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我和吴岩分手了

爆炸了?好好的丽晶酒店居然爆炸了!那荷灯呢?姓宋的把荷灯收在了什么地方,总不会是在丽晶酒店吧?

我呆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此时看见的!

现在大概也就凌晨三四点的样子,人们都在沉睡,可是丽晶酒店却突然的爆炸燃烧了起来,火势滚滚朝着四周蔓延。它的周边有很多建筑,一旦燃烧起来,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怎……怎么回事呀?”苏旻虚弱的问。

我也不知道,好好的大楼怎么突然爆炸了呢?就好像有东西在暗中盯着我和苏旻一离开,便引爆了炸弹一般,太巧了!

“玖小姐!”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停到我的面前,我听到赵峰叫我的声音。

我忙收回看着丽晶酒店的眼睛,转头望向了身后,果然是赵峰朝我走了过来:“真巧,怎么会在这里见到玖小姐呢?”

巧吗?赵峰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赵峰目光敏锐,一见我扛着的苏旻,赶紧上前帮我分担了过去:“他是什么人,怎么了?”

“他中了枪伤,你能帮我把他送去医院吗?”我正担心丽晶酒店出了这种事情,我们拦不到车送苏旻去医院该怎么办。现在既然碰到了赵峰那正好,顺便还能让他告诉我林展家的地址。

“枪伤?”赵峰朝着他的后背看了一眼:“玖小姐,这样将他送去医院比较麻烦。”

是啊,枪伤不比别的东西,到时候肯定会惊动警察,一旦让他们知道我们跟丽晶酒店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说不定还会吧我们当成是“恐怖分子”。

到时候万一出点什么差错,那我和苏旻就都完了,毕竟就在前不久,我亲手杀了人!

“赵峰,你有什么好主意吗?”我接着强调道:“苏旻是我的好朋友,他不可以出事,一定不可以出事!”

一看到苏旻的样子,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浑身都因为紧张而在发抖。

赵峰瞧在眼里,他略微想了想,便了有主意,说道:“要不这样吧玖小姐,我以前也是学医的,医术林先生是清楚的。不然我们先回林先生那里,他那里器材齐备,你朋友的这种情况,我想到了林先生那里之后,我是可以应付的来保住他的性命。”

这个赵峰瞧着五大三粗,一身阳刚之气,实在不像是能够跟“医生”那样的职业扯上关系。

我不安的交握着双手,不是很放心:“你、可以吗?”

赵峰信誓旦旦的点头:“可以的,包在我身上。如果玖小姐的朋友出了什么意外,我赵峰任凭玖小姐发落。”

如果真出了什么事,追究责任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赵峰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当然不好再质疑什么。只能将信将疑的随他上了车,一上车苏旻就昏迷了过去,我也十分的累,本来是想要记住行车路线的,可是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高楼大厦,慢慢的就睡了过去。

“玖小姐,我们到了。”我听见赵峰在客气的叫我,慢慢身体狠狠的抖了一下,睁开眼睛来才知道已经是回到了林展的别墅。

恐怕是真的累了,这一睡睡得够沉。

赵峰先扶着苏旻下了车,我忙揉了把眼睛从车上钻了出来,当我出来时,眼睛不经意的看到了赵峰正朝着我的鞋子,借助别墅门口明亮的灯光,我看见他的鞋尖底部有绿色的东西。

我猛然的想到了密室门口的倒泼在地的油漆,心口一颤,后背更是一麻——赵峰去过密室?那那些纸人和丽晶酒店的突然爆炸,跟他有关系吗?

这时林展也从屋里出来了,这么晚了家里灯火通明,是他知道我们要回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

我的目光转到朝着我们走来的林展,惶惶然的停留在他的身上再也挪不开了,我站在车门口,整个人更像是被人盖头的浇了一盆冻水,我狠狠的打了个颤,差点就站不住了!

“玖儿,你受伤了?”林展紧张万分的冲过来,将我一把扶住。

赵峰见状,先扶着苏旻进去了。

林展抓着我的手,十分的紧张担心:“玖儿,你今晚去了哪里?怎么弄的这么狼狈?是谁把你弄成了这样?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置气了,你也别再大晚上的往外跑好不好?你一个女孩子,我真的很担心你,你知道吗?”

