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江边的约会

“林……林展哥!”我往后退去,紧张的连气也不敢出了。

林展顺势握住我的手,将我留在他身边,双目如炬的盯着从房间里跑出来的吴岩。

一时间,房子里的气温在他们两厢对视中,急剧的下降。

我胆寒的打了个激灵,弱弱道:“怎么……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

林展不语,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吴岩。

吴岩原本满脸轻松的笑,也瞬间的凝结成灰,一张脸绷得吓人。

他们俩谁都没有动,无声无息的硝烟却弥漫到了整座房子里。

我夹在他们中间左右为难,未免他们真的箭弩拔张的动起手来,我忙挡到林展面前,说道:“林展哥,你留给我的字条我看过了。叶菲菲的事情,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肯定办不好。”

虽然遮不到林展的视线,但是听见我的声音,我看见林展明显的垂下了目光来,他淡淡道:“举手之劳而已。”

林展松开我的手,没有再看我们就往楼上去了。

吴岩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牙齿咬的滋滋作响。

“吴岩,”我唤了他一声,将他恨不得捏碎的拳头包在了我的掌心轻轻的揉了揉,希望他可以平复下来,可是他心里窝着的气显然没有那么好散。

吴岩跟林展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林展一直想要封印起吴岩?而吴岩每次见到林展,总是如此一幅不共戴天的样子。

我记得吴岩跟我说过,他说他跟林展的仇是在我还没有出生前就结下来的,那时候大家应该都年幼,能结什么仇?

“你回去吧。”我松开吴岩的手,希望他离开这间有林展的屋子,到外面会平静些。

吴岩紧住我的手说:“我带你出去玩。”

“不行!”林展在屋里,我大半夜跟吴岩出去,这搁在任何人、任何家庭,都是不合适的吧。

吴岩涩涩一笑,叹了一口气,没说话,松开我自己出去了。

“吴岩!”他在生闷气,尤其是他最后看我的那一眼,实在是像尖刺刺在了我身上,疼的紧。我道:“你等等我,我去跟林展哥说一声。”

我话音刚落,突然客厅里的、我房间里的所有的灯,包括外面的地灯全部都灭了,到处一片漆黑。

停电了吗?显然不是,因为我看见楼上有灯光落下来。

我和吴岩的目光同时看向了楼上的方向,这是林展故意弄得吧,他是不想我上去跟他讲话,还是不允许我出去?

我一直想着这个问题,被吴岩拖着手,推进了车里我也没有想明白。

我从车里抬头往楼上看,隐约的看见书房位置的窗户口像是站着一个人,不知道是看花眼了,还是林展就在哪儿。

吴岩开车的技术四平八稳,不像是新手上路,本应该借机笑他几句的,可总觉得氛围有些不对。

他开车在路过商品店时靠边停了车,一言不发自己下去了,我趴在车窗上看他,只见他去买了一大包零食提了回来。

“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一些。”吴岩将那一大袋子放在我膝盖上,“应该有你喜欢吃的东西吧,女孩子好像都喜欢吃零食。”

“吴岩,”我看了一眼那袋零食,它之于我好像是奢侈品一般,我还从来没有这么的阔绰的对待过自己。只是吴岩眉头锁着,明摆着不开心,我也根本开心不起来:“你不开心,可以告诉我,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

吴岩不出声,开了车往江边去,他随便找了个地方将车停稳,便拿过那一袋零食,牵着我的手往江边去了。

他找了一块草地,就地坐了下来,我便默默的站在他旁边,看他将石头一颗一颗的扔进江里。风大,江水急,石头落进去连一点声音都听不见。

“我唱歌给你听吧,好不好?”我硬着头皮站到他面前,只是不想看他一个晚上都在这里扔石头。

“唱什么?”吴岩抬着下巴问,却还是一幅臭脸。

“我不知道,我想想我会唱什么吧。”于是我坐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吴岩没再扔石头,也没有出声,我想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会唱什么,而且自己也不擅长唱歌,这完全是给自己下了道坎子。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在人海茫茫中静静凝望着你,陌生又熟悉……”这是我唯一能够哼唱的出来的调子,我自己都想不起来它叫什么名字,只知道有段时间走在大街上,到处都在放这歌,听的多了便记住了些。

我唱着唱着便唱不下去了,因为不会唱,不知道接下来的调子是怎样的。

周围只有江风呼呼和浪水滔滔,我扶着被风吹乱的头发尴尬不已,小心翼翼的生怕吴岩会趁机损我。

然而,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反而是他忽然粗鲁的将我拉到他腿上,搂进了他怀里,一声不吭的吻住了我的嘴唇!

