓【045】吴岩【047】刺光【006】女鬼【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14】瓷娃娃【035】吻【044】黑气【104】江边的约会【033】又要我背啊【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20】你要去哪儿呀
【017】信的秘密【020】烧她脚【021】立刻出来【123】奇怪的人【008】你不是鬼吧【077】不能提及的人【001】荒村【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94】缠上一辈子【123】奇怪的人【120】你要去哪儿呀【006】女鬼【087】忘了我,阿玖【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01】蛇打七寸【041】怪胎【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80】有我在,放心【025】女鬼【048】是人是鬼【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58】花朵【072】目的【046】怪事【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21】立刻出来【015】陈玺【013】刘婆婆【077】不能提及的人【051】坟墓【040】旧梦【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65】围堵【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53】报复【112】只要你嫁给我【101】蛇打七寸【048】是人是鬼【070】信任【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86】他正在归来【033】又要我背啊【056】磨难【065】围堵【128】我们曾经见过【049】无耻【074】欺骗升级【050】爆发【033】又要我背啊【124】我是人是鬼【082】这个酒店不干净【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32】不要散【032】不要散【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08】你不是鬼吧【108】我和吴岩分手了【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128】我们曾经见过【037】他们都在【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52】伤口【070】信任【125】不想死就跟我走【041】怪胎【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46】怪事【032】不要散【056】磨难【064】谢谢【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117】荒村之行【047】刺光【128】我们曾经见过【001】荒村【064】谢谢【046】怪事【032】不要散【041】怪胎【024】居心叵测【003】约定【026】砸碎【044】黑气【051】坟墓【045】吴岩【047】刺光【006】女鬼【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014】瓷娃娃【035】吻【044】黑气【104】江边的约会【033】又要我背啊【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20】你要去哪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