林展的话,让我顿时的热了眼睛。若在以前我一定会不在乎甚至会觉得这话好笑,可是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我却觉得这话字字说到了心里去。

我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用假小子的话说,女孩子该弱的时候还是要弱一点。

吴岩是不是就是因为觉得我足够强大,所以他放心让我一个人离开乔子杰家中,放心我大晚上身无分文的在外面留宿?或许他根本不在乎的吧,不然临了,怎么会对我说出那么一番失望后悔的话呢?

这一刻,我恍然大悟,跌跌撞撞二十三年,我为的是什么?在我时日不多的余生里,我想要的又是什么?我好想我的家,那个有林展,有阿婆,那个伫立的树木茂盛的丛林间的普通的瓦房,我真的好怀念,好想回去。

“玖儿,玖儿——”林展焦急的叫唤声,拉回了我的思绪,“玖儿,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马上让赵峰给你医治。”

我心里痛,很痛很痛,赵峰他医治不了。

我看了看他,扯出一丝笑,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林展很担忧,扶着我往屋里走,。

我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看见了赵峰刚才站过的位置,隐隐约约还有绿色的东西残留。

想到地下室里翻倒在地的油漆,我就忍不住的想要去猜测,如果赵峰他真的去过丽晶酒店,真的跟丽晶酒店的突然爆炸有关,那么我身边的林展他脱的了干系吗?

我惶惶然的看向林展,他侧面沉静,可我却不由得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他这些年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在他的身上到底是藏着多少秘密?

“玖儿,”林展偏头过来:“你说句话呀,到底是谁把你伤成了这样?”

我苦笑的低头,“林展哥,我跟吴岩分手了。”

林展的步子一滞,他一定是不相信吧?那么那么困难才走到一起,三言两语就分了别说他不信,我自己都不信,可这是事实。

这时林展已经是扶着我到了客厅,我突然觉着氛围有些不对,抬起头想一看究竟时,看见不远处站着好几个熟悉面孔的人:吴岩、花朵、乔子杰、曲小尤他们居然都在。

吴岩一定是帮忙赵峰碰过苏旻,手上、身上沾了不少血,花朵则紧紧的跟在吴岩身边,就跟我上次看见他们站在一起一样,他们瞧着总是那么的夺人眼球,那么的般配。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林展的家,依照吴岩和林展对立的势头来看,他们不应该如此心平气和出现在这里呀,这是怎么回事?

我快速的收回自己停留在吴岩身上的目光,从林展身边离开了一些。

林展忽然手臂一勾,将我带了回去,俯首暧昧的贴着我说:“这么说玖儿答应我的求婚了?”

我一愕,什么啊?林展这话从何说起,他什么时候跟我求婚了,而我又什么时候答应或者拒绝了?

我仰起头震惊不解的看着林展,不知道他这是唱哪一出?待意会到林展的意思,我顿时感觉自己吃了一击炸弹,他是故意的吧?

我下意识的去看吴岩的反应,他面无表情,目光也是停留在别处。

本来我跟吴岩闹到分手这一步已经是很糟心了,现在林展突然当着吴岩他们的面唱这么一出“求婚成功”的乌龙戏,我想当面把话说清楚,即使这样会让林展难堪,可是吴岩的反应让我感到酸涩绝望,心里清楚,已经是说不清楚了。

吴岩他已经不爱我,是真的不爱了!我能够感觉得到。如果他爱我,他看到我满身是伤,他应该紧张担心才对,可是他神态如常,淡定的好像我是空气一般,他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林展搂住我的腰,大声道:“玖儿,那我们明天就回家去,我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阿婆。”

“喂!”曲小尤费解的朝我走来,她气势汹汹的,看起来像是来者不善,结果她只是看了看我一身的狼狈,“你怎么了啊?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怎么伤痕累累满身是血,你是去哪里打了架回来的吗?”

