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发酸的花牌

我转身又回到了21点的台子前,我得再尝尝。那台子上已经没有地方了,我显摆地摆弄着自己手里的筹码。那中年人礼貌地和我点点头,我自然站在了他的身后看着热闹。

心里有了思路,再去观察就明了了很多。比照那个荷官给末门派牌时左边手扶牌靴的姿势和庄家的那张暗牌的大小,我可以断定关键确实在花牌上。莫非花牌上真的有味道?我还不敢百分之百保证。毕竟我没接触到花牌,我更不能在桌子上当他们的面去尝。那样是很蠢的。要是按照这个思路,他可以知道自己的暗牌是什么牌。在知道自己暗牌是什么牌的前提下,他根本不需要去告诉下边人自己的暗牌是什么,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再根据牌靴里将会出现什么牌来做决定,给末门暗号。可是他是如何知道牌靴里的是不是花牌呢,毕竟他是沾了口水后直接把牌从牌靴里给拖出来的,没有尝的机会。

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细节呢?我打起精神,仔细看了一会儿,终于让我找到了答案。原来那荷官每次到最后三门牌的时候,伸两个手指头到嘴边,但是沾口水的只是中指,食指根本没沾。他每次手指头伸到布下去拖牌的时候,是两个手指头一起进去的,根据手型可以推断出,他用食指提了一下上面的牌,中指去摸了下边第二张牌的牌边,然后食指把上面的牌拖出来发掉。这样就需要一个让中指上的口水干掉的时间,好让荷官再舔一下手指的动作变得自然而然。这时,那中年人和年轻人在下边配合他,他们故意为考虑补还是不补牌争执。荷官等待时又沾一下口水,很自然,我注意到他这回就用中指沾了口水。如果牌有味道,这样不就知道了里面的牌是不是花牌了吗?果然之后他立刻用左手给出他们约定的暗号,告诉他们,如果不要牌,庄家可能会爆掉,或者告诉他们应该把这牌要出去。想到这里,我的心激动起来,“扑腾扑腾”地跳着,就像初次和小洁牵手的感觉一样,心跳得厉害。但是我脸上没有任何表示,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一切只是我的推测,具体怎么回事还都是未知数呢。

看来我得找机会搞到花牌来尝尝。可是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难找了。玩过21点的人都知道,谁家爆牌了,荷官会直接把牌和筹码收走。就是不爆,也只是寥寥的几张牌,根本下不了手。当然了,也不能直接查他们的废牌。虽然我可以这样做,但会打草惊蛇。这里还有个问题,他们的牌是怎么染上味道的,还有哪些人是内线呢?我觉得我已经摸到他们的小尾巴了,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高兴。

我在等待搞花牌尝尝的机会。时间过得很慢,总是没机会偷牌,一直等到凌晨4点多,赌场经理宣布最后一方牌放完结束,看起来当天是没机会了。但是我很不甘心,还在那里等

着。直到最后发完牌,玩家都收拾自己的筹码去兑换现金,我才找到了下手的机会。我装作玩累了,顺便坐到了桌子前。那个荷官正在收拾赌局和扑克。我没话找话跟他闲扯,说:“换现金的人太多了,我得等等,站了一夜了。”荷官笑着和我说:“老板今天赢了,恭喜你。”

他一边说话,一边把牌靴里没发完的扑克拿出来,准备丢进废牌盒子里去。机不可失,我急忙把手里的筹码推过去说:“麻烦你帮我换成整的筹码好吗?我这样捧着也不是个事啊。”荷官马上转脸去摆放筹码的盘里找整的筹码给我兑换。我趁机抓起他放在桌子上的牌说:“这个扑克很奇怪啊?比我们平时玩的都宽,质量还这么好。”荷官告诉我说:“扑克是专门用于赌场的。”我说:“那你们怎么不循环使用啊?这么新就不用,可惜了啊。”他和我解释说:“赌场的规矩就是这样的,扑克只用一次。”说话期间,我已经把一些花牌抽到了牌上面,故意在桌子上磕了磕,作出惋惜的表情说:“太可惜了,能不能都给我啊?我回去吹吹牛,我进过赌场,而且还能玩。”荷官笑笑说:“不可以送给你的,老板。用完的扑克必须回收给牌房,由牌房处理,不可以给外面人。”这时,他已经把我那些零碎的筹码换成了整的,放在我面前说:“老板请收好。”我把扑克放下(其实已经把上面的花牌都弹进了袖子里去了),看到有800多的散筹码,我直接丢给他。他连声说:“谢谢老板。”我拿着这些筹码在卖码的口等着排队,瞅着那荷官收拾了所有的东西进了牌房,我转身来到外面的休息间,又进了厕所。

