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点头道:“本将虽是储备大将但也不可缩在军后...”

露儿低头说:“露儿晓得,安大哥他们已在战场上杀敌,将军定是寝食难安的。将军只管去,我会照料好自己的。”

露儿依旧那样深明大义!

准备动身时看到军医的儿子,那风姿绝艳的木靓南也收拾了包袱。旁边的军医说:“老身年事已高,将军准许老身还乡吧!小儿靓

南从医五载,技艺日渐精湛,让他做随军大夫吧!”

看着木靓南,又想到战场上那些血污,我说:“战场凶险万分,师父你只这一个儿子...”

军医大方的挥袖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若死在战场之上也是国之精魂,老夫甚慰平生!”

喂!这是你儿子!儿子!不是标榜的勋章!不过我没再多说。毕竟古代男人向来就以齐家治国平天下为终身奋斗目标,我的21世纪正赶上和平年代,如果也是战火连连,一定还是会出现这样一群人的,我们的骨子里就是有这样的气节。

路上耽搁了一日,总算到了前线,耳边是战鼓雷雷,车嘶马鸣,乌压压的人群刀光剑影,不时有人惨叫倒地,大片的红色沙土,触目惊心——这是人间地狱,这是修罗道场!

当我再见到王洋,他正一个人身披铠甲威风凛凛的在人群中厮杀,飞溅的血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地狱里的夜叉!

我不禁冷笑,这样一个人他会在乎你的生死?天真!

身边的木靓南很敬业的的与其他军医一样投入到解救伤兵之中。

不知谁喊了一声:“花将军!是花将军!”

王洋长枪劈了眼前的敌人猛然回首看来,满脸的血污,眼中尽是疲惫,但和我目光相接时闪闪发光!

我则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利用我不顾我的死活,害我多次命悬一线;他害死青锋;间接的又差点害死露儿,这桩桩件件决不能与他干休!

我一步步走进主战场,脚边经过的是一具具的尸体,眼前的场面如果是八年前看到,打死我也不从军,心中被巨大的悲伤笼罩,无论敌友躺在地上的都是生命啊!

21世纪的那些历史总结告诉我们,战争从来都只是输,因为我们是拿生命去换那些所谓的利益,满足少数人的利欲,所以我想到只有杀了前锋首领,才能结束这场战役。 我拿起地上的弓,拔出一具尸体上的箭,手上食指与中指的皮套从未摘下过,我是军中众耳相传的神射手,搭上箭,弓弦被我拉的吱吱响,箭尖指向了敌军的军旗,眯起一只眼瞄准,当看到王洋腹背受敌我还是偏了箭势射了出去!

王洋身边立时倒了两人,不过飞箭顺便在他脸上划了一道血痕,他看了我一眼转身又厮杀起来,那是一种难解的眼神。

我挥走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快步找别的箭。再一次拉了一个满弓,我想此时自己的眼神一定锐利如苍鹰,眼睛扫向敌军,那光着膀子的不是将军也是个副将,“嗖!——”箭飞去,紧接着第二支箭射出,人跌下马,旗幡瞬间倒地!

人群中有人喊:“敌军二皇子殁!”原来那家伙是二皇子啊!

我又飞射一箭,听到胡人惊喊:“驸马爷,驸马爷!”

然后是敌军前锋将军喊:“撤!”

敌军犹如溃散的蚂蚁纷纷丢盔弃甲的往回逃去!

我,立了功。

从马厩里牵了青蒙出来遇见了千雨,我想千雨也一定听说了露儿受伤的事,不过她一个字也没问,只是摸了摸青蒙,我想她也一定知道青锋死了,知道青锋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匹马!

她皱起眉头,那有着我21世纪容颜的脸,看上去真亲切,她说:“听说你今天杀了胡人的二皇子和准驸马?你不怕胡人暗杀?”

我轻笑也学着她的模样摸了摸青蒙,说:“只要不死,我现在没什么好怕的!”

千雨看了我一眼说:“我最近常做一个梦,梦见一种奇怪的图形...”

我打断她的话说:“也许上天正给你暗示回家的时候到了!”

千雨说:“我也这样想,如果我能回去一定会去见你的!”

我点头带青蒙离开。

在溪边给青蒙擦拭身体,青蒙虽然也是千里良驹,却不像他母亲那样骄傲。

我骑得,露儿骑得,千雨也骑得!

