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所谓三生(上)

知道了玉坠的重要,细君开心的合不拢嘴,暮橙却又道出心中的疑惑一个:“老伯,玉坠离了你家少主的手,你如何确定谁是玉坠的主人?别跟我说气质!”想起这老头原先说他气质不像就来气,他堂堂说书名人洪公的徒弟在江湖很受欢迎的好不好!敢说他没气质,哼!

山羊胡的老伯捻须笑道:“这个嘛,少主早就有吩咐,他的扇坠给了江都郡主,莫慌,老朽遵从少主的命令,不会透露郡主的行踪的!”细君和暮橙这才安了心,暮橙又道:“那你如何确定来到店里的就是江都郡主呢?”

老伯答道:“少主给阮家名下的所有店铺都发了江都郡主的画像,所以老朽认得郡主的模样!”

细君听到此又惊又怒:“该死的,又是画像!我这辈子再也不画像了!”

“哈哈……”老伯看着细君气怒的模样不由大笑,“老朽知道郡主远走江湖,多少跟画像有些关系,但凡事都有两面,郡主不能只看到坏的那一面。这画像曾给公主惹来祸事,今日却带来了好事不是么?郡主细想,若老朽没有见过郡主的画像,今日这位小哥贸然拿了玉坠来当铺,老朽必会以为玉坠是他盗来的!顺藤摸瓜,说不定郡主又会有牢狱之灾了!可见,画像并不是完全给郡主惹祸的。”

细君沉吟不语,似在思索老伯话中的深意,暮橙却揪住老伯话中的假设不放:“什么叫玉坠是我盗来的?!我张了一张贼脸么?”

老伯笑:“小哥误会了,小哥一表人才,怎会像贼?老朽只是假设而已。呵呵……”暮橙又瞪他一眼才罢休,众人都笑起来,连秦忠也笑了。

老伯又道:“郡主即到了锦城,不如就住到寒舍吧!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是方便老朽招待,万一有事也好照应,总比住在客栈强!”

话未完,暮橙就凑上去说:“我看你这老头是怕花钱吧!我家郡主还没用过玉坠呢,你就怕

阮家亏本了?这么急的想我们住你家好省钱啊?!”

老伯眯着眼道:“小哥要这么认为老朽也没办法,但老朽却是是为了郡主的安全考虑,并不是在乎银子!”

细君道:“多谢老伯!住客栈毕竟不方便,暮橙,我们就搬去老伯家住吧!”

细君开口了,暮橙当然不敢有反对的意见:“是,一切听郡主的!”

细君又转向老伯:“还要麻烦老伯一件事。”说着拉过秦忠,“这位小兄弟老伯可认得?”

老伯捻须叹道:“唉,苦命是孩子啊!老朽认得,他家在年前遭遇灭顶之灾,官府道现在也没查出凶手。这孩子也够苦了!”

细君道:“他从前是会说话的,自从变故发生后就开不了口了,他一直没有瞧过郎中,我想请老伯帮忙寻一位医术高明的郎中来给他瞧瞧,看看是否还有再开口说话的希望。”

老伯道:“郡主吩咐,老朽必尽心去做!”

“多谢了!”细君带着侵害总对老伯施礼,老伯忙闪身推辞。

如此,细君三人便搬到存宝堂后院住了,因老伯说三月三锦城有桃花会,大家可以一起去看看热闹,细君好久没有遇到这么热闹的事情了,当然要留到时候去凑凑热闹,众人便安心住了。

虽然老伯连续请了郎中来给秦忠看病,但是没有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郎中们都说秦忠咽喉没问题,舌头没问题,到底为什么突然不能说话了,谁也查不出来,更别说开药方子了。

老伯看着细君泄气,捻着他的山羊胡须道:“郡主可听说过江湖游医沈允皓?听闻此人医术甚是高明,或许他可以治好着孩子的病。只是,沈郎中行踪不定,我们无法找到他。”

暮橙瞪他道:“说了跟没说不是一样嘛!我们当然知道他的大名,而且还知道他是当今皇宫里挂职太医!”

老伯惊道:“原来沈郎

中还是皇宫里太医!可惜,郡主不能暴露身份,不然写封信回去问问就知道了。”

细君道:“这个倒不必,我早想到沈太医能治秦忠的病,只是眼下恐怕他还在宫里,想也是白想。”沉吟一下又道,“清兰跟我说过,她和沈太医原本是计划去青州的,半路被急诏回宫,现在母后已不在了,沈太医也该重回江湖了,只是不知他们还会不会去青州。”

暮橙道:“这样吧,这件事交给我,我来调查沈太医的行踪。郡主不必再为此事忧心了,明日便是三月三了,郡主好好的玩上一日,散散心中的不快!”

细君浅笑着点头,伸手拍拍秦忠,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秦忠对着细君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那意思便是不必担心我!

三月三,春花烂漫,锦城被一片粉嫩的桃色覆盖,只不过几日的暖阳,城内城外的桃花便灿烂的开了满树,坐在城外的山上看向城里,满目的粉红色,如天边绚丽的云霞,又似天然的绸缎穿梭在古城灰瓦间,怪不得要叫锦城了,果真名符其实!

