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明贝篇——犹如飞蛾扑火

………………

………………

………………

不知道为什么,悠付源,石目尧和埠力珥他们三个突然消失不见,这让我有些害怕。

轰隆!

“啊啊啊!!!”

远处工厂不断传来的爆炸声也掩盖不住周围女生们的刺耳的尖叫,此起彼伏的尖锐声音让我逐渐出现了耳鸣的情况。

(待在这里迟早会被吵死……可是跑出去又太危险……)

内心不断地进行着斗争,这让我十分难受。

不清楚外面是什么样情况是最恐怖的,我感觉我现在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羊一样。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帮家伙会炸掉这片工厂,如果真的是为了……不对!不可能是出于报复的目的去炸掉工厂的,如果真的只是因为报复我们而进行恐怖行为,难免小题大做了,像这样大规模组织的恐怖行动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

“发现目标石明贝……”

(!)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有一把刀刺向了我。

幸运的是,碰巧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的腹部躲过了刺刀,虽然有被割到,衣服划了一个口子,小腹那里也被划伤了,但是问题不大,没有刺进去就没有大碍。

“你……”

虽然没有路灯,但是远处熊熊燃烧的工厂所带来的亮光足以让我看清眼前的这个人。

(防毒面罩?)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身后冒出来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并且手里拿着我最不想看到的那种能让人流血的东西。

“呀!”

看到没有刺中我,那家伙又一次杀了过来。

“救……”

还没来得及从嘴里喊出救命的命字,我就已经接下了他的下一击。

嘈杂声,尖叫声,以及恐怖袭击引发的暴乱让周围的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和那个面具人的打斗,在那种混乱的氛围里这种事情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也就是说,目前来看,我完全没有办法求救于其他人。

“小子可以啊!”

说完,那家伙把刀收了起来。

“没想到竟然接下了我的两次刀刺。”

惊险地接住了他的两次刀击后,我已经呼哧带喘,浑身冒汗,而且一直止不住颤抖着,心脏也要跳出来了,说实话,我不确定我是否还能接下他下一次刀击,不过看到他把刀收了起来,我长出了一口气。

“来啊!”

还没等我把那口气出完,那个面具人就冲了过来。

“接的住我的这招吗?”

一个小跳,他直接接上了一个回旋踢,目标是我的软肋附近。

咚!

(唔……)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他腿上装备重量所带来的惯性加上十分坚硬的缘故,他腿部在刚刚传给我用来防御胳膊的力量,就像是一头牛直接撞上一个毫无防备的人一样。

仅仅一击,就讲我的胳膊直接震麻。

“呼……”

在踢完那一脚之后,他做出了一个仿佛是跆拳道收式的动作。

(好疼啊……这家伙怎么这么有劲儿?)

很明显,我的胳膊在刚才的那一击下已经几乎“废掉”,如果他下一腿还是以刚才那样踢过来而我还是以刚才那样的方式接下那一击的话,我的胳膊肯定会断掉的。

“愣什么呢?别忘了还有下一击!”

(这么……)

像风一样,那个面具人冲了过来,并且身体已经腾空,马上就要做出飞踢的动作。

“唔……”

还没有说出快这个字,我就又接下了他的飞踢,只不过……

只不过这次,伴随着他腿部接触到我胳膊的声音,不只有“咚”的一声,还有像是什么东西断裂一样的声音,而那个断裂的东西,我想,从我的感觉上来看,应该就是我胳膊上的骨头。

由于骨头的断裂,我的胳膊也相应的失去了承受住那家伙“大象腿”冲击的能力,整个身子飞了出去。

滚了不知道大概有多远,终于因为一棵树的原因停了下来,在翻滚的过程中,我不清楚自己有多少次胳膊压到了那条骨折的手臂,每压一次传来的痛感都会令我窒息。

(不行,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得找到机会逃跑,不然……)

想着,我艰难地抬起了头。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两个人的战斗已经脱离了人群,正向着一座还未爆炸的厂房方向行进着。

然而就在我抬起头后想看清楚那个面具人离我还有多近的时候,最令我不安的一幕出现了。

黑洞洞的枪口就这样对着我,很明显是想将我射杀!