天暗下来,渐渐的只能借着天空的银月视物,青蒙似乎已经知道它的母亲死了,第一次给它擦洗它没有玩闹,我心中却伤心不已,给青蒙擦着身体泪水便一滴滴落了下来。

七年前第一次见到它,膘肥体健,一马一人一处就是七年,七年来我亲眼见它生下青蒙,和它一起看青蒙长大,长成为马中翘楚;我们一起看过雪,一起走过水,一起临过敌,它是我的朋友,我的保镖...抱着青蒙的脖子,想起一年前在林中它欢快的朝我奔来,溅起的水花形成一道道彩虹...

青锋,是你太优秀了,太忠诚了吧?!所以玉帝那老家伙嫉妒我,把你收回做天马了!

“叭!——”不知是谁踩断了一根树枝。

“何人?”我警惕的看向身后,月光下王洋静静地看着我,胸中一把火在燃烧,我拉了缰绳打算带青蒙离开,我真怕自己一会忍不住痛扁他一顿,虽然我近身格斗不是他的对手。

他却不识好歹的拦住我,此时他脸上白白净净,只是多了一道血痕,不过仍挡不住身上所散发的男子独有的阳刚之气,再混着周围自然的气息格外吸引人,就因为这个使我更想一脚踢飞他,以为美男计我就会上当?

可是之前不就是栽在他手上?男人,也是可以**的。

我冷眼睨着他,如果不是我背光他一定看得到我眼中正喷着火。

见他不说话也不动,我气急去推他,却被他反手拉进怀里,下一秒就看到他一张放大的脸,微微眯起的眼睛以及唇上骤然附上的温热。

他在吻我?!竟然,真的用美男计?

我挣扎着想离开,他铁臂一伸,左手固住我的腰,右手托着我的脑袋,吻几近残暴。我和他实力太过悬殊,就像战场上,他长枪一伸以一敌八不在话下,而我一旦被围只能束手就擒!所以此刻,当兵六年即使身负武功我也不过像电视上那些弱女子一样任眼前这个男人为所欲为。

在他的掠夺下我的思维渐渐不清晰,空空的脑袋里竟忽然冒出,即使是现代男人这种情景也太过大胆!

我一直处于推拒的状态,在他逐渐消磨下力气用尽,被他吻得因缺氧而昏沉沉的,这就是传说中吻到窒息的感觉?可惜人家是两情相悦,我这是被迫。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给我的感觉倒像个怨夫在惩罚,等他终于惩罚够了才松开我,但仍将我抱在怀里,我听到他的心怦怦的跳着,伏在他肩上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轻颤,终于恢复呼吸的我才发现不知何时身边的青蒙不见了,向周围看去发现已脱离我牵制的青蒙正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而树旁站着的是身形憔悴的露儿!

此时她正用一种小动物受伤后的表情看着这边!露儿一定是看到了,我的心不知沉向何方,第一反应是想挣开王洋的怀抱向她解释,可是解释以后呢?所有的力气被剥离,我没有资格守护露儿,我不想让露儿伤心,可是如果这一次能让她死心,让我不再牵绊她,能让露儿像其他人一样正常的生活,那么王洋你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所以,我没有再推开他,任他就那么抱着!

山间吹进不知名的花香,吹动露儿薄暮般的白纱裙,月光下美丽如仙子。

露儿低了头带着青蒙一步步离开,看着她柔弱的背影我才想起她有伤在身,猛的推开王洋正要去追,汪洋的声音传来:“木兰!”低沉的声音里有着委屈,有着深情,在这样的月下格外动人,他说:“本将想是已然钟情于你!”

我被他一句话震在当场,第一次这么直面的被人告白。

他说:“与你打赌本是想你震慑胡将,谁知你一日在敌营之中我一日不安,谋划中每月一见本不是我王洋,但就是想见你好不好,甚至于每月一见也不安心。见你身形消瘦我不惜放下大将军之尊亲身向露儿那丫头讨教厨艺!古人训,君子远庖厨!本将堂堂男儿为了你的口腹之欲竟亲自下厨,为恐遭人耻笑,只能趁夜间做。木兰,你能否回应我的情?”

