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

任盈盈被吴天德的大手啪的一下拍在屁股上,顿时吓得一声尖叫,圆睁二目,不敢置信地瞪着吴天德,只觉得被他拍过的地方连着整条大腿都酥麻了,可是那小嘴儿微张着,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堂堂的日月神教圣姑,何时曾被人如此戏弄,此时被缚在网中,武功也施展不开,可恨她在园中弹琴,没有随身带着那柄袖中剑,不然一定抽了出来,狠狠地捅他个十七八剑。

吴天德见她被自己一掌打得发愣,乖了许多,不由心中大乐,想起后世有一位伟人访美时说的那句名言,便得意洋洋地学着他的四川口音道:“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了。”

任盈盈听了他的取笑,猛地从惊愕中清醒过来,顿觉羞不可抑,又瞧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忍不住恨恨地在他胸口捶打起来,口中恨恨地骂道:“你这混蛋,我……我恨不得杀了你!”

吴天德乐极生悲,被她捶中胸口,痛得直叫,一把抓住她胳膊,瞪着眼道:“打你一下屁股怎么了?再吵我还打……”说着贼笑道:“你这小书生瞧起来瘦瘦的,屁股上倒蛮有肉的,打起来很舒服,哈哈哈……”

任盈盈只觉得颊上热得火烧一般,听他说还要再打,不敢再捶他,心中又是委曲、又是气恼,只拿一双泪眼恨恨地瞪着他,瞧那架势若不是嫌他一脸胡子,说不定便要扑上去狠狠咬他一口。

两人在网上这一扭打,老头子、祖千秋二人抬着鱼网便更觉沉重,老头子忍不住骂道:“两个毛头小子闭嘴,奶奶的,瞧不出你们这么沉重,老子从黄河里提着一网鱼上来也没这么累过,再吵老子把你们拖在地上走。”

二人一听,都不敢再挣扎,任盈盈气得暗暗咬牙,只想逃脱之后找机会狠狠地教训黄河老祖一顿,出出心头这口恶心。正想得出神,猛抬头看见吴天德正盯着自己看,忍不住没好气地道:“你瞧我做什么?”

吴天德嘻嘻笑道:“被捆在这网子里,我只瞧得见你,不瞧你瞧谁?”任盈盈听了脸上一红,逾发感觉到两人身体挨紧处极为别扭,于是双手撑在胸前和他隔开些距离,眼睛却微微闭着,不敢再去瞧他。

吴天德在他耳边低低地笑道:“小书生,你又不是个娘们儿,闭着眼睛做啥?只有女人和男人这么挨着意乱情迷时,才会闭眼睛呢。”

任盈盈恨恨地瞪他一眼,怒道:“我懒得瞧你,怎么了?女人意乱情迷怎么就会闭眼睛?”

吴天德嘿嘿笑道:“因为女人那时候很享受嘛,如果睁着眼睛,瞧见男人比她更享受,心中这么一妒忌,那自己便享受不起来了。”

任盈盈听了他的谬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的性子本来娴静如水,自打遇见这个痞怠货,什么风度气质都丢尽了,现在连气都懒得和他生了,听了他的胡言乱语只是闭着眼不理他,只觉那鱼网晃晃悠悠越勒越紧,自己两条腿挨着他动也不敢动。

道路遂渐崎岖,这是黄河边上一座山丘,丘上一座瓦屋,院中植着几棵枣树。老头子和祖千秋抬着二人踢开房门,冲进屋去。此时天气尚不甚冷,但那屋中侧面有一个小门,却用厚厚的棉帷遮着。

二人连人带网抬进那小屋中,将鱼网丢在地上,一把点了吴天德和任盈盈穴道,扯出来按坐在墙壁旁,自己坐在一边儿只是呼呼喘气。任盈盈未料到这二人居然点了她的穴道,心中暗暗担忧:瞧这模样,若是迫不得已时,虽然不好见人,也只得公开身份罢了。

吴天德抬头打量这房子。只觉这房中异常闷热,房子的窗缝都用绵纸糊住,床边竟还燃着一盆炭火,床上布账低垂,满屋都是药味。老头子歇得够了,起身走到床前揭开帐子,柔声道:“不死好孩儿,今天觉得怎样?”

吴天德知道床上便是那位老不死姑娘了,扬着头向床上瞧去,只见老头子将帐子掀开,扶着一个少女坐起来。这房中无光,点了两盏油灯,灯光下只见那少女十七八岁年纪,双眼紧闭,满脸病容,一张脸蛋儿全无血色。

吴天德瞧得也大为同情,只听那少女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却未睁开眼睛,老头子又道:“乖孩儿,爹爹和你祖叔叔给你取了药来,只要你吃了这药,病便好了……”说着取过两个枕头垫在她背后。

吴天德见曲非烟等人还未及赶到,忙向老头子叫道:“喂,我是个大活人,可不是药材,再说那药已经进了我的肚子,消化得七七八八的了,你纵然杀了我,血中又能有多少药物?咱们商量商量吧,你需要什么药材我帮你去买如何?”