我谔谔没动,他却亲吻的很用力,嘴唇胡乱的亲我的脸,蹭到耳朵边舔着我的耳珠。我被他被弄的很疼,又因为与他这样近身相贴,而有些意乱情迷。

“吴岩——”我感觉得到吴岩的气,那股难消的怒气从唇齿之间传递给了我。

之前他也吻过我几次,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粗粝过,那根本不是恋人相处的动情,更像是一种压抑的发泄!

我抓着他的手,又唤了声:“吴岩!”

“我恨他!你知道吗?”吴岩低吼。他的双手按在我背上,那力道快要压断我的脊椎骨,“我的人生就是因为遇到他,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冷静点吴岩!”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吴岩,才能让他心里舒服,只能用力的抱住他的头,用自己生疏的温柔安抚着他。

“虽然我不知道你跟林展哥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说,干脆道:“算了,我们不说他了。”

我捧着他的脸,看着他颓废难过的样子,心里像是针扎一样,“我们不想他了,我们说点别的呀,就算不说话,我们静静坐着好不好?”

吴岩渐渐的平静了些,可是江风很大,江上的水也荡的很急。

我有些冷了,抱着膝盖,揪着脚边的小草玩。

“我送你回去。”吴岩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沙粒草屑。

“我今晚不回去了,陪着你。”我抬着头,拉住了他的手。

他淡淡一笑:“江边冷,你身体不好——”

我知道吴岩是为了我好,却偏偏固执的不肯动:“那你抱着我,抱着就不冷了。”

“傻丫头,我就不该带你过来,要是让你生病了我会心疼。”吴岩揉揉我的头发,只好又坐了回来。

现在是春暖的时节,早晚气温低,吴岩算不得是活人,自然是不怕冷的。他出来也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衣,他脸色白穿什么颜色都好看,这白色的衬衣穿在他颀长的身躯上,若是让星探发现说不定会挖掘他去当模特明星。

我傻傻想,吴岩搂住我的腰,紧紧收拢双臂将我箍在了他的怀里。其实吴岩他的身体是没有体温的,被他抱着并不会暖和到那里去。

可是我享受这样的相处,不想跟他分开,想一直像现在这样跟他待在一起。没有麻烦,没有烦恼,一切都不好的都被我们阻绝在外。

“吴岩,你喜欢这江水吗?”我轻轻问。

我听见他“嗯”了一声。

我握住他的手,继续满是憧憬道:“你说以后,我们自己在江边买一套房子,早起时看江水徜徉,晚睡时枕着江水声入眠,你说是不是很好?”

吴岩下巴盯着我的头顶,又是轻轻“嗯”了一声。

吴岩并不是一个寡言的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般都是他说的话多,现在怎么我跟他说话,他只是嗯嗯的呢?

我忍不住抬起脸去看他,才发现他竟然在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这是怎么了?

我如雷轰电掣过一般,好一会才缓过气来。我抬起发抖的双手在他脸上摸了摸,他苦涩的笑:“刚才风迷了我的眼睛。”

“是不是我说了什么话,惹你不开心了?”

吴岩不会平白无故落泪的,他怎么会平白无故落泪呢?

“不是不是,”吴岩连忙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真的只是风迷了眼睛。”

我清楚这是他的借口,轻笑:“那我帮你吹吹。”我凑过去做样子的轻轻吹了两下,却趁他不备在他眼睛上用力的亲了一下。

谁知道吴岩好像知道我会那样做一般,不过是轻轻一带就勾着我滚到了草地上,他伏在我身上温柔的抚摸着我因为紧张而涨红发烫的脸。

我凝视着吴岩的眼睛,胶着的目光在空旷的江边上肆无忌惮的缠绵到了一处。

我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笨拙的抬起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背上抱住了他结实的腰身,而他却忽然像是被电到了似的从我身上离开坐了起来。

“怎,怎么了?”吴岩的反应让我手足无措,毕竟以前我还从来没有跟任何的一个男人这样亲密过。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忐忑的坐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手。

吴岩偏过头来笑了笑,揉着我的头发,深情万分的说:“阿玖,我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可我现在不能对你——你身体不好,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就伤害你……”

听到他的告白,我内心是甜蜜欣喜的,可是听着他这些话,我又难为情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机去。我面颊烧的发烫,低着头,咬着嘴唇,小声问:“你……有过别的女人吗?”