听到如此优秀的男人的告白,看到一向杀敌千人不皱眉的王洋将军此时谨慎的眼神以及红极的面颊,我竟然忘记恨他,胸间充斥着慢慢的甜蜜!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也是个**熏心的人!

想到露儿,想到青锋我伸手去拧他,听他发出:“嘶嘶!——”的疼痛声又忍不住心疼的松手。

他见我松了手有伸手来拉,大大的粗糙的手掌包覆住我的手,他仔细看着说:“你中埋伏我军正被人攻打,我王洋并不是不顾你的死活,而是实在分身乏术不及救你!见你又好端端回来,你可知我有多欢喜?也正因如此,我怀疑军中有奸细,不然怎会如此凑巧,你被围我军被攻?”

“那,会是何人?”我问。

王洋摇头道:“不知!不过,他会很快露出马脚的。”

说完他拉起我的手说:“走!将士们等你我庆功呢!”

我与王洋坐在席间,因为刚到就被人罚了三大碗,后来不时又有人来敬酒,周围人大多也已有三分醉。以前我怕自己醉了会被人发现是个女儿身,所以通常都会留一丝清醒,但今天听了王洋的表白拥有了到手的幸福我飘飘然忘了顾忌。

八分醉时朦胧中见露儿抱了坛子靠过来,她在我身边蹲下,我拉了她的手问:“伤...可...好些了?”

露儿挣脱手,冲我嫣然一笑为我斟满了酒碗,然后又到王洋面前同样倒了一碗,我见她又要倒拉住她的手说:“这...些...个事情...让...他们...来!”

露儿笑着倒满一碗酒,端平到我眼前说:“露儿承蒙花将军照顾多时,这碗酒敬花将军!”

见她要喝我伸手一把拉住,微怒道:“身上...还有...伤,不许...喝!”

露儿依旧冲我笑固执的端着酒,王洋劝道:“一碗也无妨!”

我松了手,露儿看了一眼王洋端起酒一饮而尽,不知是不是我醉眼看错,露儿喝酒时好像眼角含泪。

我见露儿喝光也将碗中酒饮尽!只是这一碗酒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眼前的景物全模糊起来,只有耳边听到露儿说:“这碗敬王将军!将军神勇,望将军日后多多照顾花将军!”

剩下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只有安敬奥说:“花将军好似醉了,来人!送将军回营帐休息!”

半夜听到有人在我床前哭,还说了很多话,不过我一句没听清。还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梦到我和王洋在21世纪举行了婚礼,很奇怪的婚礼,我一身婚纱,王洋却一身戎装,大概是我自己也想象不出王洋穿西装的样子吧!明明在教堂结婚却莫名冲进来一批胡人,然后王洋就抽出腰间佩剑杀了过去,我提着婚纱在马路上追,却找不到我的新郎,这梦没头没尾却莫名让人心酸......

早上被鸟儿的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觉得头异常的疼,才想起昨晚饮了太多的酒。

叫了人给我打水洗脸,清凉的泉水稍稍缓解了一下头痛。

“啊!——”突然听到隔壁营帐中传来女人的尖叫声,我一开始没在意,以为又是千雨那丫头,她总是一惊一乍的。

但随即想起那尖叫声分明是露儿的声音。

我顺手拿了义父赠的剑冲了出去,大太阳下已经有几个人进了隔壁营帐,我也快步走进去!

进入营帐看到的一切让我感到脑袋上方像炸了一个霹雳,我愣在原地,大脑无法运转。只见床上坐着头发凌乱,抱着被角,一条雪白犹如莲娃的手臂露在外面,独自哭泣的露儿;而床下站着衣衫不整满脸惊慌脸色惨白的王洋!

在场的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在他们眼中是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上床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被两个在乎的人同时背叛了!

想起《仙一》里阿奴的话,我套用一下来表述现在的状况:我的女人和我的男人背着我上床了!

这种感觉像被人扇耳光,还是两个!扇的我头重脚轻!

在我的心里,他们都是极美的人,为什么明明两个看起来那么纯洁完美的人做出的事情这么让人恶心?

想到露儿敬酒时的表情、话语,我知道事情并不单纯,可却无力追究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了露儿一眼,然后木然走出营帐。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这一切,只觉得刚刚那一幕不是真的!

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六章
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