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

苏向南心中明了,知他为何出手杀死这个刀疤男子。哀叹:本就不是一路人,只不过相互利用罢了!只是没想到原来望江山庄还隐藏如此秘辛,也不知道江昱晓不晓得。想到此,扭头瞧了他一眼,见他目露哀色,只是望着地上的父母,似乎典清嵩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到。心中亦是一叹,真是个孝顺孩子。

江夫人只想叫他放过江昱,心下又是伤神又是哀痛,急道:“你当然找不到,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踏春图》。就算是有,也绝不会是在望江山庄!”

典清嵩眼中依旧带着笑意,却带了些许嘲讽,听江夫人如此回答,嗤笑道:“夫人,你也不用急于否认。倘若真的没有,我也就绝不会在望江山庄待上十年之久。”

说完一顿,回忆道:“大概也就是五年前,就在我对自己的决定产生动摇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夫人对庄主说,‘要不然,我们就按照《踏春图》所指,去藏宝之地找找,看看有没有治昱儿的灵药。’那时,我便肯定山庄却有此物。只可惜庄主最终都没有答应,我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跟踪庄主前去宝地。”

江夫人听罢脸色忽的一变,嘴中急道:“没……没有……的事!”

江振海忽然开口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行动,却偏偏选择今天?”

听见这句问话,典清嵩的眼睛倏的一亮。虽然他可以断定望江山庄真的有《踏春图》,可是远远不如庄主亲口承认来的踏实。今天所做的事情可是孤注一掷,如果没有《踏春图》的存在,那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典清嵩添了添嘴唇,有些兴奋地说道:“因为我没有把握打败你,也没有这个能力应付如此多的高手。如若不是这位拓跋大人,我想我还是会隐藏下去。我把‘十香软骨散’放到了大家早饭中,果然,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大家就都软倒在自己房里,没有力气走动。若不是你灵力雄厚,你也坚持不了这么久,还和拓跋大人拼个两败俱伤。不过,这些都即将结束,你最宝贵的小儿子就在我手上,你若想叫他没事,就把《踏春图》乖乖交出来吧!凭咱们十来年的交情,我保证,拿到图后立马消失,绝对不伤你们性命。”

江振海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很反常地笑了笑,平静地问道:“你可知,我为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反而听你讲了这么多?”

谁也没有想到江振海会有如此一问,典清嵩亦是一样。猛然,他的心一沉,想到一种可能,脸上终于不再带着笑容。身体有些颤抖的站起,声音有些干涩,问道:“你……你在……运功逼毒?”

江振海脸上浮现笑意,轻轻说道:“你觉得呢?”

听此一问,苏向南心中狂喜,庄主不亏是庄主,怪不得他说话极少,原来是在运功逼毒。只要制住典清嵩,望江山庄也就算是解救了。

有人欢喜有人悲。

这一句话说地很轻,典清嵩的心却是慌了。他是知道江振海的,对于江振海的武功他从来没有过怀疑。因为,他不止一次见识过那种可怕的力量。想到那种力量,只觉得浑身一股凉风袭来。冻得他,手都快捏不住苏向南与江昱。

心道:即使,有人质在手又怎样,只要江振海想,自己还来不及出手,恐怕就已经命丧黄泉。不会的,不会的,江振海一定是在骗我。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把毒逼出来,他中的可是‘十香软骨散’!

苏向南瞧着他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眉头紧锁,一会儿又脸露笑意,想他现在定是疑惑不已,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猛然,典清嵩抬起头,勉强镇定的笑道:“你唬我的,对不对?庄主休要如此吓人,我差点就被你骗了。我在你的粥中可是加了一两药,没有灵药相帮,你休想逼出体内之毒!”

“是嘛?”说完这句话,江振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典清嵩。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目光从容、淡定、深邃。

典清嵩看着这双犀利的眼睛,心开始砰砰乱跳,连忙把头低下。他不敢再看,因为这双眼睛透露着强大的自信,这种自信在一点一点的让他的心崩溃,让他对自己今天的举动产生动摇。

只觉得身体有一股热血直往头顶涌,好似要冲破他的头颅一般。

心跳声越来越大,整个大厅好似就只能听到这一种声音。他不知道,如果没有喉咙卡主,他的心脏会不会跳出来。

‘十香软骨散’确实很厉害,但真没有听说过哪位地级高手命丧此毒。假如江振海真的运功可以把毒给逼出来,那自己岂不是……他不敢往下想,他没有这个胆量再往下想,实事也不容他再往下想。

因为,江振海站了起来。

是的,江振海真的站了起来,恍惚间,就好似他一直在那里站着一样。典清嵩的脑子一片空白,空白到他自己都不记得,江振海是如何站起来的。

江振海脸色依旧浮着笑意,眼睛死死地盯着他。那个眼神透露着凶残、狠毒、暴躁。典清嵩不停的摇着头,他不相信,他绝不相信,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往后退。

“吱呀!”楠木椅被他挤的发出一声响,这声响就好似一个讯号,他恍惚间好像看到江振海往前迈了一步。这一步就好像是踩在了他的心上,让他的心跳嘎然而止。这一步很细微,很细微。

迈了?

没迈?

……

典清嵩不知道,他不知道,他现在什么对不知道。他只是把目光定格在江振海的腿上。

“啊——!”

典清嵩倏然大叫一声。

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
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六章 门前躺一尸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四章 再度遇危险(上)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九章 真相白于天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三章 山庄亦鬼庄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二章 江畔起波澜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一章 林中两少年第七章 杜天忆绝恋第五章 再度遇危险(下)第八章 书房显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