(完全不给机会逃命!怎么办!)

因为枪口已经完全对准了我,速度再怎么块也只有死路一条……

(也许……我就到这里了……)

闭上了眼睛,我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我的整个人被一阵冲击波掀翻,而幸运的是,虽然感觉到了莫名的疼痛感,但是我的身体因为被冲击波掀翻的缘故正好停在了一个半跪在地上的姿势,很适合逃跑。

而更幸运的是,就在我瞅向刚才那个面具男的方向的时候,发现他正四仰八叉地平躺在地面上,而刚才他手中的枪也因为冲击波的原因被震飞了好远。

最佳的逃命时机!

虽然这么说,可是刚才的那阵冲击波的确是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内脏都要被挤爆了的难受感,尤其是腹部,像是什么东西被震碎了一样的疼。

艰难地从半跪在地上的姿势变成了微微弯腰的状态,虽然能够站起来,可我依旧是需要依靠用手来支撑着身旁的那棵树来维持自己不会再次倒下。

(如果现在要再来刚才的那一下,我估计可能就会再起不能了吧……)

像刚才那样距离这么近的一次爆炸,我也不希望它再一次发生在我的身旁了。

“很好,还在躺着……”

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一丝不安,为了确定我的逃跑是在某些情况之下绝对安全的,我不得不花时间去确认一下那个面具男的情况。

然而,就在我即将把注意力放在该往哪里逃跑的时候,让我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那家伙……竟然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直接站了起来!

(糟糕!)

惊恐的感觉促使我忍住剧痛艰难移动着,并且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冲了出去。

已经完全顾不上内脏的疼痛以及逃跑的路线了!

啪!

意料之内在身后传出了枪响的声音,可是尖锐而又突然的声音还是让我吓了一跳。

紧接着身边的树干溅起了一点尘土,很明显刚才的子弹打在了树干上面,也不知道是子弹所带来的冲击还是爆炸后燃烧所带来的热浪震的,旁边的树像是被狂风吹动一样,树枝左右摇曳着。

但是我已经完全顾不上去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因为一个“死神”就在我的身后不断地在追赶着我。

(那家伙为什么能站起来啊!)

感觉仿佛是命运对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刚刚看到那个面具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我还以为命运的转盘终于指向了我这一边,然后就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去为此庆祝的时候,他的突然起身让我仿佛瞬间坠下了万丈深渊。

拖着这副“残缺”的躯体,我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行着。

被踢断的胳膊因为没有得到完全的固定而随着身体前行的摇摆而晃动着,每晃动一次都有钻心的疼痛从那里传来。

而更致命的是,每次胳膊晃动传来的痛感的间隙,通过这一小点的时间所赚来的呼吸时间又被内脏像打结一样纠缠在一起的痛感所占据,总得来说,我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不痛的方式呼吸,加上拼命地“奔跑”,我的大脑现在已经对这种足以令人窒息的持续痛感有点麻木了,意识也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但是……如果在这里放弃了……

也许就真的完蛋了……

求生的希望战胜了我即将失去的意识,即便是不知道前进的方向是哪里,前进的目的地究竟是何方,我依旧像行尸走肉一样挪动着脚步,动作也像,意识也像。

“光……光……光!”

模糊的意识让眼前的一切事物变得不清晰了起来,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戴了四年的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我的眼眶上掉落了下去,也许是刚才打斗的时候,也许是第一次爆炸我被震飞的时候,但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现在只想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而在这种令人恐惧的漆黑之下,最能让人感到温暖的就是……

(光!是光!)

像飞蛾扑火一般,我的身体不受大脑控制疯了一样地冲向了那个光源,即便我还没有意识到那个光源到底是什么,就像夏夜乡村里经常会看到路灯旁边会聚集十分多的小飞虫一样。

但是……

我并没有想到……

那些小飞虫……

大多都死在了灯罩里……

(光!)