问题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狠狠的低着头,不停的希望自己声音小,他没有听见。

就在我为此尴尬不已的时候,吴岩突然的从地上窜了起来!他快速的朝着江水跑了去,我以为是他不想回答我的问题,所以才跑那么快。可是等我站起来,朝着他跑去的方向看去是,我才发现,江水里居然站着一个人!

隔得有些远,加上江边很黑,我无法看清楚那人的性别模样,只隐约的看见他好像是朝着我们走来,又像是要轻生一般朝着江心去。

我看吴岩朝他跑去,应该是想先把他弄上来,于是我也起身跑了过去。这时候吴岩已经跑到江水里好远,水深的没到了他的腰上,但是刚才我看见的那个人却不见了!

难道我们遇到水鬼了吗?我以前听说水鬼是最喜欢在深更半夜出来作妖,引诱人落水,然后找替身自己好去投胎。难道刚才那个就是水鬼,是想要故意的引我们去当替身?

“阿玖!”吴岩转身冲我喊,我应了声,他急切的问我:“你刚才看见乔子杰了吗?”

“乔子杰?”我困惑不解,难道刚才吴岩那么快的跑去不单单是想要将那人拖上来,更多的是因为他认出那是乔子杰吗?

可是乔子杰怎么会在这里呢?我用力的摇头,对着吴岩大声说道:“我没有看清楚他的样子,他人呢,怎么不见了?”

吴岩在水里楞了半秒,突然紧张道:“不好了!”他快速的从水里跑上来,拉起我的手朝着停车的地方跑去:“乔子杰可能出事了!”

“难道刚才是他的生魂找来向我们求助吗?”我的情绪已经是跟着吴岩变的紧张起来:“吴岩,你今天见过乔子杰吗?”

吴岩完全不顾自己浑身湿透,坐上车,发动了车子,他掉头往公路上开去,才说:“我找你之前就是从他家出来的,今晚曲小尤在他家,所以我才将他的车子开出来了。”

“就是他们没有打算出门,所以把车借给了你?”

如果乔子杰真的跟曲小尤在一起,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呀,昨天打蛇妖的时候,她的利落手段我可是见识过的。

吴岩点头:“他们两个人——”他忽然转口道:“乔子杰既然是跟曲小尤在一起,按理不会有事,现在他的生魂怎么会跑来这里了呢?”

我也想不明白这一点,只听吴岩道:“有件事我差点忘记了,乔子杰说有东西要转交给你,我还准备等你身体好点了再告诉你。”

“什么东西呀?”我困惑,难道是他昨天早上在林展的别墅外面手要给我看的东西,可是那是关于柏雪的,现在柏雪被收在了玻璃瓶子里,被我仍在了衣柜抽屉里,乔子杰还记着这事?

转念想想,总觉得他说的很重要的东西,肯定不会只是关于柏雪的。我忽然想到乔子杰说过,他说盛经纶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托他保管着,而他当时说的是,那东西关系到“秦玖玖”的性命,所以要好好保管。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有点多,我又总是受伤,根本无暇过问那件事情。现在乔子杰说要转交给我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盛经纶托他保管的那个呢?

盛经纶到底是谁?为什么林展变成了盛经纶的样子,而叶菲菲又把吴岩当成是盛经纶,他们三个人之间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关系?

我现在就想开口问吴岩,可是话到了嘴边,发现自己的思绪都是混乱的,根本不知道要从何问起,只能讲话咽了回去。

“他说很重要的东西。”吴岩目光直视前方,专注的看着车,又说:“不过我看他八成是言过其实了。”

“未必。”我失神道。

“看来你知道他要给你什么。”吴岩转头看了我一眼,他挂念着乔子杰的安危,神情很有些紧张。

“我也不确定,等见到他一问就知道了。”不过现在乔子杰生死不详,我是否还有机会问他呢?

我和吴岩心急火燎的赶到乔子杰家中,连敲门都带着万分的急促,就连撞门闯入的打算都有了,可是谁知道才敲了两下,里面就有人应了,听声音是曲小尤的。

她的声音很平稳,不像是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和吴岩都有些困惑的彼此相视了一眼,屋里的曲小尤已经是不疾不徐的将门打开了。

曲小尤穿着家常的衣裳,气色红润,在灯光的映照下更增添了几分娇媚。

她见我和吴岩一起来的,咧嘴笑开了花:“想不到你们两个完好无损齐齐整整的来了,快进来吧。”

看她这幅样子,我跟吴岩更加困惑了,难道是我们担错心了吗,其实乔子杰他根本就没事?

