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

“我便答应了,我知道那是师傅的愿望。梅花派先师曾是屹屿峰的主人,门派中藏有一本心法的下卷,而这个东西,师傅很想得到。从此,我就从屹屿峰门人变成了梅花派门人。”

苏向南惊道:“水三娘说的师兄,该不会就是你吧?”

杜天回头望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回答,只是继续幽幽的说道:“梅花派掌门的女儿总是缠着我,我觉得很烦,于是总想法避开。有次,她又来寻我,我实在提不起精神应对,就上了与屹屿峰相对的齐兴峰。没有想到,在那里我竟听到了一阵笛声。我认得那个,那是小师妹吹的。你知道我当时多么高兴吗?我以为我会和小师妹很长时间见不到面,不曾想竟然可以听到她的笛声。”

杜天依旧望着黎江,仿佛那就是他的小师妹一般。眼光开始变得柔和与迷离,只是那样看着。

щщщ ▪тt kдn ▪CO

“从那日起,我便常常上去,只为了能够听到小师妹的笛声,以解我相似之苦。后来,我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可以弹琴来和师妹的笛声相呼应。于是,我便开始每日坐在齐兴峰上弹琴,哪怕那个女人总是缠着我,我也不再介意了。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突然,有一天那个笛声没有响起,我有些焦躁,不知道小师妹怎么了。更可怕的是,连续几天笛声都没有出现。我开始焦虑,开始暴躁不安。”

看着杜天即使是现在想起依旧焦躁的样子,不难想象出当时的他是多么的想知道小师妹的情况。苏向南心中一叹,因为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焦虑和暴躁。是不是注定了,所有喜欢音乐的男人都要被感情所牵绊。因为音乐让他们对感情更加的敏感。

杜天道:“就在这时,笛声又出现了。然而,它响的却是无比的悲凉。笛声本是清脆悦耳,那日却叫人听的心伤。后来,它再也没有出现过。我心慌了,不知道小师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个夜晚,趁着大家都睡觉的时候,我又登上了屹屿峰。这是我阔别五年后第一次登上来。我找到了师傅,问他小师妹怎么了。他跟我说,小师妹要嫁人了,嫁的便是屹屿峰掌门的爱徒。当时,我便怒了,我质问师傅,他的承诺呢?他怎么可以把小师妹轻易的嫁给别人!师傅说,你只要拿来那本心法的下半卷,我还会将小师妹嫁给我。”

苏向南不信,那个师傅肯定是在骗他,掌门爱徒岂是轻易可推辞的。但是对于杜天来说,这无意是天籁。

杜天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只是望着黎江,望着黎江消失的地方,说道:“我高兴的回到了梅花派,却又开始头疼。那部心法的下半卷,我只是听过,可从来没有见过,这叫我如何去找呢?也就在这个时候,梅花派掌门对我说,只要我娶了他女儿,我就可以做梅花派的掌门!我没有思索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只要做了掌门,那心法的下半卷肯定会传给我。我终于成了掌门,当我拿着东西去找师傅时,却发现,小师妹已经和别人成亲了,对象正是屹屿峰的掌门爱徒。”

“心爱的女人成了别人的老婆,这个滋味很难受,的确很难受。”苏向南喃喃低语,似乎是在和杜天说,也似乎是在和自己说。

杜天紧紧地握住拳头,脸上的青筋因为愤怒而显得狰狞。说道:“我跑到了小师妹的住处,强行要带她离开,她却只是流着泪摇头,不肯和我走。我终于看见了那个人,那个掌门爱徒。他见我和小师妹拉拉扯扯,怒问我的来历,我岂会理他。只是不停地问为什么,小师妹什么也不说。那掌门爱徒,便使剑向我刺来。我本就恨他横刀夺爱,立马就和他打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

也不知杜天想到了什么,突然间泪就掉了下来,他努力控制着情绪,让自己能够平静一些。待了片刻,接着道:“我师妹不想我们这样打下去,就上来劝阻。没想到……没想到,那人竟失手杀了她!”

