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

………………

………………

“……热死了!热死了!快把空调打开!受不了了!”

即便头部很痛,这刺耳的声音依旧透过耳膜刺进了我的大脑里。

(石明贝回来了……好疼!)

手下意识地去寻找太阳穴的位置,想试图靠挤压太阳穴来达到缓解疼痛的目的,但是我发现这个动作似乎并没有想想当中的那么简单。

(没有知觉?是不是手臂放到头上给压麻了?)

以前睡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有时候即便是深度睡眠的情况下,我也会因为手臂的麻痛感而从完全睡眠到半梦半醒状态,然后将胳膊放下后等待其缓解到不疼得情况才会继续睡下去,所以这种没有知觉的情况我是不会轻易害怕的。

〔下面请收听今日新闻,美国总统……〕

应该是谁打开了电视,熟悉的新闻播报员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哎?你们看!醒了!悠付源醒了!”

紧接着埠力珥那熟悉的带有些沙哑的声音盖过了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声。

(一定是看到我手臂动了吧……)

为了迎合他们的迎接,我使出了全身力气去睁开眼睛,但是失败了。

(全身怎么这么没有力气呀……)

没有办法,我只能通过声音来判断他们是否已经走到我的床边,并通过嘴角上扬来表达我现在很好的样子。

(!)

(我……现在在宿舍?没有在医院?)

熟悉的电视声让我突然意识到了这点,用尽力气试图从嘴里问出一句话来

“那个!我在哪现在!”

似乎说话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但由于刚才以为说话也需要用很大的力气,导致刚才的那句话像是吼出来说的一样。

“卧槽!吓到老子了,你吼那么大声干啥呀?”

似乎他们已经走到我旁边了,然后被我刚才那声“怒吼”吓到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眼睛有点睁不开,以为说话也需要很大力气,结果没想到声带发声还比较正常!所以才……”

带着抱歉的语气说着,石目尧那边发声了。

“眼睛睁不开?怎么回事?”

“不知道了,就是感觉用不上力气,而且……”

我犹豫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

“而且什么?”

“而且……”

…………

“而且我的胳膊好像没有知觉了。”

按正常来讲,我的胳膊在放下来之后应该不到一两分钟就能够缓回来,但是这次已经接近五分钟了,依旧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这让我有些害怕。

“那,胳膊不能动吗?试着动一下看看。”

“嗯,好……是……是这样吗?”

感觉似乎大脑能够操纵胳膊的行动,但是胳膊却完全感受不到周围的物体,我想现在甚至是胳膊受伤了我也不会感觉到疼痛吧……

“胳膊能动呀,那怎么回事?”

“刚才明贝不是喊救护车过来了吗?”

“对啊,喊了,但是医生说似乎你的脑袋没有什么问题,就……”

“流血了都没有问题吗?”

“你没感觉到头上有什么吗?”

“嗯?我头上有什么?”

“绷带啊,医生说你这个流血只是头上被划破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口子,而且你也没有流多少就自己停下来了,医生护士给你进行了些处理就走了,说今天晚点就能醒过来差不多,你看!这不是醒过来了吗?”

的确是醒过来了,但是没有知觉的胳膊以及怎么用力都睁不开的双眼让我觉得事情似乎不像大夫说的那么简单。

“那俩绅士呢?咋样了?”

“被工厂人关起来了,等警察过来呢,现在正好下班点,可能路上堵车,现在还没过来,再加上到咱们这里,两个小时也应该算是快的了吧。”

(被关起来了啊……)

听到了这个消息,我的心稍微放松了下来。

“我睡了多久?”

“不到一个小时吧~我也不太清楚。”

从头顶上空调吹下来的冷气冻的我双脚僵硬,不过这是个好现象,至少我的双脚是能感觉到东西的。

“这样啊……”

“要不先把他送去医院瞅瞅?毕竟胳膊和眼睛那样了。”

很明显,石目尧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准备送我再去一次医院。

“也行,不过得需要人扶着呀,要不我和目尧去呗?”

埠力珥也加入到了我的随性行列之中。

沉默了十秒左右,我听到大家开始向我床头两边的位置移动。

“来!胳膊挎到我肩上。”

完全感受不到目尧的位置,但是我依旧能猜测出来他在试图把我已经没有知觉的胳膊强行搭在他肩上,并将我拉起来。

“起!”

虽然很难有双臂的感觉,但是我依然能感受到身体被双臂所带动而被强行拉了起来。

“能站起来吧,付源!”

能听出来埠力珥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没问题,腿和脚都有感觉。”

虽然腿和脚的用力很容易,可以由于双眼被眼皮所拘束着导致我的平衡系统出了点问题。

“唉唉唉!小心!”

本来已经几乎完全放开我的目尧又一次将我的胳膊搭在了肩上。

“看来问题不小啊你的脑袋。”

明贝在一旁说到。

“走吧!目尧”

“好。”

就这样,我被他俩拖到了像是门口的位置。

“唉?正好你们都在……这是怎么了?”

突然传入耳中的老师的声音让我了解到这时宿舍的门是没有关闭的。

“老师,他可能……”

“哎?你是不是刚才那个受伤的同学?”