死神在身后的追逐让我即便是在盛夏之夜也冷汗直流,但是慢慢地,我的身子被一股股暖流不断地包围,而且越来越暖,越来越暖……

甚至……

变成了热……烫……炙烤……

不过,就在这种难受的感觉不断加深的时候,我发现身后的那个带着面具的“死神”已经消失了。

高兴之余,我并没有停下追逐光源的脚步,直到光源由黄白色慢慢变成了红黄色……

周围的热浪让我因体力不支而终于停了下来,用最后一点的意识支撑着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后,还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我感叹到:

(成功了,我终于战胜了……)

轰隆!

意识最后消失的前一秒,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硬生生地扯开了……

………………

………………

………………

轰隆!

(死神……)

看到刺杀目标石明贝一瘸一拐地跑进那座正在燃烧的工厂里的时候,我有些惊讶,但还没有等我从他这样异常的举动感到惊讶脱离出来的时候,面前,也就是石明贝刚刚跑进去的那座厂房,爆炸了。

我也因第二次如此近距离的爆炸被震飞,大脑也感觉变得十分的奇怪,仿佛有什么东西强行进入了脑内。

不过更让我感觉奇怪的事儿是,刚刚在被震飞的时候,为什么我的脑袋里会突然出现“死神”这两个字,仿佛之前我做过还有想过的任何事情里面似乎都没有出现这个词,也不会有任何事物能让我联想到它。

(唔……)

刚才的那下爆炸已经让我感觉到十分不适了,再何况这次的爆炸离我更近!

(这次可能要先在地上躺一会儿了……)

如此想着,我下落的身子触碰到了地面。

不像上次那样爆炸距离我还算比较远,在被震飞之后我还能在短暂的时间里恢复体力,迅速起身,这次的距离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贴脸了,我现在很庆幸在被炸飞后我还醒着。

不过现在即便是我在这里昏迷晕倒过去也没有什么太多顾虑,因为任务已经成功完成了啊……

(这次有点疼……)

对于在刺杀部队里面的训练,我的身体早已经对那种巨大的冲击麻木了,像刚才对石明贝的那两脚飞踢,要是以前的我可能小腿早已经断裂,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是家常便饭,就这么踢个十来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多亏了在部队训练时候总教练的指导啊……)

我能有现在如此坚实的力量大多数都归功于训练时候部队总教练的指导,那是一段我不是很想去回忆,更不愿去提及的一段恐怖的噩梦。

刚才看石明贝的反应就像看到了以前的我一样,估计那两脚已经把他的胳膊踢断了吧。

(嗯,应该是的……不然不会这么艰难地跑动着……)

即便是身体早已能够接受这种疼痛,我依旧是败在了这次的这个爆炸中。

因为我进行的训练都是在皮肤之上的,这次的爆炸涉及的是……

(唔……疼……)

与外表形成鲜明对比,我像个小孩子一样捂着肚子侧躺在了地上,不断抽搐着,无助的样子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估计会被嘲笑死……

还好无线电通讯失效了,也因此我在发现目标石明贝之后联系不上队友才自己一人进行行动。

现在是又想队友在身旁帮助自己又怕被他们笑话的复杂心态啊~

(!)

好像突然间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进入到了大脑里面。

不可名状,但是它带我的情感足以,因为那种绝望无助,甚至被炙烤的感觉,以及一位死神在身后追逐你的感……

(觉……)

………………

(死神!)

就在刚刚从我脑袋里莫名其妙蹦出来的那个词,再一次出现了,但这次是我自己想到的,并不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突然出现的。

“怎么……回事?”

因爆炸而被炸飞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所带来的身体上的疼痛感已经让我几乎昏厥过去了,这时候再来这样的头痛感,真的是几乎在要我的命。

虽然在训练的时候多多少少有过这种方面的接触,像培训抗打能力之类的,但是这次的似乎不太一样,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所带来的那种对身体的“打击感”跟拳头制造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唔……”

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摸着头,这时候的我是多么想像平常肚子痛在床上来回来去翻滚缓解疼痛,可是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做出这样的动作的话,疼痛一定会加剧的。

“呼~呼~”

大口喘着粗气,我现在也就只能凭借着这样的动作来缓解痛感了,别无他法。

(!)

