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

苏向南循声望去,只见一艘大船从崇山峻岭中驶来,其他渔船和他相比好似祖孙之别。虽是感叹它的巨大心中却不以为然,昔日生活的地方比这大的船不知有多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却也不好意思扫了他的兴,随便夸了两句便又继续埋头。江昱见他这副模样,嘴中轻哼一句,崛起小嘴不再理睬他,心中却是美滋滋的想着,这么大的船,也不知道是去哪里的,要是有机会一定要上去参观一番。

夜幕将至,落日余晖洒进黎江。渔船靠岸,飞鸟回巢,半边银月斜于天空。那艘大船停在了紫夷山山脚下黎江江畔,也不知是过客还是终人。

“总算是弄的差不多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试飞一下。”苏向南看着手中的杰作欢喜不已,整个脸好似这漫山的野花,开的分外妖娆。

江昱见不得他这副模样,心中不信,就这堆烂木头可以让人飞上天?可又忍不住好奇,若非天色已晚,定要叫苏向南尝试一番不行。

苏向南瞧着江昱不在意又在意的模样,心中有些得意。虽然自己现在尚没有资格修习武艺,更别提御灵,但是凭借远胜于现在世界的科学知识,他相信终有一天会求得庄主同意,准许自己修炼武功。一时间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仿佛看到一条辉煌大道铺在脚底下,真想高歌一曲抒发下自己的感情。

高兴归高兴,两人还是要回山庄的。用枯枝把这个秘密藏好,相约明日一早再过来,说说笑笑,肩带月色而归。

第二日,还未用早饭,两人就按耐不住跑了出来。严林和柳三郎打开大门,未加阻拦,知晓两人有分寸,断不会叫家人担心。

旭日东升,万物生长,上山晨练之人俱都下山,两个半大孩子穿梭其中,亦自有一番生气。不时有相熟之人打招呼,苏向南笑着一一回应。为了弄清所处环境,他可是初来异世便上山下山窜,早已结识不少村民。江昱看的稀奇,心中不禁又升起一股妒意,低着头想着,到底我是天河名人还是他是。

“哗啷啷”一不留意不想竟撞在一上山男子身上,身上金铃随之一阵乱响。

那男子四十开外,面容消瘦,神色冷漠,左脸有一刀疤,从脸颊直到耳根,显得狰狞恐怖。望了江昱一眼,这一眼却叫江昱如坠冰窖,明明春日在,却似立于冬。予人冷酷无情的印象,亦有一番震慑之力。江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哆嗦道:“对……对不起,只顾着走路没有注意大叔。您……没事吧?”

男子拍了拍衣衫,倏的左嘴角扬起,牵扯着刀疤蠕动,眼中透着深邃的寒冷,一股近乎嘶哑的嗓音问道:“前面可是望江山庄?”

“嗯,一直走就到了。”江昱也不知怎的,不待思考就说了出来。

苏向南一见此人心中便不喜,只觉得一股寒气袭来,让人浑身的不自在。己方冲撞人在前,却不好不予理睬。拉起江昱,不耐烦的嚷道:“走啦!走啦!都几时了。”说着两人就继续下山。也未曾在意刀疤男子脸色变幻莫测的神情,以及他的喃喃低语:“望江山庄,踏春图!”

春风剪开道路,燕儿亮起绿灯。两人蹦蹦跳跳来到昨天藏掩的地方,兴奋地拨开乱枝。

江昱心中是三分好奇七分惊喜。今日有可能飞翔长空,完成多年夙愿,只觉得空气都变得不一般,处处透着清新。瞧苏向南调试连接的鱼线,耐心的在一旁等待。

“向南,你脸色为何这么难看?难道……这个东西有问题?”见苏向南突然面色土灰,惶急之下,江昱不免有些多想。

苏向南两手一摊,无奈叹道:“东西没有问题。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快说。”江昱猛的抓住他的双臂用力摇晃起来。