那少女听见有人说话,似吃了一惊,睁开眼见墙边坐着两个人,不由十分诧异,向老头子问道:“爹爹,这两个人是谁?”

老头子道:“这两个不是人,是药材,一会儿取了他身上的药给你服下,病便好了。”那少女似乎根本不懂世事,只是喔了一声,便又疲倦地闭上眼睛。

吴天德又惊又怒,若是曲非烟等人迟来片刻,便是找到自己,那也来不及了。可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了,这可怎么办?

老头子提着把明晃晃的尖刀,上前来撕开吴天德胸口衣裳,嘿嘿冷笑道:“你本来不必死,怪只怪你偷了我的续命八丸,我不杀你,我可怜的孩儿便要死了,现在杀死了你,你也算是做了件功德,下辈子一定可以大富大贵的了。”

吴天德苦笑着商量道:“我……不如这样如何?我自己割开手腕取血给她,这样我不用死,又治了她的病,我是蓝凤凰的好朋友,这点面子你总该给她的吧?”

老头子哈哈一笑道:“蓝凤凰在苗疆做她的五毒教主,我在黄河边上打我的鱼,井水不犯河水,我跟她点头之交而已,就算你是她的亲儿子,今天要救我的女儿,说不得也只好杀了你,腕上取血哪有心头之血有效?”

吴天德叫苦不迭地道:“哪有这回说法?你这说法没有一点科学根据……”他这一着急,竟将前世的词汇都说口来,老头子虽听不懂可也懒得去问他,取了一个盆子放在吴天德胸下,尖刀抵在吴天德的胸口,面目一狞就要刺下,任盈盈在一旁瞧见,脱口喊道:“住手。”

吴天德、祖千秋、老头子三人都是一怔,一齐转头向她望去,任盈盈自也一愣:我这是怎么了?那小子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现在有老头子替我出手,再好不过,刚刚怎么想也不想居然喊了住手?

吴天德眼见尖刀要破膛而入,登时吓出一身冷汗,任盈盈这一叫,老头子这一刀便未刺下来,可是刀尖抵在那儿,实在扣人心弦,他心中紧张,只盯着那把刀子,倒未省起那文弱的小书生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大胆子。

老头子瞪着任盈盈道:“你有什么话说?”任盈盈吃吃地说不上话来,呆了片刻才迟疑着想出个借口道:“我……我想让你把我挪开一些,免得一会儿他身上的血溅到我身上来。”

吴天德听了气得差点儿没晕过去,只听老头子嘿嘿笑道:“不妨事不妨事,他的血宝贵得很,老头子可舍不得浪费,纵然溅出些来也不妨事,待老头子取了他身上的血,就将你们两个丢进黄河,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吴天德眼看他手腕一紧,这一刀又要刺下来,心头一紧,忽地啊呀一声惊叫,脑中灵光一现,想出一个办法来。老头子正要专心去接他的血,被他啊呀一声吓了一跳,没好气地道:“鬼叫什么?再叫连你的哑穴也点了。”

吴天德兴奋得几乎手舞足蹈,笑道:“幸好你没点,哈哈,所以你还有得救,这天底下你人人都可杀得,但是我么,你可万万杀不得呀。”

老头子翻了翻白眼,道:“放屁,难道你是我儿子?我有什么杀不得的。”

吴天德哈哈地笑道:“我可没福气做你儿子,不过……日月神教任大小姐的未婚夫婿今日死在你的家里,不知你以后带着女儿要逃到哪里去才得安生呢。”

“啊?!”吴天德话音一落,老头子吓得手一抖,手中的瓦盆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裂成了两半,只听旁边扑通一声,却是祖千秋自椅子上掉了下来。不止这两人啊了一声,就是任盈盈也同时一声惊叫,差点儿没晕厥过去。

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吴天德坐在地上洋洋得意,左顾右盼,过了好半天祖千秋忽地一跃而起,嘴里叫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你你……圣姑她老人家怎么会看上你这小子,你你你……胡说八道!”他这边说,老头子在一边连连点头,巴不得他说的是真的,不然光是今日这般不敬,若是被圣姑晓得了,这条命也不在了。

这番话也说进任盈盈心里去了,她赞许地瞧了祖千秋一眼,暗想:“这老家伙倒还有些眼光,知道本姑娘瞧不上这个家伙,嗯……回头少让他吃些苦头便是。”

只听老头子也道:“不错,圣姑久居昆仑山大光明顶,一年难得踏足中原几次,你这小子怎么会认识她老人家,你一定是骗我,一定是骗我!”