这次我学精明了,找个大便间,把门闩上,把刚才偷来的花牌背面尝了尝,我靠,好酸!那扑克背面居然是酸的,我不知道用什么涂抹的,涂抹得非常均匀,一点也看不出来,就在两个上下边的地方涂抹了大约一个手指头宽的面积。舔着每张花牌扑克背面,我在厕所里像个傻瓜一样大笑起来。

第二天上午大概9点,德子就来了,那会儿我正睡得香呢。每天他都催命鬼一样的这个时候来,问我有没有发现,损我一会儿,看我没反应,自己跑另一个房间去睡觉。这天他还是老一套(他自己有钥匙),进来也不管我醒没醒,就坐我床边问我:“老三,有发现没?”我睡得迷迷糊糊,说:“我知道他们是如何做的,你别吵,等我睡醒了和你说。”德子一听立马来了劲头,连拖带拽把我鼓捣起来,非要让我说说。我就穿着衬衣衬裤很不情愿坐了起来,我还没睡够呢。看他着急的样子,是招人讨厌。他猛问我到底是如何出千的,我把舌头伸了出来给他看。他有点毛了,立刻坐到了沙发上。现在想想,我那个表情真挺恶心的,就像电影里演的为了勾引别人,把舌头夸张地伸出来

一样,难怪他会毛。他连声说:“老三,我可不是同志(我们那里称呼同性恋者为同志)。”我白了他一眼说:“就你那样,还和我搞同志?拉倒吧,我都先吐了。赶紧去睡觉,去,去,困死了,醒了自然告诉你。”但是他不依不饶,非要让我说。我哪能马上告诉他,我得好好折磨折磨他。于是我恶声恶气地说:“不让我睡觉是不是?一切免谈。”别说,还真好用,他立刻老实了。于是我又躺下来继续睡觉,他自己坐着发呆。

可是德子这个人损啊,他哪里能让我安安稳稳睡踏实呢?他一会儿一个电话,声音可大了。看我依然没反应,就坐我床边直勾勾看着我睡觉。遇到这样的人谁能睡得着啊?后来实在叫他折腾得厉害,干脆不睡觉了,起来洗脸刷牙。我心里还美呢:小子,你爱咋折腾咋折腾去,我可算压住你小子了。德子看我拿腔作势起来,也不恼。我走哪里他跟哪里,一口一个老三叫得特别亲热,老着脸问我说:“老三,你想吃点啥?我立刻给你准备去。”我说:“我想吃海红。”海红是北方沿海一种超便宜的贝类,满海边扔的没有人要。但是味道还可以,主要是产量太高了,5分钱一斤。有笑话说,两人去饭店吃海鲜,主人说请吃海红,客人立刻翻脸了。因为按照当地的说法,海红不叫海鲜。德子急了,说:“老三,你不是刁难我嘛?这里去哪儿找海红去?”我问他:“你不是说想吃啥就有啥吗?你放屁啊?”他还是嬉皮笑脸地一个劲磨叽我,打不得骂不得。

一直磨叽了一个小时,他连激将法都用上了,说我压根没抓到,这是故意拿他呢。可我不吃那套,我就问他说:“我老三什么时候和你说过一句谎话了?你自己说。”这下他知道我是抓到了,又开始软磨硬泡起来。

走哪里屁股后面跟个啰嗦的人是很闹心的事情,最后我被他磨得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投降,把事情原原本本和他说了一遍,然后拿出扑克让他尝尝。他如愿以偿,可高兴了,跟我又是拥抱又是握手的。

德子知道是荷官走水了后,稍微有点郁闷,因为那荷官是他一手栽培起来的。他也是因为那荷官主持的桌子没有亏损过才大意了,如今摆在我俩面前的问题,除了如何揭穿的事情外,还要搞明白,是谁对扑克做了手脚。扑克是牌房统一保管的,那荷官只是在开局的时候才去领取扑克。是谁,又是如何让扑克发酸的呢?最后我俩一致认为,牌房里的人嫌疑最大,估计那里有他们的同伙。头天晚上我也观察过,其实只是远远地瞄了那么一眼,牌房里是一个面貌身材都一般的一个女孩子,看起来很文静。德子说他得查一查。我说:“查毛啊,人家都是好心,帮你们赌场赢钱,别不知道好人心。”这话把德子的脸都气得绿了,我看着真是开心。

