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真相

“你看树干都被你压断了,”吴岩打趣着,而我一张脸已经是红到了耳根,脸上热辣辣的跟涂了辣椒水似的,好难受。

这个时候,我就算想要争辩树干不是我压断的,也于事无补,毕竟它已经断了。

我强忍着尴尬,从吴岩怀里挣脱出来躲到了一边,根本就不敢再直视他。

吴岩见状,嘴角噙着笑意,低头朝我看将过来。他那双向来无光此时却明亮的跟星星似的眼睛,再次的锁定在了我红彤彤的脸颊上。

我被他看的十分的不舒服,正要别过脸去避开他热辣辣的目光,他突然伸出手来,轻轻捧起了我滚烫的脸蛋,满是笑意的说:“你脸红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我一愕,无措的看着他,忘记了应该要怎么去回应。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异性对我这样子过,我不知道吴岩这算是在夸我,还是在取笑我。反正此时此刻在他的面前,从前那个冷静利落的我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我为这样一个扭扭捏捏的自己感到着急,吴岩却得意的朗朗笑了两声,拍拍我的肩膀随意的靠到了树上,“跟你开玩笑的,别放心上啊。”

虽然,我也极力的催眠自己说这是在开玩笑,可是我的心底深处却像是有一根弦,已是被他轻轻挑拨起来了。

就在气氛尴尬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个死气沉沉的黑色吴岩,从夜色里走了过来。他走到吴岩的身边,对他说了些什么,吴岩拧着眉头点了点头,他就又附到了吴岩的身上不见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也找个地方好好歇歇吧,看你眼睛里都是血丝。”吴岩说完拍了拍我的胳膊,也不等我开口就走了。

我慢步跟上他,想看看他要去忙什么,谁知道才跟到花田他就不见了。他要去做的事估计是不方便让我知道吧?

我正这样想着,忽然看见一缕游魂正越过层层油菜花田,往着房屋密集的地方飘了去。我抬头看了一眼东边的天际,看离晨曦破晓的时间也不远了。本来我打算就在花田里找块地方休息会,此刻看到这缕游魂,我心生疑窦,于是慢慢的跟上了它,倒想看看它往村子里去是要干什么。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这缕游魂,居然带着我来到了二瞎子家附近,然后就不见了。

再次靠近二瞎子的房屋,它让我想到那个阴森森而又幽深腐臭的地窖,想到地窖我不止想起了自己在地窖里吃的苦头和魂散在地窖里的银子,更想起了那条我最终没来及的走进去的通道,那狭窄的空间里面到底死路,还是通往某个未知地方的呢?

当时在地窖里遭到纸人花朵率领的纸人围堵的时候,她很害怕我继续进到地窖深处,而我又担心里面是死路,所以就选择了没有进去。现在想起来,总觉得纸人花朵当时的反应有些过激了,难不成那个地窖里真有别的什么秘密?

现在天还没有亮,我要不要再去二瞎子家看看呢?万一去了再遭到埋伏该怎么办,可再没有第二个银子供我牺牲了。

思考再三,我到底是放不下那个地窖里可能隐藏的秘密,深呼吸了一口气,又连做了几个热身的动作,开始再次的孤身前往二瞎子家。

二瞎子家的屋门还是我离开时的那个样子,所以二瞎子应该是没有回来的。我估计他锁魂秘术的秘密渐渐被揭开,他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忙,所以根本无暇回来,要真是这样那我要冒的风险也就小很多了。

虽然就目前的条件来看,环境上对我还是有利的,但我也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我小心翼翼的进到地窖里面,借由手电筒微弱的光看见,地窖里的狼藉模样跟我离开时差不多,只不过当我再次走向那个通道的时候,我竟然在地上看见了一个眼熟的东西。

那是一个鸡心小铁盒,跟吴岩用来装我血的小盒子一模一样,当我拾起那个盒子放在手心的时候,我也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吴岩的那个铁盒子!