吴天德一怔,他只当任盈盈一直是住在洛阳的,原来是住在昆仑山,眼珠子转了转,他叹了口气道:“唉,就知道说出来你们不信,所以我才一直不肯说出来。我到中原也没多少日子,在昆仑山我和盈盈偶然相识,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从而私订终身,只是……唉,盈盈这小妮子脸皮太嫩,总是不好意思对人说出来,所以我也懒得张扬。”

祖千秋、老头子、任盈盈三个人都是浑身发抖,祖、老二人心中都暗道:“完了,完了,看来是真的了,教中知道圣姑闺名的也没有几个。我们两个还是前年桑长老无意中说漏了嘴,才知道大小姐的闺名,他竟然知道,那……那一定错不了啦。”

任盈盈听得银牙一咬,心里一声哀叫:“天呀,我的一世清名,都被这混蛋小子毁了”她气得银牙紧咬,恨不得跳起身来给他两个嘴巴,可惜却是身不能动。口虽能言,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吴天德瞧瞧效果不错,心中大乐,于是继续大吹法螺……

第九十六章 吸星大法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三十一章 难兄难弟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九十八章 情蛊连心第一百一十二章 君子无剑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一百零八章 错剑大阵第一百一十九章 五岳大会,六仙齐至第一百零六章 温馨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二十六章 谁中了谁的“奸”计?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五十四章 一网双鱼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六十一章 弯刀战苗刀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一百一十章 无尽的爱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四章 两情相悦第一百一十九章 五岳大会,六仙齐至第九十八章 情蛊连心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六十二章 金山无名、贱惊天下!第二十四章 非烟长大了第十八章 小婿年方四八第十一章 训婿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十八章 小婿年方四八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七十二章 东厂三公,传人汇合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五十八章 佳人开恩放心一觉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二十六章 谁中了谁的“奸”计?第一百零二章 回山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九十章 我被金庸撞了一下腰第一百一十四章 混元碎玉第四十九章 来之不易的先天真气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九十五章 一掌伤了老丈任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三章 返老还童的功夫第二十二章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九十五章 一掌伤了老丈任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八十八章 合章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八十二章 合章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一百二十一章 瞎话第七十二章 东厂三公,传人汇合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一百零七章 令狐传剑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十八章 小婿年方四八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四十九章 来之不易的先天真气第八十八章 合章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一百二十五章 毫无悬念第一章 注入灵魂成功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五十章 疗伤第一百一十二章 君子无剑第五十四章 一网双鱼第一百零一章 未遂第一百二十五章 毫无悬念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
第九十六章 吸星大法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三十一章 难兄难弟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九十八章 情蛊连心第一百一十二章 君子无剑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一百零八章 错剑大阵第一百一十九章 五岳大会,六仙齐至第一百零六章 温馨第一百二十章 直斥其非第二十六章 谁中了谁的“奸”计?第十六章 笑傲江湖曲第五十四章 一网双鱼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六十一章 弯刀战苗刀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八十三章 合章第八十五章 杨莲亭第二十五章 传说中经久不衰的金牌道具第六十三章 两个傻瓜鸣翠柳第一百一十章 无尽的爱第八十七章 天王老子第二十七章 歼寇第四章 两情相悦第一百一十九章 五岳大会,六仙齐至第九十八章 情蛊连心第十三章 刘正风金盆洗手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六十二章 金山无名、贱惊天下!第二十四章 非烟长大了第十八章 小婿年方四八第十一章 训婿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八十六章 合章第十八章 小婿年方四八第九十四章 情蛊上错身第七十二章 东厂三公,传人汇合第七十章 月夜迷踪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五十八章 佳人开恩放心一觉第六十八章 哇咧,东方不败!第四十三章 又是一个大淫贼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五十五章 灵机一动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二十六章 谁中了谁的“奸”计?第一百零二章 回山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九十章 我被金庸撞了一下腰第一百一十四章 混元碎玉第四十九章 来之不易的先天真气第三十章 齐人有福啊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九十五章 一掌伤了老丈任第八十一章 合章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九十七章 吐秘第三章 返老还童的功夫第二十二章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七十四章 恒山初见月,庵门阻成佛第九十五章 一掌伤了老丈任第五十一章 苗家蓝凤凰第八十八章 合章第三十四章 惨不忍睹的一吻定情第七十七章 小尼姑思春第五章 雪夜刺杀第四十一章 白衣胜雪的癞蛤蟆第八十二章 合章第九章 衡山救美第一百二十一章 瞎话第七十二章 东厂三公,传人汇合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六章 美女是这么泡滴第八十四章 雪中情人第一百零七章 令狐传剑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十八章 小婿年方四八第七十六章 借兵泡妞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第二十三章 田伯光三棒打鸳鸯第四十九章 来之不易的先天真气第八十八章 合章第一百零九章 天德不群,各有所悟第三十五章 悟剑第一百二十五章 毫无悬念第一章 注入灵魂成功第四十五章 渡情第十七章 独孤九剑 天得一刀第七十五章 双掌斗三定,单刀劈观音第十四章 教导主任吴天德第五十章 疗伤第一百一十二章 君子无剑第五十四章 一网双鱼第一百零一章 未遂第一百二十五章 毫无悬念第二十一章 鬼丸十兵卫第九十一章 西湖有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