苏向南瞧见他的模样,暗骂自己疏忽,苦涩地说道:“咱们在这里试飞?附近都是山石,没有跑道,如何起飞?即使飞起来了又在哪里降落?如果有意外摔下去,那可是会粉身碎骨的。当初造的时候只觉得此处幽静,没有外人会打扰。现在看来这真的是作茧自缚,这么多天算是白忙活了。唉,块头这么大,带下山也不容易。”

江昱听后心中一阵郁闷,不禁埋怨道:“当初你信誓旦旦同我说,有一物可叫我云翔天空,现在却道不行,你莫不是诓我,只为出来同你玩耍?”心中又怨又恨,想到这几日的期盼,眼眶都红了。

“怎么会!”苏向南看见江昱神情,暗叫糟糕,万不可得罪这个小祖宗。急忙给自己辩解道:“这个东西是真的可以飞,我在我老家见过才敢拿出来。确实因为场地原因,不便飞行。下次在山脚再做一个,我保证你可以飞上天。真的,你要相信我。”

“还说不是诓我!”听此江昱彻底怒了,用力推了苏向南一把,吼道,“你明明说自己记不得前事,又怎会想起老家是不是有这东西。是了,是我太傻,现在才想明白。苏向南你太过分了,我以后再不理你。”说着,眼泪就要流下来,一副娇气模样,转身就欲跑开。

苏向南连忙伸手拦住,赔笑道:“怎么会,我怎敢欺骗我的三少爷呢!我隐隐约约还是有些印象的,的确是这样制作。待过些时日我在山脚再制作一架,那时还望三少爷多提提意见!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能做成那就肯定能做成。”他可不敢惹恼江昱,这可是他现在的上司,为了目标一定要哄好才行。

寻思江昱怕不是真的生气了,低声媚道,“飞不上天咱们就下海,昨日你不是对江畔那艘大船有兴趣!反正左右无事,我陪你去瞧瞧如何?”

江昱心中有一些驿动,扭头不理他,却是向着山下走去,苏向南笑嘻嘻的跟着。

江昱这小孩看起来挺和善其实最难搞,虽然已经十二岁,却自小蜜罐中长大。上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家中对他宠爱非常,一不顺心便要流泪,混不似个男子汉。苏向南最怕惹他哭。好在江昱也不是纨绔子弟,知晓自己有些娇气,转头便把那些不愉快忘的干净,待人有礼真诚,让人真是哭笑不得。

刚刚的拌嘴,苏向南知他没放在心上,陪他玩会儿便算揭过,遂不担心。春日暖阳照的人心里舒服的紧,什么不愉快转头就忘。

江昱和苏向南一路小跑下山,沿着河岸向天河城方向走去。只听的一阵轻柔婉转的声音远远飘来“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两人只觉得好听,并未放在心上。

天河城坐落在紫夷山南麓,黎江便在天河城边。

远远就瞧见一艘大船停在江畔,岸边围着一群人指指点点。山上望船时,只觉得它比其他船只大不少,现在才晓得此船的雄伟。人立在船前渺小如蝼蚁。苏向南心中亦是一叹,这船看上去真像一个移动的山庄。

船长四十丈,宽十丈,甲板上楼起五层,高达十二丈,竖有五桅帆。也不知是哪家人如此富有,竟能造出如此大船。

江昱双眼呆滞,嘴角溢津,目光紧锁大船。

“不要再露出这种神情,让别人瞧见把咱们当乡巴佬儿了。”苏向南不满江昱的痴呆状,皱着眉悄声提醒道,“好歹你也是望江山庄三少爷,怎么说也是天河名人,就这么一条船,就把你惊住了。”

溜光四顾,好在附近人们都只注意大船,并未注意到这位名满天河的小公子。

江昱惊诧的转头看着苏向南,那表情似再说你还是不是人,咽了一口吐沫道:“你你你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苏向南瞥了瞥嘴,道:“三少爷这是考我?这不是船吗!”心中琢磨,莫不是江昱看见此船惊讶的失了魂魄,怎会问出如此幼稚的问题,这不是船难不成还成了别的?扭头又看了看,的确是船,不是别的。