“哎呀,那画上的女子活过来了!”细君欣赏景色的神思被一声惊叫打破,寻声望去,却是不知何时,暮橙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引了许多人在身周说起书来了。细听去,正是初见那日,他讲的哑巴书生与郡守小姐的故事。细君这才想起自己当初想追着问着故事的完整结局呢,便起身拍拍衣服向暮橙走去。

暮橙虽说着故事,眼睛却始终注意着细君的动静,此刻围绕在他身边莺莺燕燕居多,听他说到:“那郡主便问书生‘公子之前可曾见过小女?’书生抬起手颤抖着在纸上写道:未曾。”莺莺燕燕们皆抚着心口吸气,原来不是一对姻缘,心中都在惋惜不已。

碧野芳草,绚烂的天幕下,暮橙的声音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化而变化,时而扮郡守的官腔,时而述书生的神秘,那故事再一次在细君展开。

(本章完)

楔子(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三)宫宴献舞(十九)皇后中毒(九)又见“蜈蚣”(三)暗卫暮烟(三十四)我是为她(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六)古关悲笳(三)暗卫暮烟(十四)非你莫属(六)梨花虚言(八)谷主回谷(十五)练剑风波(十一)比试(上)(二十一)红狐(一)大火之后(三十六)夜袭辽州(七)花名将离(下)(二十三)流水无情(十六)阮家药铺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七)坦言(八)燕啄花间(二十三)冬雪(三十)人选风波(三)和亲路上(下)(十)长记洛阳春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五)细君受伤(十六)阮家药铺(二十)中秋宴(二十七)决计回宫(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二)比试(下)(十一)莫名其妙楔子(十四)北上幽燕(四)三遇灵鸽(十八)抉择(二十)踏雪寻踪(十七)初遇清兰(三)和亲路上(下)(十一)雨夜倾诉(下)(十七)云子闲敲(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六)古关悲笳(四)初游上苑(三十八)苏家覆灭(二十六)一同出谷(二)顺势而行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六)古关悲笳(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十一)莫名其妙(二十)证人重现(三十二)所谓三生(下)番外 苏扬(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一)无功而返(二十九)玁狁使团(三十四)江湖太医(十六)追女秘笈(六)梨花虚言(二)勤武苑初见(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五)茶楼听书(一)惊天消息(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十一)无功而返番外 红狐之祸(十九)皇后中毒楔子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五)出征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八)计划(八)到访(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三)宫宴献舞(九)名正言顺(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六)阮家药铺(二十八)半途而废(六)梨花虚言(十六)阮家药铺(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大义灭亲(十六)母女(二十七)郴山飞絮(十六)追女秘笈(七)流苏呈雪(四)三遇灵鸽
楔子(二十四)为君远走(二十一)白跑一趟(三十二)重临康州(二十九)玁狁使团(十三)宫宴献舞(十九)皇后中毒(九)又见“蜈蚣”(三)暗卫暮烟(三十四)我是为她(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六)古关悲笳(三)暗卫暮烟(十四)非你莫属(六)梨花虚言(八)谷主回谷(十五)练剑风波(十一)比试(上)(二十一)红狐(一)大火之后(三十六)夜袭辽州(七)花名将离(下)(二十三)流水无情(十六)阮家药铺番外 情深不寿(二十七)坦言(八)燕啄花间(二十三)冬雪(三十)人选风波(三)和亲路上(下)(十)长记洛阳春番外 帝王将相的博弈(五)细君受伤(十六)阮家药铺(二十)中秋宴(二十七)决计回宫(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二)比试(下)(十一)莫名其妙楔子(十四)北上幽燕(四)三遇灵鸽(十八)抉择(二十)踏雪寻踪(十七)初遇清兰(三)和亲路上(下)(十一)雨夜倾诉(下)(十七)云子闲敲(二十七)决计回宫(十六)古关悲笳(四)初游上苑(三十八)苏家覆灭(二十六)一同出谷(二)顺势而行番外 妙手难回春(十六)古关悲笳(三十二)所谓三生(下)(十一)莫名其妙(二十)证人重现(三十二)所谓三生(下)番外 苏扬(十七)初遇清兰(二十一)无功而返(二十九)玁狁使团(三十四)江湖太医(十六)追女秘笈(六)梨花虚言(二)勤武苑初见(二十七)决计回宫(二十五)茶楼听书(一)惊天消息(三十二)所谓三生(下)(二十一)无功而返番外 红狐之祸(十九)皇后中毒楔子番外 妙手难回春(二十六)原是暮橙(二十五)出征番外 红狐之祸(二十八)计划(八)到访(三十三)姑娘如花(十三)宫宴献舞(九)名正言顺(十二)京畿三百里(十一)从别后,忆相逢(十六)阮家药铺(二十八)半途而废(六)梨花虚言(十六)阮家药铺(二十八)签定今生(二十四)为君远走番外 大义灭亲(十六)母女(二十七)郴山飞絮(十六)追女秘笈(七)流苏呈雪(四)三遇灵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