“啊啊啊啊啊啊!”

本以为就这样平躺在这样凹凸不平而且无比坚硬的地面上调整好姿势休息一会就能缓过来,可谁又能想到……

突然间,脑袋……

“爆炸”了……

………………

………………

………………

“贝……石……”

………………

“石明贝……醒……”

………………

“……嗯……?”

“石明贝!醒醒!”

(!)

“你要干什么!”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一个穿着跟我差不多的人把我叫醒了,因为那个人带着面罩,我没有认出他是谁,但可以确定是“同伴”。

而我因起身的时候速度太快差点撞到那家伙的头,所以他刚才有些责备地对我吼了一声。

“我……”

(!)

本来想说出我现在在哪这样的一句话,可突然间我记得我意识消失之前是被很多火焰围住的,并且身后还有一个脸戴面具,全副武装的家伙拿枪指着我……

那家伙的穿着……跟眼前的这位一模一样……

(糟了,还是被逮到了……)

“明贝……你还好吗?”

(!)

正在我思考怎么样才能逃出这种看上去像是绝境一般境地的时候,那个戴面具的家伙突然说话了,而且对我的称呼竟然是……

“明贝!说话啊你!别吓我啊!”

明贝!他叫我明贝!

至今为止这么叫过我的似乎除了宿舍其他那仨人以外,好像没啥人这么叫过我了。

(这家伙……是自己人?)

“明贝!是我啊,石目尧!”

说着,这家伙把脸上面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他面具下的那张脸。

“完全不一样……”

“啥?”

“我说你完全不是石目尧!”

那张脸,跟我印象里的石目尧的脸完全不一样,像是历经了沧桑的样子,根本不是我印象里的那个石目尧。

“明贝,你听我说……现在的咱们已经完全不是之前的那个身体了……”

“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看你自己的脸就知道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用于***的子弹,递给了我。

而我,摘下面具后借着旁边工厂燃烧产生的光亮和子弹表面的金属形成的“镜子”,稍微看清了现在自己的模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络腮胡,憔悴的面容加上成熟的外表,实在难以想象这个人是我,不过事实就是这样,我不得不承认这张不认识的面庞现在就附着在我的脸上。

“这……”

我想说很多东西,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石明贝了,至少在身体上完全不是这样……”

………………

要我去相信一个第一次见面就称对我十分熟悉的家伙所说出去的话,这点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说的尽是一些正常人无法理解的话语,但现在事实却就这样摆在眼前,他所说的一切目前来看都是正确的,而那些看似十分离谱的事情的确发生了,就比如我的脸,还有那中断的记忆……

“中断的记忆……”

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我不由自主地从嘴里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明贝!”

“中断……了吗?”

没有理睬面前这个自称是石目尧的陌生面孔,我依旧自言自语地说着。

在我的记忆里,似乎有着一段曾经中断过的记忆片段,可是我怎么努力去回想它都无功而返,更可怕的是,我印象中中断记忆之前到现在的记忆我都没有忘掉,而我所说的那段中断记忆就存在于这段我自认为是连贯的记忆里。

………………

自相矛盾了!

“明贝?明贝!明贝!”

努力回想的我已经完全顾不上去回应那个人的话,而他似乎也看出了我内心的斗争。

(!)

突然间,我发现了那个点,那个看上去像是所有矛盾原因的点。

(死神……就是死神!)

“我好像发生了角色转换……我好像发生了角色转换!这样一切都可以说清楚了!我就是那个追我的死神!”

我低下头再仔细看了看我身上穿的这套装备,确定了跟刚才进行格斗并且把我胳膊踢断以及拿着枪在后面追我,被我称为“死神”的那个家伙所穿的装备一模一样!