苏向南没有想到,杜天竟然会有如此痛苦的过往,怪不得他的琴音总是含着忧伤。

杜天抽搐了几下鼻子,哽咽道:“师妹,不停地对我说‘快走,快走!’。我知道,他是怕我被屹屿峰的人给杀了。可是,我怎么能,怎么能就这样逃走了呢?那人似乎吓傻了,扔下剑,坐在地上只是摇着头。小师妹不断推着我。我明白,我真的不能在停留下去,因为我已经听到有人过来的声音。我忍痛丢下她一个人在那里,然后就跳出窗外跑了。”

江昱和江振海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也不知是在伤怀望江山庄,还是也被杜天的故事给吸引。

杜天叹了口气,目光始终不曾离开黎江。神情透着深深的悲伤和痛苦。他知道,是他,都因为他,小师妹才死了。假如自己那天没有上屹屿峰,也许小师妹也不会死,他深深的自责。哪怕是多年后的今天,他也忘记不了自己的罪孽。

人生痛苦有很多种,唯有情字最让人难以释怀,无乱是亲情、友情亦或是爱情。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他们是有感情的。他们会因为感情或喜或悲,或怒或哀。正因为如此,人才是人,人才更有活着的味道!

过了半响,杜天复有说道:“小师妹终究还是去了,屹屿峰对外宣称是我下的手。于是他们便杀上了梅花派!”

苏向南叹道:“原来水三娘也是个可怜之人,竟然替你背了黑锅。”

杜天续道:“她?你觉得她可怜?不,她一点也不可怜。她和我结婚半年来,脾气越来越暴躁,对我不是打就是骂。在她看来,这个掌门是他爹给的,我本就应该迁就她,听她的。你知道小师妹为什么决定要嫁给掌门爱徒吗?”

苏向南没有言语,他已经猜到了一种可能。

杜天凄凉的一笑,道:“她每日陪我在山上弹琴,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想来她也猜透了我的心事!正是因为如此,她偷偷的去找了我的小师妹。说,我和她是如何如何的要好,甚至已经私定终身,叫小师妹死了那份心吧!”

“哈哈哈哈……”杜天一声长笑,好似要把这些都宣泄出去一样。说道:“原来竟会是这样。她一直瞒着我,直到有一次我和她又吵了起来。她胡乱骂了一通,失言说了出来。你知道我当时的感觉吗?我真是恨不得杀了她!”

“后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屹屿峰便杀了过来。梅花派死的死,逃的逃。我也就过上了四处飘泊的生活,直到遇到庄主!”

杜天说到这里,才回过头来看他们。他的眼睛很红,那段忘事估计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

杜天叹道:“庄主,我一直都很尊敬你,感激你。我来到山庄七年,受你照顾颇多,我一直记在心里,不敢相忘。”

“五年前,水三娘也来到了山庄。她的样子变化好多,也许受了很多苦吧!我们装作互不相识的样子活着,其实,我们都是想忘掉对方罢了!”

“有一天,我对着黎江弹琴。她过来找我说话,忆起往昔,讲着她这么多年来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希望我可以帮她活的更好一些。”

“我才知道,她离开梅花派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她总是去勾引一些门派高层来骗取秘籍,不是被这个人追杀,便是被那个人追杀。我才知道,原来她也想杀上屹屿峰!她骗秘籍就是想学到更高深的武功。”

苏向南心中一动,难道水三娘真的和庄主有过一腿?要不然,她为何在望江山庄待了五年。

杜天继续说道:“我和她一拍即合,因为,我也想杀上屹屿峰。我们没日没夜的修炼江家心法,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同庄主一样。可是,我们无意中才知道,原来我们修习的只不过是改良过的一般心法罢了。和庄主修炼的心法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苏向南静静地在那里听着,心中早已翻起了涛天碧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杜天看着江振海依旧平静的脸色,心中一叹,悠悠道:“我知道,庄主有庄主的立场,对于这件事情无可厚非。我们依旧每日练习着,虽然他给我们提供的动力已经不大了。就在前几天,水三娘突然跟我说,宋点清似乎在谋划什么事情。具体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对望江山庄而来的。我们两个便留了心眼,今天早上看他在厨房晃悠,我们就没有吃早饭。”

“果然,饭里面有问题!我们两个假装被击昏,倒在地上,就是想看看到底因为什么事情!没有想到,果然是个大秘密!”