曲小尤让到一边,又开始取笑吴岩:“吴岩,你这是怎么湿身的呀?”为了尽快知道乔子杰的境况,我和吴岩是火急火燎的赶来,他一身衣裳湿透了也没有功夫换,曲小尤这样笑他真是不该。

我和吴岩都没有心思听曲小尤开玩笑,他绷着面颊,迫不及待的问:“乔子杰呢?”

“我在这里呢,干嘛?”忽然乔子杰的声音传来,听起来也很正常。

我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乔子杰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就从洗手间出来了,他见到我们还有些意外。

曲小尤关上门朝他走去,取笑道:“你们俩是不知道,我刚才不过是出去给他买宵夜,二十分钟都没有,结果回来的时候看见他趴在浴缸上睡着了,你们说好笑不好笑?也不知道他是有多辛苦,才会这样。”

乔子杰觉得特没面子的对曲小尤翻眼睛:“你能别说吗?”

“哎哟,你都做出来了,还不让我说呀?”曲小尤捧腹大笑,我却笑不出来。

“那你就节制一点呗。”吴岩坏笑,进去勾住了乔子杰的肩膀,我知道他只是想确认乔子杰有事没事,却见他突然跟触电似的弹了回来。

我一紧张,忙冲了过去将他抓住:“怎么了?”

“他被人下咒了!”吴岩摊开掌心,已经是红了一块。吴岩的肉身到底是没有生命迹象,加上体内的存血消耗殆尽,所以才会被伤到。

“吴岩,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可好的很。”乔子杰摆手不信,眼睛里却不经意的刘露出了恐慌的神色。

曲小尤已经是脸色大变:“你……你说什么呀?我怎么没看出来呢?”她紧张的舌头都有些打结,双手更是已经拉着乔子杰前后查看了起来。

我盯着乔子杰看了半晌,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

只见吴岩摸着手掌不以为意的说:“不是多么厉害的东西,而且作用消散的差不多了,你们都没有发现是正常的。”

“不要紧吧?”我握住他那只手,还是有些担心。

吴岩淡笑笑摇头,又说:“很显然乔子杰刚才不是睡着了,他是遭人暗算了。刚才我和阿玖在江边看到他的生魂,所以才急急的赶回来——”

“怪不得——”乔子杰和曲小尤同时说了声“怪不得”,随之乔子杰惊叫道:“不好了!”丢下手中的毛巾就冲进了书房。

我们都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慢了半拍的跟着他跑进书房,只见他双手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两腿已是在发抖,嘴唇更是哆哆嗦嗦:“丢了……丢了!我、把它弄丢了!”

“什么东西弄丢了呀?”曲小尤抢过那个黑色盒子看着没什么,随手就仍在了桌子上,倒是乔子杰这幅样子让她着实紧张了起来。

“给……给她的东西弄丢了!”乔子杰脸色惨白的看向我,拍着脑门万分自责的说:“事关她的生死!事关她的生死呀!”

是盛经纶托付给他保管的东西弄丢了?我记得乔子杰是跟我说过,那东西是用一个黑色盒子装着的。可是那东西,为什么偏偏要在他准备交给我的时候弄丢了呢?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曲小尤连忙叫道:“丢了就丢了!你急死有用吗?”她看着乔子杰的样子是担心的不得了,赶紧将他扶住,说了声:“我先扶他回房间躺会。”便走了。

一时之间,书房只剩下我和吴岩两个人。

吴岩慢慢的走到桌边,将那个黑色盒子紧紧的捏在了手里,他表情怪异的盯着那个黑色盒子一言不发。

我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困惑,心想难道他认识这东西?随口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想也未必是要给我的,乔子杰他可能是弄错了。”

吴岩抓着那盒子指关节捏的发白:“我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乔子杰要交给你的东西,更没有想到它会在这里!”

吴岩额上青筋突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的样子让我很紧张。

我朝他走了两步,小声问:“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里面的东西去哪里了?怎么会丢了呢?”吴岩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喃喃起来。

照目前的形式来看,很显然,有人趁曲小尤离开屋子去买夜宵之际,便偷袭了乔子杰,然后盗走了黑色盒子里的东西。

只是这人是谁呢?为什么要偷走那东西?

