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

望着那副画卷,苏向南不禁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它一样。

杜天也惊呆了,嘴中喃喃的说道:“《踏春图》,这就是《踏春图》。我终于得到它了,我终于得到它了。它是我的,我的!”说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却不曾注意江振海低声在对着江昱讲些什么。

杜天双脚一踏,身体似乎就浮在了空中,轻轻地飘了过去,生怕有什么机关一样。眼睛随时观察着四周,斑驳的墙面上看似没有缝隙,谁又知道有没有箭矢射出来呢?

苏向南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中没有了任何感觉。这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杜大哥了,以后,也没有人在陪他弹琴聊音律。人生难得遇到一知己,可惜,相处的实在太短暂。

距离画卷只有一尺之遥,杜天此时的心情岂是用波澜壮阔可以形容的。他努力的压抑住自己想笑的冲动,有些激动地伸出手。

“嘶!”画卷中猛然伸出无数双黑手,紧紧握住杜天不放。杜天大惊,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不断拼命的挣扎,殊不知,越是挣扎,那些黑手勒的他越近。

“轰轰轰”杜天在暗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只看到江昱双手按在书桌上的香炉上。

然后迎接他的将是一片黑暗。

苏向南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些黑手好可怕,他们就像是黑蛇一样,不断缠绕杜天的身体。

江振海淡淡的开口道:“你们两个把屋子里面的所有画卷都收起来。”

苏向南连忙收起自己的恐惧,利索得去捡书房各处的画卷。江昱似乎没有什么精神,只是把挂在墙上的一副山水画收了起来,其他的并没有管。

苏向南心中一阵冰凉,第一次对自己穿越到望江山庄是对是错产生了怀疑?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如果不好好面对,也许自己就会是下一个死亡的对象。

庄主在没有灵力,身体麻木的前提下,竟然可以连杀两大高手,这是怎样的一种智慧。

想想自己最初的想法真是可笑。就自己那点小智慧如果跟这些大佬斗,岂不是找死?也许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他不敢再小看这些人的智商,本以为自己有着现代文明几千年的经验,异世混混应该挺容易吧。凭借对事物独特的看法,也许修炼起灵力比别人会容易很多。现在,看来真是无知的可笑。

苏向南仔仔细细的收着各处画卷,这些画卷有名家的,有老爷少爷画的,也有不知是谁画的。他不知道老爷到底是何用意,他也不想去揣测!他明白了,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望着书桌上码了一排的书卷,江振海一声长叹,悠悠说道:“向南,你来山庄也半年有余,你觉得庄主我对你如何?”

苏向南心中一突,急忙道:“庄主对向南,犹如再生父母。没有庄主,哪里有向南的今天。”

“好!”江振海接着又深呼吸几次,好似这个‘好’字又费了他不少力气。江昱连忙走到他身旁,替他捋气。

江振海摇摇手,示意自己没事,继续说道:“山庄此次遭逢大难,不久势必会有其他势力来抢夺《踏春图》。我有心交予你们一个任务,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办到!”

苏向南心中一盘算,不应也得应,立马说道:“有什么事情,庄主但请吩咐,向南莫敢不从。”

听见这个答案,江振海没有立即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苏向南,好像要在他身上看出什么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与昱儿带着《踏春图》去安阳城找大少爷,务必要保护好此图,不容有失!”

这,这是什么意思?苏向南掩饰不了自己的惊讶,实在是太吃惊了。庄主竟然如此信任他,竟然叫他和江昱一起护送《踏春图》。

阴谋?这是不是一场阴谋,以此来检验自己到底对望江山庄忠诚不忠诚。是了,一定是因为这样。

想到其中可能,苏向南哪会肯答应,急忙跪下,道:“向南何德何能,怎么能胜任。况且,向南不懂什么武功,有人来抢夺,还需要少爷保护。还是,还是请老爷另择贤能吧!”

江振海深吸一口气,剑眉微蹙,浑身散发出一种压力。斥道:“你道我想如此?庄中众人皆中‘十香软骨散’之毒,没有灵药哪里能解。你们不去,还有谁能去?既然朝廷已经知晓《踏春图》所在,势必还会在来,山庄哪里还能保得住。放着大少爷那里,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策。全庄上下,就全靠你们两个了。我相信你们绝对能堪当此大任!”

听见这些话,苏向南脸上已经密闭一层冷汗,虽然说的条条在理,可是内心为什么如此恐慌。只得婉言道:“庄主灵力雄厚,这小小‘十香软骨散’之毒,自然不日驱除。等庄主灵力恢复后,定然可保山庄太平。我……我还是……”

江振海似乎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也许他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再说些什么,不容置疑道:“就这么定了,等下你二人就赶紧下山去。”

苏向南见无法逃脱,只能应下。

江振海又说道:“昱儿,《踏春图》是望江山庄的立庄之本,你一定要保护好。图中所藏宝藏,你告诉你大哥,达不到天级千万不可去,那里面机关无数,去了只会十死无生。”

听他说的郑重,江昱不敢马虎,牢牢记在心里。

看见昱儿的表情,江振海心中一阵欣慰,脸上终于出现一丝微笑。笑意刚露出来,便又恢复到冷脸模样,似乎刚才那笑不曾出现一般。

江振海转头移向书桌,在众多画卷中一番拨弄,挑出四副。苏向南认得,这不就是那几幅不知名的画家所画的画卷吗。难不成这和《踏春图》有关系?

这四副画,分别是梅、兰、竹、菊。只见,江振海先摊开一副空白画轴,把这四副画分别撕了下来。奇异的是,竟然撕到某处便撕不动,好似有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

苏向南心中奇道:莫不是《四十二章经》?