“你终于反应过来了,明贝~”

说着,那家伙向我伸出了手。

“起来吧,我相信你现在不会虚到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吧。”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种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确发生了,而且有很多事实去支撑着我这个奇特的想法,虽然还没有搞明白是什么情况,总之先跟着石目尧看看情况再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当然没有,不过也快了,嘿!”

借着石目尧的力气,我从地上站了起来。

“所以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发现爆炸对内脏的损伤依旧存在,即便是随手拍拍身上尘土这个动作所产生的身体振动都会让我肚子那部分产生不适的痛感。

“我?完全碰巧,其实我本来是想过来找找埠力珥和悠付源的。”

“他俩怎么了?”

“我看估计是你学生的那副躯体被你现在这副杀手躯体追赶,然后跑到这里的时候学生的你死掉了才会这样的吧~”

很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不过对我没用。

“没错,你想的都对,所以,他俩怎么了?”

“我身为学生的那副躯体就在前面不远处,被活埋在了地下,埠力珥的也是,悠付源我就不太清楚了,但可以肯定也跑不远。”

“所以你就是想过来……”

“嗯,我估计埠力珥应该也马上到这里了,几个刺杀小队队长集合的事情让别人知道绝对会被怀疑,所以我就偷摸溜了出来,很幸运也很不巧的是,我的无线电通讯坏了,联系不上埠力珥也无法与指挥部沟通。”

说着,他做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

“更不巧的是,我的也……”

说着,我摘下了我的无线电通讯设备。

“跟你一样,哈哈哈~”

“哈哈哈~”

他也无奈的一起跟着笑了出来。

“那么,现在我们是应该先去找悠付源还是在这里等埠力珥呢?”

“去找悠付源吧,他那边的情况现在更加危险,还在被追杀着,而且埠力珥那块的情况也不太确定。”

“好,那就去找付源!你还记得路吧?”

“差不多~”

石目尧看上去也不是十分确定的样子。

“朝那块走……”

说完,他手指指向了一个方向,我们随后也就往那个方向前进了。

………………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道由四个人组成的风景慢慢地进入到了视野里。

这四个人形态各异,一个坐着的,一个躺着的还有一个在站着,最后的那名女性身体被压在了巨石下……

而那个坐着的人,我看的很清楚,是悠付源!我们要找的那个学生悠付源!

“悠付源!”

我突然对那边吼了一声,正准备要跑过去,石目尧伸手制止了我。

没有说话,我看他左手握紧了枪的握把。

“不要急,那边还有一个刺杀小队的人在呢……”

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个站着的家伙,穿着跟我们一样的衣服,很明显,他也是组织里的人。

慢慢地,我们离悠付源越来越近,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那个悠付源……死了……

从脑袋上弹孔流出来的鲜血一直沿着身体流到他所坐在的地面上,白色的衣服也被染红了一大片,整个人就像坐在血池里面一样,而且左臂被一块巨石压着,真的无法想象他在临死之前经历了多恐怖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

石目尧也看到了那样的悠付源,不禁发出了悲叹。

“杀死我的那个家伙我已经解决了……”

突然间,那个站着的,穿的跟我们一模一样的面具人说话了。

“就是躺在地上的这个家伙。”

说着,那个家伙指给了我们看。

(这家伙是悠付源?)

虽然不太敢确定,但听那个面具人那么一说,我有一种他就是悠付源的感觉。

定睛一看,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脸上的疤痕十分地多,一看就是那种饱经沧桑的家伙,想必是在这个组织里面也是混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长辈类型的人吧……

(这家伙杀死了悠付源……)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心中十分的愤怒,但是我并不是很想杀掉他,至少我握枪的那只手是这样想的。

“这家伙很不好对付,连我都差一点死在他手里。”

说着,那个面具人摘下了脸上的面罩。

虽然很想笑,但确实这家伙的脸有点老,可能也是因为光线暗的缘故,脸上的,尤其额头上面的皱纹特别明显,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五十岁左右了。

“你是悠付源?”