“从你家出来之后,出了点小意外,不过没事了。”我不想面对他们任何一个人,只想敷衍完就走人。

曲小尤堵我面前:“对呀,苏旻那小子又是怎么了,奄奄一息的我看着他伤的不轻呀。”

他们一定是还不知道丽晶酒店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我把老宋给杀了,他们既然不知道那就永远也别知道了。

我头疼,有些不耐烦:“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出了点小意外。”

曲小尤被我吼的一愕,乔子杰立马跟了上来:“你吼什么吼啊,小尤还不是关心你们才问。”

我知道自己错了,可是我的心里真的好难受,就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了,我真的……算了,我不想跟他们多说什么,我现在的情绪,只会说多错多。

“对不起。”我绕过曲小尤往着后面去,想去找赵峰和苏旻。

“玖儿,”林展叫住我说道:“你先别管赵峰,他的医术我有信心,你的朋友不会出事,你还是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我没事,”我往后退了半步。林展只好原地停下了脚步,我疲惫道:“我去洗洗换身衣服就好了。”

我回了自己的房间,曲小尤试图跟来,让林展挡住了:“我们谈正事!”

谈正事,他们四个人之间能谈什么正事?

我跑回房间关上房门,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声音,无奈这门隔音太好,我根本什么也听不见。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心里很乱,就像是压着一块巨石一般,让我快要喘不过气来。我难受呀的坐在沙发上捧着脸,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吴岩漠不关心的表情。

就在不久前,同样是今天晚上的事情,我跟吴岩还在这里打闹,还在江边约会,可是几个小时后我们竟然成了陌路人。

这世事转变之快,真的令人好心酸,好难过。

人们总说,芸芸众生不过是上帝的剧本里的一个小角色,他要我们往哪儿走,我们就得往哪儿走。

我在想,老天爷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我和吴岩在一起,所以我们就走到了现在的这一步。

我的人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绝望过,就好像一个人奔跑在黑暗之中,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的挣扎,笼罩于我的永远是到不了尽头的黑暗。

我失魂落魄的去浴室打开了冷水阀,站在花洒下面任由冰冷的水洒落在我的身上。过往的点点涌上心头,我难过的哭了出来。

开始我还担心会被人笑话,可是想想这里根本没有人进的来,谁会看见?谁会听见呢?我哭哭又怎么样?

我放肆的大哭,眼泪就像是决堤了一般止也止不住。

忽然,我听见磨砂玻璃门被人轻轻的敲了两下,我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忙收了声,只听见有人说:“我进来了。”

我没有听错吧,居然是吴岩的声音!

他不是在外面跟林展他们在谈事情吗,怎么跑这里来了?再说了,他进来,林展没有阻止他吗?

我盯着磨砂玻璃上的黑影看了看,在他真的进来之前,我快速的熄灭了浴室里的灯,刚收拾住自己的坏心情站稳,他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进来干什么,我在洗澡呢。”我不开心的怪责道,刚才在外面那么冷淡,跟陌生人都不如,现在又跑进来做什么?

吴岩冷笑:“那又怎样?再说了,我没见谁洗澡不脱衣裳的,于是就进来看看。”

我都关灯了,他看的见啊?

我被吴岩哽的面红耳赤,没好气道:“你先出去。”

“让我看看你伤势怎么样了。”吴岩强势的挡到了我的面前。

他的气势让我本能的往后跌了半步,紧张道:“我没事,你出去吧,一会让他们知道了不好。”

“谁知道了不好?”吴岩语气轻蔑,非要来看我的伤口。

洗澡间的灯让我灭了,里面黑不溜秋的,我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楚,我不知道他能看到什么,于是没挣扎妥协在了他的爪子下。

“是谁做的?”吴岩小心翼翼的掀起我的袖子,又开始解我上衣的扣子。

我怔楞一下,弱弱的问:“你看的见?”