“吴岩,”他今晚一直心情不佳,才好不容易从林展的火气中缓过气来,偏偏又出现了乔子杰的事情。本来乔子杰没事也就算了,现在他又拿着这么一个东西变的怪异反常起来。我很担心他,轻轻挽住他的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跟你有关吗?”

吴岩缓缓的转过脸来,那模样,那眼神,陌生到让我害怕。

我挎着他手臂的双手,微微一颤,认识他这么久,他还从未像现在这般过。就好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可能随时会爆发做出可怕的事情来。

“阿玖,这个盒子是我的,你知道吗?”吴岩抬起头看着我说:“这上面还有我的名字!这是我从父亲手中继承来的家传之物!”

“这……这是你的东西?”我茫然,因为我记得乔子杰跟我说过,这东西是盛经纶托付给他保管的,它现在怎么会跟吴岩扯上关系呢?

吴岩没有出声,而是将那个黑色盒子递给了我。

我紧张万分的将它接了过来,只见它四四方方的底部,还真是写着“三个字”!

【031】狭路相逢【059】救救他【077】不能提及的人【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9】不要再缠着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73】交锋【036】死亡【001】荒村【020】烧她脚【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04】江边的约会【061】落水【007】救他们【020】烧她脚【075】黑洞成谜【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3】奇怪的人【009】施咒找人偿命【056】磨难【070】信任【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28】他看不见我【045】吴岩【117】荒村之行【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31】前缘【057】鬼经【054】梦见过【033】又要我背啊【044】黑气【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07】救他们【068】荷灯【064】谢谢【014】瓷娃娃【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41】怪胎【121】结阴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39】三日约定【046】怪事【001】荒村【034】吸血【030】挑拨【045】吴岩【087】忘了我,阿玖【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20】烧她脚【073】交锋【051】坟墓【025】女鬼【026】砸碎【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89】你认识盛经纶吗【124】我是人是鬼【109】赠你一片花海【035】吻【128】我们曾经见过【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46】怪事【033】又要我背啊【054】梦见过【051】坟墓【101】蛇打七寸【126】全部都是死人【030】挑拨【050】爆发【075】黑洞成谜【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15】陈玺【002】盛经纶【054】梦见过【036】死亡【060】谢谢你【029】不要再缠着我【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23】离开【067】腐尸【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23】离开【055】二瞎子【040】旧梦【002】盛经纶【028】他看不见我【035】吻【036】死亡【052】伤口【116】来生哪儿等你【041】怪胎【080】有我在,放心【007】救他们【094】缠上一辈子【054】梦见过【014】瓷娃娃
【031】狭路相逢【059】救救他【077】不能提及的人【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9】不要再缠着我【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073】交锋【036】死亡【001】荒村【020】烧她脚【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04】江边的约会【061】落水【007】救他们【020】烧她脚【075】黑洞成谜【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123】奇怪的人【009】施咒找人偿命【056】磨难【070】信任【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28】他看不见我【045】吴岩【117】荒村之行【114】我什么都答应你【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131】前缘【057】鬼经【054】梦见过【033】又要我背啊【044】黑气【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88】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爱你【007】救他们【068】荷灯【064】谢谢【014】瓷娃娃【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41】怪胎【121】结阴婚【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39】三日约定【046】怪事【001】荒村【034】吸血【030】挑拨【045】吴岩【087】忘了我,阿玖【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118】她下午就出了车祸【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20】烧她脚【073】交锋【051】坟墓【025】女鬼【026】砸碎【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89】你认识盛经纶吗【124】我是人是鬼【109】赠你一片花海【035】吻【128】我们曾经见过【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46】怪事【033】又要我背啊【054】梦见过【051】坟墓【101】蛇打七寸【126】全部都是死人【030】挑拨【050】爆发【075】黑洞成谜【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15】陈玺【002】盛经纶【054】梦见过【036】死亡【060】谢谢你【029】不要再缠着我【018】盛经纶是什么人【023】离开【067】腐尸【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23】离开【055】二瞎子【040】旧梦【002】盛经纶【028】他看不见我【035】吻【036】死亡【052】伤口【116】来生哪儿等你【041】怪胎【080】有我在,放心【007】救他们【094】缠上一辈子【054】梦见过【014】瓷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