“是的,只不过不是你们印象里的那个悠付源了。”

“这个我们都懂,我是石目尧,旁边的是石明贝,可能换了脸,换了身材你就认不出来了。”

“的确,我刚才还在想你们都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想到还是跟我想的相差甚远啊。”

“哈哈哈,抱歉让你失望了。”

我开玩笑地说道。

“不过,我在想,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是悠付源的呢?”

说着,他走了过来。

“猜的~”

石目尧脱口而出。

“啊?”

“现在我知道我是石目尧了,石明贝就在我身旁,因为我在作战会议的时候跟他说过话,我想我们的刺杀目标应该就是我们自己本人吧,猎鹰队长?”

“没见过面竟然就把我猜出来了,真有你的!”

说完,那家伙拍了一下目尧的肩膀。

“所以说,这家伙是怎么被你杀死的?”

我的目光从他俩移到了那个躺着的人身上。

“一拳打在了太阳穴上,直接打死了。”

“够狠的啊……哎!等等!”

说完,石目尧蹲了下去,我也跟着蹲下去看看情况。

然而……

就在我蹲下去的那一刻……

突然注意到了一点!

“这家伙没死!”

胸脯的起伏证明他还有呼吸,我发现了这点之后大叫了出来,我想石目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想确定一下所以才蹲下来的。

“是吧?石目……”

当我把头转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令人浑身发冷的一幕。

他正在往石目尧脖子上注射着什么!而另一只手也拿出了针筒对着我!

“你!”

我跳了起来,装备上的金属把针头挑断了,还好没划伤皮肤。

在我眼前,石目尧瞬间就像是变成了一个雕像一样,身体僵硬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两眼紧紧盯着前方,嘴里流出了大量的鲜血,像死了一样。

“他已经死了,你不用再去想怎么能救他,我给他注射了一种能让肌肉瞬间紧绷的神经毒素,刚才的量足以杀死一百个他了。”

说着,他把那个针头被我挑断的针筒收了回去。

“你不是悠付源!”

恐惧加上气愤让我像爆发一样地吼了出来。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会这么轻易地相信我就是悠付源啊~”

“别废话!受死吧!”

下一秒,我把枪口对准了他。

可是,也就是那一秒,他已经跑到了我的身边。

啪!

一拳就把我的枪打飞了!

“现在,就让你操纵着十年后的身体与三十年后的自己来一次对打吧!”

紧接着,他对我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自己?)

“难不成你是……”

咚!

没等我说完,那家伙就已经将胳膊抡了过来,目标是我的脑袋,而我也下意识地防御住了他的攻击,两个人的胳膊相撞的声音令人发颤。

“哦吼?接住了嘛~”

这令人恐惧的力量感似曾相识,就在刚才我操控着学生时代的那个身体和自己对打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不过这次的疼痛,力量却是之前那种感觉的好几倍!

“你要感谢这个身体,经过多年的锻炼,他已经变得很耐打了!”

咚!

一个回旋踢,又是我的脑袋,我依旧是用胳膊顶住了攻击。

(好痛!)

来了!那熟悉的痛感!

“两下就顶不住了吗?啊?”

咚!

似乎是从我的面部表情看出了我的痛苦,那家伙对着我吼道,并且又对我挥了一拳,这次我用的是手掌接住了他的攻击。

“死吧!”

(!)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腿已经踢了过来,这次是腹部。

“咳!啊……”

感觉要死了一样,本来内脏就在刚才的爆炸里受到了伤害,这次又是这样的击打!

他的力量大到惊人,直接将我踢飞了出去。

“咳!咳!”

血!

落地后视线模糊了两秒,我借着火光看清了我咳出来的竟然是鲜血!

“你真的以为,现在的这个世界就只有身为学生的你们和身为杀手的你们吗?”

那家伙一边走过来,一边掰着手指,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很明显是要认真了的节奏。

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回答他的问题了,更何况我也不想回答,我也无从回答。

“我现在就讲明了吧,到目前为止,身为学生的你们已经完全在这个世界里不复存在了,而身为杀手的你们,正如你眼前看到的那样,石目尧已经死了。”

“那……那不是还有我,埠力珥和悠付源吗?”