“当然。”他也没有否认,继续解着。

看得见还解?我赶紧拿开他的手道:“你别乱来了,这点伤不算什么,我自己可以应付。”

“我知道你可以应付。”他倒是回答的十分平静,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我慌了,既然知道,那他还解我衣裳干什么,耍流氓啊?“我在这里,就不需要你应付。别动,让我看看伤口——”

我温柔的语气和动作,让我手脚发软,根本忘记了要抗拒。

“是谁做的?”吴岩咬牙切齿的问,我感觉自己的上衣扣子已经快被他解完了。

“宋先生。”我十分不自在。

“是他?”吴岩道大吃了一惊,他气的浑身冒火,“居然是那个混蛋,看我逮着他了不加倍还回去!”

我最看不得吴岩发火,一见他这个样子,我就心里急,忙说:“你……你别生气了,我已经……”我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已经把他杀了!”

吴岩瞠目结舌,随之一笑:“该杀!”他万分抱歉的摸着我的脸,“对不起阿玖,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走的,我当时——”

“别说了!”说起那事,我心里就窝火。一想到他最后留给我的话,和他跟花朵一起出现在外面的时的样子,我的心口滞闷的发疼。

反正我们分手了,他又来撩拨我做什么?我是真心不想再跟他互相伤害下去,于是赌气的决绝推开了他的手:“你出去吧,我的事以后不要你管,你也别为我操心。”

“我偏要管。”他孩子气的抱住我的腰,将我拉过去贴在他的身上。

我冷着脸没有理会为他,他放在我腰间的双手,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屋里的松开了。

吴岩冷笑着往后跌了两步,虽然看不见他的样子,可是我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震动,他生气了!

吴岩生气的样子我见过,可怕及了!

我不想看吴岩发火,这样对他身体不好,更容易惊动林展,我不想吴岩和林展动手。

我绞尽脑汁的想要说些柔和点的话劝吴岩,他忽然蔑笑了声,那声音,让我打了个冷激灵,瞬间感觉他忘我头上浇了一盆水。

只听他冰冷如铁的质问我:“你真的要嫁给林展?”

假的!可是一想,如果我承认了会怎样呢?反正他不是已经信了吗,刚才在外面他的面无表情我可是一辈子都记得的。

“是啊。”我淡淡道。

“你爱他吗?”吴岩抓住我的肩头,将我用力的按在了墙上,这一撞感觉骨头都撞的裂开了,我痛的龇牙。可是吴岩加大了力道,他一张怒气腾腾的脸紧紧的逼了过来:“我问你爱他吗?”

我被吴岩吼的眼睛一下子就热了,我真的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大反应,一时嘴唇发颤,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可是吴岩还直盯盯的瞪着我,好像我不回答他,他就会立刻将我吃掉一样。

我讨厌他这幅样子,更讨厌自己无知无畏的讲错就错,我明明可以说没有的,为什么要制造这没必要的误会?

我痛恨自己,同样又倔强的不肯妥协。

我张着嘴巴,提高了音量,反问他:“你爱花朵吗?你爱她吗?”

为什么每一次我们一吵架,花朵总会刚刚好的出现在他的身边,为什么总是让我看见他们郎才女貌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激动的盯着吴岩,心里忐忑不安,一颗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我想知道吴岩的答案,他爱她吗?

“我爱你!”吴岩耍赖的将我抱进怀里,不停的在我的耳边重复:“我爱你,我爱你!阿玖,我爱你……”

我身心悸动,听的无限的痴迷,一直低垂着的双手竟然有些不由自主的往他背上爬。

可是一想到他说的那番话,我就难以冷静。

我试图推开他,发现做不到,只能深呼吸了口气,平静的问他:“那你还要听我的答案吗?”

吴岩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眼眶酸涩的不得了,声音也无比沙哑了起来,“你应该知道我活不了多久,可能也就是这三两月的事情吧,余下的日子我不想奔波折腾了,我想跟林展哥和阿婆在一起——”

“这就是你要嫁给他的原因?”吴岩愤愤质问,他还真的相信我会跟林展结婚呀?就算我和林展这两个当事人愿意,我阿婆也绝对绝对的不会同意。

可是不等我解释,吴岩已经是无比自嘲的笑了起来:“所以你的计划里,已经没有了我,对吗?还记得芸薹村的那一片花海吗?当你说要为我找鬼经,帮助我复活的时候,你的未来里是有我的,为什么现在不能呢?我们已经比那时候好很多了,不是吗?”