(本章完)

29〉穷极“拨玉米”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9〉穷极“拨玉米”54〉找德子打秋风32〉弹指神功13〉第一次合作39〉童子坐庄43〉闷牌.烟盒.做记号57〉寻找突破口57〉寻找突破口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0〉上桌都不容易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贴还是不贴51〉疯狂过后的凄惶61〉发酸的花牌45〉警察家里设赌窝30〉上桌都不容易33〉无漏可捡8〉套中有套34〉老虎身上拔毛28〉一拍两散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贴还是不贴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8〉迷雾重重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7〉寻找突破口35〉见好就收55〉熟悉环境54〉找德子打秋风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5〉熟悉环境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5〉宝盒机关多55〉熟悉环境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64〉高科技赌具纵览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0〉上桌都不容易40〉兄弟如凯子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9〉初尝扑克21〉邋遢小老千46〉等待“牛局”10〉超烂押宝局45〉警察家里设赌窝64〉高科技赌具纵览34〉老虎身上拔毛34〉老虎身上拔毛4〉遭遇群蜂31〉杀入内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8〉迷雾重重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苦觅良机39〉童子坐庄17〉欺人太甚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3〉无漏可捡1〉缺德的“填大坑”10〉超烂押宝局34〉老虎身上拔毛10〉超烂押宝局15〉宝盒机关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苦觅良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1〉缺德的“填大坑”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4〉老虎身上拔毛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40〉兄弟如凯子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9〉童子坐庄58〉迷雾重重1〉缺德的“填大坑”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1〉疯狂过后的凄惶25〉“声色”有讲究12〉初逢杨老二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5〉切线扑克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7〉暗通款曲51〉疯狂过后的凄惶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3〉无漏可捡
29〉穷极“拨玉米”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29〉穷极“拨玉米”54〉找德子打秋风32〉弹指神功13〉第一次合作39〉童子坐庄43〉闷牌.烟盒.做记号57〉寻找突破口57〉寻找突破口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0〉上桌都不容易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3〉贴还是不贴51〉疯狂过后的凄惶61〉发酸的花牌45〉警察家里设赌窝30〉上桌都不容易33〉无漏可捡8〉套中有套34〉老虎身上拔毛28〉一拍两散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3〉贴还是不贴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50〉糖衣下面裹着致命的毒药58〉迷雾重重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41〉鲁班爷爷后继有人57〉寻找突破口35〉见好就收55〉熟悉环境54〉找德子打秋风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16〉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55〉熟悉环境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15〉宝盒机关多55〉熟悉环境36〉形形色色的麻将老千64〉高科技赌具纵览19〉成了赌场“技术总监”62〉制作世界上最苦的扑克30〉上桌都不容易40〉兄弟如凯子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59〉初尝扑克21〉邋遢小老千46〉等待“牛局”10〉超烂押宝局45〉警察家里设赌窝64〉高科技赌具纵览34〉老虎身上拔毛34〉老虎身上拔毛4〉遭遇群蜂31〉杀入内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58〉迷雾重重20〉心理不过关的荷官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苦觅良机39〉童子坐庄17〉欺人太甚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33〉无漏可捡1〉缺德的“填大坑”10〉超烂押宝局34〉老虎身上拔毛10〉超烂押宝局15〉宝盒机关多24〉道高一尺,魔高一丈2〉苦觅良机52〉因赌博引发的家庭暴力1〉缺德的“填大坑”42〉拆穿口蜜腹剑的二地主34〉老虎身上拔毛44〉在金钱面前,老同学算什么40〉兄弟如凯子18〉两败俱伤的黑吃黑39〉童子坐庄58〉迷雾重重1〉缺德的“填大坑”60〉半路杀出的程咬金51〉疯狂过后的凄惶25〉“声色”有讲究12〉初逢杨老二26〉色子出千,无处不在5〉切线扑克37〉号子也可以打得很高雅27〉不再被当作一盘菜47〉暗通款曲51〉疯狂过后的凄惶48〉牌九局上的无间道33〉无漏可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