“哦,忘了告诉你了,躺在地上的那位,还有呼吸的,是悠付源。”

(!)

“别惊讶,虽然他还活着,但也逃不出死亡的魔爪。”

“你们……到底……”

“至于埠力珥,我不相信他一个人能把我们四个一窝端,你的话,看现在的样子,估计也差不多了。”

(四个?)

“你们四个是什么意思?”

“哈!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现在就好好跟你讲讲,你们这次A大队的指挥部总司令是埠力珥,石目尧则被安排在杀手力珥为队长的那个队伍里,我则是安排到悠付源,也就是猎鹰的那个队伍里,而悠付源他啊,想必你也知道,就是这次跟你们在房间里电屏幕里发布任务的那个家伙啊~”

(!)

“没错,这个世界里还存在着身为这次作战指挥的我们四个!而这次的作战,不只是要除掉学生的你们,还要除掉杀手的你们!”

说完,他从口袋里拿出了刚才被收回去的针筒,走了过来。

“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也不需要对你隐瞒一些什么了……”

针筒上那个被挑断的针尖对准了我。

“哼~你太大意了!”

“什么!”

“吃我一拳!”

“咳!”

借着刚才他自说自话的时候,我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腹部的痛感也减轻了不少,我等待的就是他疏忽大意的这个时候!

一记上勾拳直接将他的人打飞,手里的针筒也掉到了地上。

“这个身体!”

咚!

还没等他落地,我就一记直拳打在了他腹部。

“咳哇!”

一团献血溅到了我的脸上,这让我更加有劲了。

“真是好用呢!”

因为那家伙被打飞的身体向后飞了过去,我也紧跟着前空翻了一下,然后用腿……

“下去吧!”

把他踢到了地上。

咚!

身着一定重量的装备砸在地上的声音震的我的耳膜发颤,我的腿也疼了起来,更让我在意的是我的腹部又开始了剧痛。

“呼……”

一套连招下来,我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单膝跪地用手捂着小腹的位置,长呼了一口气。

(解决了吗?)

“哈哈哈,可以啊,竟然把我打到这种地步!让我兴奋起来了!”

本来还是平躺着的他一个鱼跃龙门,跳了起来。

“今天就让本大爷好好陪你玩玩吧!”

说罢,他一个健步冲了过来。

(好快!)

我甚至连去对他如此强的抗打能力感叹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再一次和他进入战斗之中。

先是右手,径直冲着我的脸打了过来,被我一掌接住。

咚!

接着是右腿!现在他的右半身已经悬空,是我反击的……

(什么!)

像鳄鱼捕食的时候一样,一个空中翻滚,我的整个身体也因为他的旋转而被惯性带到了空中!

咚!

这次这一声是打在我身上发出的声音,借着空中的旋转,他直接接上了一个回旋踢,狠狠地踢在了我的左臂上。

(又开始了吗?)

刚才每一次接住他的攻击的时候产生的振动都让我腹部的那些内脏无比疼痛。

来了!

双方都没有说话,在我落地还没有完全站稳的时候,那家伙又一次冲了过来。

(假动作?糟糕!)

一个小身位将我晃过去后,那个家伙他……

(寸拳?)

“哈!”

一拳直接打在了我的腹部,几乎将我击晕。

“再来!”

紧接着一个原地的回旋踢被我接下了!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在刚才已经几乎没有意识了的情况下接下刚才那一击的。

(这个身体真是好用啊……这么抗打!)

“换我了!”

忍着剧痛,我进行了反击。

不过接下来的那几拳都被他完完整整地接下了,几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是疼痛的原因吗?为什么感觉这么无力?)

咚!

咚!

咚!

又连续接下了他的三次攻击,我的体力已经几乎跟不上了。

“小子可以啊~能跟我打了这么久,这次这整个刺杀部队里你还是第一位!”