江振海从画卷夹层中抽出四张硬纸,上面色彩斑斓,似乎是另一副图画。然后,在空白画纸上一一摊开,四下组合一番。

一副意境深远的百鸟朝凤图立即呈现。

苏向南眼前顿时一亮,此画比之方才暗室那副,画技更盛一筹。画中凤凰栩栩如生,眼睛灵动好似活物一般。色彩运用之大胆,技法之娴熟,即使是个门外汉,也能看出一二。

“啊呀!”江振海突然低声叫道。

江昱急忙问道,“怎么了?”

却见江振海不小心被书桌上的香炉划破手指,流出几滴血落在画卷上,心中一酸。

江振海笑了笑,表示不在意。卷起画卷递予苏向南,郑重其事的说道:“向南,你一定要保护好此画卷,千万不可落到别人手里。你办得到吗?”

苏向南忐忑不已,这算是信任吗?这可是望江山庄的根本,这块烫手山芋即将要交到自己手中。

无论自己愿意不愿意。

今天惊奇之事接连不断,不就是为了这幅小小的画卷。谁又能想到,最终会到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书童手里。

苏向南咽了一口吐沫,干涩道:“办得到,我会用生命保护这幅《踏春图》,绝对不辜负庄主对我的期望。”说完,郑重的接下这幅画卷。

他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冷静。望着手中画卷,明明只是几两重,却好似有着千斤般压人。

突然,一阵风飘过,手中画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向南尚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见一个声音说道:“这便是《踏春图》!”

声音似喜似悲,沙哑而又低沉。

“啪!”江振海一拍书桌,怒极反笑:“望江山庄四大供奉果然都是不凡之辈!”

来人正是望江山庄最后一个供奉——汪卿游。

想到自己刚刚的保证,苏向南不禁脸色一红,怒道:“把东西还我。”

汪卿游一声讥笑,道:“给你?你也配?小娃娃,自己有几斤几两要看清楚了。”

苏向南道:“没有想到四大供奉都是包藏祸心之贼,今日竟然一个个都露出脸来。”

汪卿游一声长笑,脸上露出厉色,道:“别拿我跟他们相比,他们可不配,尤其是水三娘和杜天这两个奸夫**。”

江振海心中一动,奇道:“莫不是,水三娘当年也勾搭了汪供奉?”

汪卿游脸色随之变得难看起来,显然便是被猜中了。片刻后道:“别提起那个**,我要知道她是这幅德行,早就把她一刀给杀了。”

苏向南道:“庄主平日待汪供奉不薄,今天为何也要争夺《踏春图》?”

汪卿游讥讽道:“庄主难道对他们三人就不好?有道是‘富贵险中求’,为了宝贝,死了也值。”

怎能想到平日对自己欢笑打趣的长辈,竟然都觊觎山庄宝藏。江昱心中不免一阵悲凉,只想问这世间,是否还有可信赖之人!看见汪卿游的嚣张模样,怒道:“我爹刚才也说了,宝藏之地机关重重,没有天级实力去了也是九死一生。你何必来淌这趟浑水。”

汪卿游满意的看着手中画卷,听此一问,说道:“刚才你们听了水三娘和杜天的故事,我也有一个故事,你们不妨也来听听。”

苏向南心中冷笑,莫不是也来换取别人同情?

汪卿游紧紧握住画卷,生怕别人抢了一样。徐徐说道:“我其实也不叫汪卿游,我的名字遥远的连我自己都不记得叫什么了。我出生在沙漠当中,终日与戈壁作伴。”

“有一天,一群军官闯入了我们的村子,把所有人都绑了起来。他们质问村长,沙漠宝库在什么地方。村长不知道,他们就开始滥杀无辜。”

“他们每问一次,村子不答,他们就杀一个人!直到村子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江振海冷笑道:“那你又是如何苟活到的今天。”

汪卿游走到他们对面,拉过藤椅,坐下,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他们只是在我的胸口捅了一剑便不再管我。怎么会注意到,其实我忍着剧痛,一直把这场悲剧看完。”

虽然恨他夺了自己手中的画卷,苏向南还是忍不住唏嘘道:“看着亲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肯定很痛苦吧。怪不得你一直冷冷的,和你站在一起,就像守着一个冰块似的。”

汪卿游嘲弄的笑了笑,可能是对自己也可能是对苏向南,续道:“没有听到他们想听的东西,似乎很是恼火。有位将军还说什么,皇上要的东西,如果不定时交出来,大家都得死。沙漠宝库一直都只存在在传说中,又有几个人找的到。真是一堆傻蛋。”

“那些人终究还是走了,我只记住,那个领头的将军叫做典子义!”

苏向南听此心中一惊,脱口道:“宋供奉的父亲。”

“哈哈哈……”汪卿游一声长笑,说道:“很惊讶吧?我也很惊讶,若不是刚刚他在大厅说出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典家还有后人活着。”

“他在大厅侃侃而谈,我的血却在滴血,我不断的回想那日的种种。才发现,有些东西真的不会忘记。”

“我努力了很久,才没让自己发作出来。因为,我要从典清嵩手里夺下《踏春图》,让他尝到什么叫做绝望。”

江振海嗤笑道:“只可惜,他跑了。”

汪卿游似乎毫不在意,继续说道:“那日,我挣扎的扎起来。在那个冷酷的沙漠中不断的哭喊,希望有神来救活他们。可是,我喊了三天三夜,什么都没有。身体又饥又累,终于昏倒在地上。”

“当我在醒来时,我发现我躺在一间豪华的房间内。雕花的大床,丝锦的窗幔,青花瓷的花瓶,五彩的吊灯。我怀疑我是不是来到了极乐世界。”

“后来,我才知道。那日我原来是被屹屿峰的掌门所救!”

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
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