吴岩的东西怎么会在地窖里呢?我可以确定前面我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这个东西,所以也可以断定,这个东西是吴岩后来落在这里的!

在我带着假小子离开地窖之后,吴岩他有来过?可是他来这里干什么呢?从小铁盒所在的位置来看,吴岩他是进去过那个我没有进去的未知地方了吗?

我心里疑窦丛生,也没有耽搁,步步小心的往着越来越狭隘的通道深处走去。当我终于收腹走过那段狭隘的地段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有两条同样都黑黢黢的路。

我完全不知道这两条路都是通往什么地方的,但是从这条路径的开凿情况看来,它虽然与二瞎子家的地窖连通在一起,但是很明显它们不是同一个年代的。说不定二瞎子就是因为这隧道才挖的地窖,也有可能是挖地窖时发现了这个地道。

在这个完全陌生的空间里有两条路供我选择,这两条路都有可能充满危险,但也有可能是对付二瞎子的一条重要线索,更何况就在前面不久我发现吴岩他也跟这个地道有关系。

所以不管是选择哪一条,我都一定要追踪的试试,目前让我比较为难的就是该选择哪一条路?

有的人在面对两难的局面时,往往会选择抓阄或者是掷硬币来决定。而我在犹豫不定的时候,更喜欢依仗自己的直觉,以前的很多时候直觉也确实帮过我不少忙。

所以我屏住呼吸用手电筒往着前面探了探,又分别都走了几米远,并且认真的做了勘察与比较,这才最终选择了向左走。

大概是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行走习以为常了,所以一个人孤零零的处在这样诡谲莫测的环境里,我却并没有感觉到多么的害怕。反而是紧提着情绪,充满了憧憬与期待,因为如果这条路真的能够让我找到对付二瞎子的线索,那么我可以少走许多的弯路。

心里存着希望,脚步迈动间也多了许多的力量与干脆,就算是关了手电筒保存电量,我也勇敢的在黑暗里步步摸索着,没有丝毫的退怯。

也不知道是走了多久,忽然我听见了一声十分微弱的声音——

常年行走在外面的人应该都知道,耳听四路眼观八方,我也不例外,所以这一记微弱的额声音并没有逃过我的耳朵。

我收住呼吸,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仔细细的听了起来。那个声音又一次的传来了!这一次做足了准备,我听清楚了许多,如果我没有听错那应该是有人在讲话的声音。

那个声音离我这里还有些距离,所以我并不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能轻轻的迈动脚步继续往前,往前,终于再一次见到了一条岔路,站在岔路口我已经把那声音听的十分清楚了,那是吴岩的声音。

吴岩他果然来了地窖,并且就在前面不远处!

在刘家岗吴岩说他有事情要去办,所以扔下我就走了,我企图跟踪他也跟丢了,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地窖里,那么他刚才是在跟谁讲话呢?

我顺着声音发出来的地方慢慢的靠了过去,分明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在说:“你当时根本没有见到她对付那些纸人时的样子,几乎是眨眼之间所有的纸人都消失在了她的手底下,那种速度就跟闪电一样,是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这个激动的女孩声音好熟悉,我一定一定在什么地方听过的——没错,我就是听过,那是花朵的声音!她这是在跟吴岩转述我与那些纸人交手时的战况吗?

我记得就在今天晚上的早些时候,花朵她还在吴岩的家门口布下大阵要置他于死地的,为什么转头他们就冰释前嫌,还专程约在这么个地方见面?