“呼……呼……呼……”

大口喘着气,我什么话也不想说。

“忘了吧?在训练时那个令所有队员恐惧的体术教练?就是我!”

(!)

那段不好的回忆突然浮现在脑中,那个一站在队员旁边就令人浑身发颤的体术教练,整个刺杀团队的格斗专家以及训练时候的总教官,竟然是他!

“很不错了,我看你也坚持不了多久了,现在就解决你吧!”

的确,我的身体已经几乎动不了了,不过就在这样的紧急关头,我注意到了刚才我的那一记上勾拳将他身上同时打掉的手枪,现在就在我的右手边。

(只能这样了!为了保命!)

一个飞扑,我把那把手枪抓在了手里,枪口对准了另一个我。

“哦?这可是作弊呀~”

看到我拿着枪对着他,他停了下来对我嘲讽道。

“保命要紧……”

说完这句话后,我看到他叹了一口气。

“动手吧!”

(!)

有些吃惊,不过正合我意!

啪啪啪啪啪!

瞬间,五发子弹从旁边的丛林里打了出来,第一发把我手里的枪打飞了出去,剩下的四发很平均地打在了我的两条腿上。

“唔!”

瞬间,小腹的痛感消失了,转移到了腿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腿上更加疼所以相比之下腹部的痛感就没那么重也就“消失”了。

“容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石目尧……”

说完,一个拿着枪的身影从刚才子弹打过来的地方走了出来。

“喏~这次的用枪指导,你也应该有接触过他吧。”

疼的说不出话来,但是我记得清清楚楚这家伙在我训练的时候对我的拿枪姿势进行过严格的训练调整。

(怪不得打的这么准,在光线这么暗的情况下还能在那么远的地方打掉我手里的枪……)

“你干的吧?害得我刚才头痛了好一阵子~”

那个年长的石目尧一边手摸着头一边走了过来,还不停地抱怨。

“抱歉啊,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作为赔罪,我一会儿也陪你疼,哈哈~”

没有太明白他俩在谈论什么话题,但是这种感觉总让我十分不安。

“那个就是悠付源吗?杀手身份的?”

随后石目尧的视线转移到了另一个他的身上。

“不是,那是你,旁边平躺的那个才是,应该是昏过去了,他最后昏迷的时候我稍微测试了一下他的反应,记忆应该是回来了,昏迷前我大喊他的名字,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他的身体是有反应的。”

“哼~在他面前装了好久,也真是够难为我的啊,回去得让悠付源那家伙请我吃顿饭~”

另一个我紧接着吐槽了一句。

“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想的,还非得活捉送回去,为什么不直接在这儿搞定?”

“他应该有他的想法吧~你不用管了,现在最后的一个就是你那边的埠力珥了,我认为你现在的注意力应该更多的放在那个家伙上,因为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

“这个好说,我马上去找他,应该就在不远处,那地方我差不多能知道在哪,而且装个病号肯定就能骗过他。”

“没问题?”

“没问题~”

“行吧,信你一次。”

说完,他俩的视线转移到了我身上,突然我浑身发凉。

“所以说,用我解决吗?”

我看到了石目尧握紧了手中的枪。

“不用,我自己亲手搞定。”

说着,另一个我走了过来,并捡起了刚才掉在地上的那个针筒,针筒里面似乎还有大半管液体。

“唔……”

背脊发凉,我艰难地用手支撑着上半身往后退着。

啪!啪!

突然,从他身后传来两声枪响,我的双臂瞬间没了力气,并且痛感也从两个胳膊中传了出来。

“这就是队友间的相互信任~”

另一个我似乎没有任何反应,明明刚才那两发子弹就是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打在我身上的,似乎他并没有对此感到害怕。

“再见了……”

“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我疼的叫出了声,被我挑断的那个已经不规则的针尖生硬地刺进了我的脖子里,并且下一秒我能感觉到从针筒里有冰冷的液体流进了我的脖子。

紧接着……

我的世界变黑了……

(石明贝篇 完)

本书完结,看看其他书: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