江昱摇了摇头,背起手,扬头踱步笑道:“这当然是船,只是它却并非一般的船。其实,称它为‘艨艟’更为妥当,乃朝廷水师所有,用于水军航海作战之用。儿时随父亲去过一次崇明岛,远远的瞧见一些,却都没有这艘此般巨大。瞧着两边船舷都有洞口,想来是发射火炮的地方。”

心中欣喜,想不到也有苏向南不甚了解的事情,更加卖弄起来“这应该是近几年才造好的‘五骨龙舰’,听说只出了五艘,分别命名为‘威海’、‘远洋’、‘扫寇’、‘破虏’、‘镇天’。也不知道这艘是其中哪支,上面也没刻上名字。”

苏向南第一次听闻,不禁又从新打量一番。船舰上果然站着一排士兵,起始以为是护运货位的,现在看来自己想歪了。首舷刻有龙头,尾舷雕有龙尾,侧板皆描有龙鳞,却非一般人家可享有。心中忽的一动,问道:“这类军舰应行驶海边才对,缘何跑到内陆来?”

江昱凝思片刻也答不出来,只好说道:“大概有什么军务吧!大武朝并没有多少海战,偶尔进内陆行驶一番,也不足为奇。不要管这些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你我这种小老百姓该关心的,咱们顺着河岸多看看,能瞧到它的机会可不多。”说完独自沿着岸边走去。眼中震撼之色不减,嘴中喃喃道:“要是我江家运行也能用这种船多好,不仅能多运货物,还能震撼一番宵小。”

苏向南紧紧跟着,内心却颇不以为然。他可不认为这件事情和老百姓无关,平白无故的跑来一艘军舰可能吗?好歹他也是在社会摸爬滚打两三年,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未曾听说附近有流寇踪迹,也没有看见需要大批运输物资的地方。这事儿透着蹊跷,让人琢磨不透。

“向南你快点,去瞅瞅船尾。咱们还要早点回去呢!等下给秀儿买点胭脂水粉,看这小丫头还对本少爷调皮不。”江昱见苏向南低头不语,不管他心中所想拉起人就走。

苏向南叹了口气,暗道,算啦!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多想无益。想起江昱刚刚说的话,又不禁莞尔。这小子刚满十二岁,便有心调戏身边的小丫头,真叫人汗颜。想想自己懵懂的初中生涯,好叫人羡慕嫉妒恨。

天空忽的一暗,一个黑影跃到二人跟前,两人俱是吓了一跳。只听得一个声音急道:“三少爷快跑!”苏向南一惊,这声音他太熟悉了。的确,能不熟悉吗,刚刚不久两人还和他打过招呼,这人正是望江山庄看门大汉——严林。

严林此刻脸色苍白,毫无红润,好似大病之人。苏向南乍见,心中便是一紧,颤道:“严伯,你……这是怎么了?”

严林鼠目无神,好似没听到他所问之话,只是不停的大喘气。嘴中不停说道:“快……跑,快……跑!”仿佛从山上下来耗尽他所有体力。

江昱心中惶急,实不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严伯卖力下山。两人心中疑虑不散,只得蹲下扶着严林,不停的给他捋气,望他等下醒转,说的明白。

“你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快跟我回山庄,庄主在找你们!”一个醇厚的声音喊道。

苏向南扭头望去,来人乃是望江山庄四大供奉之一的宋点清。这,这到底是怎么了,先是严林后是他来。一个叫赶紧走,一个却说回山庄,让人一头雾水。

山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严林听到声音,鼠目立即亮起一束精光,猛的推了江昱一把,吼道:“少爷,快跑!”说完这一句,口中兀的喷出一口鲜血,身子立即就软了下来。

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
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