我脑子里有些混乱,感觉自己从一开始就掉进了一个大大的圈套里面,做了许多讽刺而又可笑的傻事。

“阿玖的体质与阴胎无异,所以她的身体里有庞大的力量蛰伏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哪里需要你专程把我找到这里来说这些。”吴岩不耐烦的话,在我的耳朵里变成了嗡嗡嗡的声音。

我咬着嘴唇,犹自平静的将整个身体,紧紧贴在了冰冷的石壁上面。

“吴岩,你是喜欢上她了吗,为什么你会帮着她说话?”花朵的控诉,让我原本坚硬如铁的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心底的某一根也跟着动了起来。

“胡说!”吴岩呵斥了一声,“朵朵,我的计划与目的你是最清楚的,我希望你也可以记住自己的本分,不要白费心思的插手自己不该插手的事情。”

“因为过问你跟她的关系,这就算是插手了不该插手的事情吗?”花朵有些凄然的笑了起来,“吴岩!我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而她又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我为你做过什么,她又为你做过什么?你现在竟然为了她来呵斥指责我!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找上她的目的了吗?”

“我跟她只有利益瓜葛,没有任何别的关系!”吴岩的话冷硬而又坚决。

【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71】老庙【042】陈玺【050】爆发【025】女鬼【041】怪胎【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55】二瞎子【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23】离开【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56】磨难【057】鬼经【100】不会让你为难【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48】是人是鬼【124】我是人是鬼【047】刺光【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29】不要再缠着我【080】有我在,放心【109】赠你一片花海【073】交锋【054】梦见过【094】缠上一辈子【056】磨难【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41】怪胎【050】爆发【043】反复【028】他看不见我【132】你认识阿玖吗【075】黑洞成谜【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67】腐尸【117】荒村之行【072】目的【039】三日约定【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60】谢谢你【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50】爆发【006】女鬼【058】花朵【034】吸血【051】坟墓【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08】你不是鬼吧【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59】救救他【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9】他来到现实里【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58】花朵【087】忘了我,阿玖【109】赠你一片花海【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58】花朵【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24】居心叵测【072】目的【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19】绣花鞋【013】刘婆婆【050】爆发【065】围堵【071】老庙【100】不会让你为难【121】结阴婚【007】救他们【044】黑气【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26】全部都是死人【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00】不会让你为难【127】人骨铃【031】狭路相逢【045】吴岩【015】陈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0】挑拨【010】那就当练胆【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55】二瞎子【003】约定【036】死亡【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20】你要去哪儿呀【087】忘了我,阿玖【024】居心叵测【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
【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71】老庙【042】陈玺【050】爆发【025】女鬼【041】怪胎【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55】二瞎子【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23】离开【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056】磨难【057】鬼经【100】不会让你为难【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48】是人是鬼【124】我是人是鬼【047】刺光【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29】不要再缠着我【080】有我在,放心【109】赠你一片花海【073】交锋【054】梦见过【094】缠上一辈子【056】磨难【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41】怪胎【050】爆发【043】反复【028】他看不见我【132】你认识阿玖吗【075】黑洞成谜【085】你这是在关心我【067】腐尸【117】荒村之行【072】目的【039】三日约定【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60】谢谢你【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50】爆发【006】女鬼【058】花朵【034】吸血【051】坟墓【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08】你不是鬼吧【083】你到底是什么人【059】救救他【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15】她们的重叠身份【119】他来到现实里【084】我的真名也不叫吴岩【058】花朵【087】忘了我,阿玖【109】赠你一片花海【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58】花朵【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24】居心叵测【072】目的【089】你认识盛经纶吗【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19】绣花鞋【013】刘婆婆【050】爆发【065】围堵【071】老庙【100】不会让你为难【121】结阴婚【007】救他们【044】黑气【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26】全部都是死人【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98】去过去的时间里追查凶手【111】偷来的美好时光【100】不会让你为难【127】人骨铃【031】狭路相逢【045】吴岩【015】陈玺【076】那一抹熟悉的背影【030】挑拨【010】那就当练胆【125】不想死就跟我走【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55】二瞎子【003】约定【036】死亡【110】盛太太非你莫属【120】你要去哪儿呀【087】忘了我,阿玖【024】居心叵测【114】我什么都答应你【108】我和吴岩分手了【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