“吴岩!”我用力的打断了他。

芸薹村的事情倒是提醒了我,那时候我没爱上他,他也不喜欢我吧,所才会跟花朵一起利用我。我还深刻的记得在二瞎子家的隧道里,听见的话,咬咬牙,狠心的说:“你跟花朵挺好的——”

“我的人生不要你安排!”吴岩突然就爆了,他巨大的咆哮声,快要将整间浴室震塌。

【057】鬼经【101】蛇打七寸【132】你认识阿玖吗【070】信任【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54】梦见过【056】磨难【019】绣花鞋【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74】欺骗升级【016】一封信【077】不能提及的人【026】砸碎【057】鬼经【124】我是人是鬼【086】他正在归来【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4】缠上一辈子【048】是人是鬼【094】缠上一辈子【068】荷灯【117】荒村之行【037】他们都在【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44】黑气【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09】施咒找人偿命【052】伤口【049】无耻【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130】家里的我是谁【042】陈玺【080】有我在,放心【065】围堵【058】花朵【075】黑洞成谜【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23】离开【054】梦见过【062】救秦峰【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31】狭路相逢【087】忘了我,阿玖【014】瓷娃娃【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13】刘婆婆【002】盛经纶【094】缠上一辈子【012】动不得【116】来生哪儿等你【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25】女鬼【014】瓷娃娃【073】交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1】老庙【043】反复【042】陈玺【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10】那就当练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5】女鬼【040】旧梦【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08】你不是鬼吧【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62】救秦峰【028】他看不见我【048】是人是鬼【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48】是人是鬼【100】不会让你为难【086】他正在归来【071】老庙【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69】真相【104】江边的约会【101】蛇打七寸【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93】你不是林展哥【008】你不是鬼吧【054】梦见过【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25】女鬼【073】交锋【052】伤口【065】围堵【026】砸碎【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72】目的【019】绣花鞋【007】救他们【114】我什么都答应你
【057】鬼经【101】蛇打七寸【132】你认识阿玖吗【070】信任【081】以后,让我来守护你【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54】梦见过【056】磨难【019】绣花鞋【097】我去给你拿把伞 谢谢LaLa2333的美酒【074】欺骗升级【016】一封信【077】不能提及的人【026】砸碎【057】鬼经【124】我是人是鬼【086】他正在归来【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4】缠上一辈子【048】是人是鬼【094】缠上一辈子【068】荷灯【117】荒村之行【037】他们都在【079】是否是不存在的地方【044】黑气【115】她们的重叠身份【009】施咒找人偿命【052】伤口【049】无耻【095】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130】家里的我是谁【042】陈玺【080】有我在,放心【065】围堵【058】花朵【075】黑洞成谜【102】不想他变成腐尸【023】离开【054】梦见过【062】救秦峰【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31】狭路相逢【087】忘了我,阿玖【014】瓷娃娃【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13】刘婆婆【002】盛经纶【094】缠上一辈子【012】动不得【116】来生哪儿等你【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25】女鬼【014】瓷娃娃【073】交锋【099】生老病死谁说的定【091】吴岩和林展在交手【071】老庙【043】反复【042】陈玺【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10】那就当练胆【082】这个酒店不干净【025】女鬼【040】旧梦【105】我才是真正的盛经纶【008】你不是鬼吧【110】盛太太非你莫属【062】救秦峰【028】他看不见我【048】是人是鬼【090】通灵咒里的世界【048】是人是鬼【100】不会让你为难【086】他正在归来【071】老庙【122】你答应过我的事情【011】凶神恶煞的男人【069】真相【104】江边的约会【101】蛇打七寸【096】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来往【106】居心叵测宋先生【078】令人心伤的告白(修改)【093】你不是林展哥【008】你不是鬼吧【054】梦见过【129】你提防着她一点【092】寻找风眼的出入口【025】女鬼【073】交锋【052】伤口【065】围堵【026】砸碎【113】那我今天就打死你【072】目的【019】绣花鞋【007】救他们【114】我什么都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