苏向南问道:“水三娘动手的时候,你没有出手,是不是就是想,像现在一样坐收渔翁之利!”不待杜天回答,又自顾自说道:“是了,你本就恨极了水三娘,虽然因为暂时的利益而捆绑在一起,终究是要分道扬镳的。而这个‘分’,结果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杜天笑了笑,叹道:“果真,还是向南了解我。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你真的只有十三岁吗?为什么我总感觉你站在我面前,却好像一个同龄人一样。是不是也有着很多故事。”

苏向南一愣,没有想到杜天会如此一说。

江昱忽然问道:“我娘,是你杀的还是她杀的?”

杜天长叹一声,说道:“三少爷,为什么一定要问这个问题。咱们至少还要待一段时间,我不想破坏这种关系。”

这种回答,也是一种回答,因为,它已经说出了答案。

江昱没有再闹,几经波折,已经耗尽了他所有力气。他只是望着杜天,用着那双眼睛,那双空洞却散发着恨的眼睛。

杜天没有看他,向着江振海问道:“庄主,也不必做无谓的挣扎了。还是交出《踏春图》来吧!”

春风拂面,本是让人心暖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却总叫人感觉到寒冷。几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他们在等,等一个宣判他们结果的东西。无论,这个结果什么,总归是一个交待,一个结束。

过了好一会儿,也许很长,也许很短。江振海终于开口道:“跟我来书房!”

这一声,无比的沉重。

说这话,江振海一点也没有喘。也许,这么半天的功夫,只为了积攒力气说这么一句吧!

杜天终于露出了笑容,这是从他出现到现在,第一次露出真正的笑容。这个笑容很美,仿佛几年来是第一次绽放,陶醉了这片树,陶醉了这丛草,陶醉了这个春天。

杜天笑着对苏向南说道:“你去搀着江昱,我来搀着庄主。”

这话说的好自然,就像平时一样,再平常不过。

然而,苏向南莫名的心中一冷。他知道,做决定的时候到了。他是选择望江山庄,还是选择杜天。他马上就要说出来,而且,说出来后绝不能再反悔。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还是我来搀扶他们吧,这些事情,哪里敢劳驾杜供奉呢!”

平淡而不失尊敬,两个人的距离终究还是划分开来。

杜天似乎也不在意,好像这个答案和他想的一样,平静说道:“好!”

又回到了望江山庄,这是今天第三次经过望江山庄的大门。风景依旧在,心情却不同。也不知这大门是否也和他们一样,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琉璃瓦上的尘土被风刮的相当的光滑,仿佛能折射出这蔚蓝的天空。风起叶落,一叶划过窗台,对屋中的人只是轻轻一瞥,便落在了尘土中。

杜天心中有些紧张,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不知庄主,把《踏春图》放到了哪里?”

江振海坐在藤椅上,眼睛看着书桌上的文房四宝,平静的就像一汪死水。嘴中问道:“你真的一定要得到《踏春图》?”

杜天脸色稍有愧色,但想起自己所做之事,便道:“有些事,做了就不能后悔。还请庄主说出来吧!”

江振海微微一叹,片刻之后,方才木纳地说道:“你去转动右面书架第二排左起第三部书。”

杜天没有动,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他。江振海眼睛轻轻地向上一转,平静地说道:“你怀疑这是个陷阱?”

杜天不答。

江振海深吸一口气,对着苏向南说道:“你去!”

苏向南心中一冷,自己还真是别人的棋子,如果到时候真的有什么机关,那自己死的岂不是太冤。但他又不敢不去,轻轻移动着小步,走到书架前。发现那是一部很厚很厚的书,书名不认识,字同甲骨文一般。

苏向南有些颤抖的伸出手去转动,果然,书是灵活的。轻轻地的一转,耳朵把听力试图放大十倍,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冷箭射来。只听见“轰轰轰”的一阵响,吓了他一跳,连忙跳开,只见书房右侧一面石壁开启,显出一个暗室。

苏向南发誓,他此生绝对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画面。

整个暗室都镶满了月明珠,点点精光不断的飘飞。流光溢彩之中,一副巨大的画卷挂在墙上。画卷是用写意的手法泼墨出一副的山水图,立意新颖,让人一眼就可看出其的非凡。

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
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