“嗯,是的。”

老师打断了目尧的解释,并向我询问着。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估计是看到我被两个人搀扶着,老师才会问出这样的话吧。

“嗯,两条胳膊没有知觉了,而且眼皮似乎也睁不开的样子。”

“还有他好像有点掌握不了平衡了。”

石明贝抢在我前面说出了我最后一个症状。

“要不……这样,你现在感觉难受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好像没啥太难受的地方……”

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虽然行动上有点受到约束,但的确没有什么让我感受到不适的地方。

“要不这样吧,你们先把他放到床上休息一会儿,好好照顾照顾他,现在情况有点紧急,外面有点危险,我们现在也在召回外面的同学。”

“怎么了?老师?”

“刚才你们抓住的那两个人,似乎目标不是进女厕所偷窥,那俩只是诱饵,他们还有同伙,好像还是带了枪这样的,而且你们抓住的那两个人已经被同伙救出来了,听保安科那边说。”

(!)

听完老师说的话后,我的身体为之一震。

随后能感受到因为我身体震了一下的原因,目尧和力珥都将目光看向了我。

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是我觉得大家的反应应该跟我是一样的。

“总之,先把窗户锁好,拉上窗帘,能关灯最好关上,把门也锁好等群里通知,有消息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发送到学校通知群的。”

“好的,知道了!”

“那行,你们先把他送回床上,好好休息,我得去赶紧通知其他学生了。”

“行,好的。”

伴随着老师匆匆离开的脚步声,我被大家送回了床边。

“难不成那俩人是诱饵,想把关注的焦点全都放在他们身上?”

…………

没有人回答。

虽然参加活动的我和石明贝,甚至是目尧是目前这个宿舍里面最有发言权的人,但是谁都没有吭声。

因为我心里很清楚,被救出的那两个人一定对我们几个“见义勇为”的人的面貌最清楚,再者他们有携带枪支,要是被他们看到甚至是捉住,那结果是不敢想象的。

也许其他的宿舍也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紧张感,但是对于我们宿舍来说,这种压迫感应该是超越了他们能想象到的总和吧……

就这样,片刻的寂静之后。

“先把窗帘拉上吧,把灯也关了,电视声音也调小一点,这样应该就差不多。”

石明贝主动说到。

“行,那大家分别行动吧,把能做的都做好。”

的确,如果那两个人只是诱饵来吸引大家注意力的话,那么那个团伙的主要目标就不是入侵女寝而是这个工厂的某些东西,甚至只是为了宣扬恐怖主义行为而滥杀无辜,再者能够携带枪支并且将这么一个大工厂控制住的话,想必这个组织的规模也不是很小。

(真是倒了霉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下面播报一条紧急新闻〕

电视声音已经关的很小了,但是依旧能够轻易穿透宿舍这寂静的氛围。

〔据知……人士透露,一个……的大型枪支组……已经将……工厂占领,目前……已经派出军……〕

…………

紧接着耳朵里就传来了电视里最常见的雪花的莎莎声。

电视信号被中断了!

“那帮家伙真是要把事情搞大呀!”

“把厂区的信号都切断了。”

“手机也是!”

“啊?我看看……我去,信号没了!这帮家伙是要干什么?”

“那老师说的一有消息就会在群里通知这件事是不是就……”

“好像是这样……”

大家都意识到了这点,也就是没有信号无法传递消息这件事。

“那怎么办?”

“先等等吧……估计老师那边也在组织呢……”

嘭!!!

“什么?”

“呀!!!!!”

就在我们还没有因那声巨响而回过神来的时候,女生楼那边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爆炸?”

石目尧的声音格外明显,我清楚的听出他在跑向窗户。

“怎么了?”

可能是出于应急,即使双臂完全没有知觉,我依旧用上半身的力量把身体生硬地“拉”了起来。

“糟糕了……”

听到窗帘被拉开的声音后,石目尧发出了绝望的声音。

轰隆!!!!

咔嚓!

紧接着巨响的是很明显的玻璃碎裂的声音。

“目尧!”

(唔)

一阵冲击波把我震飞到了床下。

可能是石目尧打开窗户看到了什么的缘故吧,我的猜测应该是看到了远处的爆炸,然后那个爆炸的冲击波把站在窗口的石目尧和我,我想大家都一样,给震飞了,窗户玻璃碎裂的声音是最能证明这一点的。

“目尧!没事吧你?”

我听到了埠力珥的喊声。

“快跑!跑啊!”

那阵冲击波震坏的估计不只是窗户,宿舍的门可能也被震开了,瞬间在楼道里传来老师的喊叫声,紧接着各个宿舍的人都跑了出来,躁动了起来。

“快跑!化学工厂那边爆炸了!”

因为住在宿舍楼里面的不止有我们学生,还有厂区的工人,所以刚才那一声喊叫估计是熟悉厂区分布的工人说的。

我记得我们的宿舍区是在工业区的中心地带,大概是为了工人上班方便的原因,但是这样设计住宿区的弊端现在就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

轰隆!

轰隆!!

紧接着又发生了两次爆炸,但是这两声爆炸我能明显听出来并不是从刚才化学工厂的方向传来的。

“零件厂也?”

不远处传来了石明贝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是零件厂?”

“前两天不刚参观过吗?那个方向!哎呀!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了,快起来跑吧!”

突然,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了起来。

“来个人再来帮我一下!”

石目尧冲着不知道什么方向大吼着。

然后,另一股力量从肩膀处传来了,应该是埠力珥。

就这样,我被石目尧和埠力珥“拖”了出去。

外面的空气已经带有浓烈的焦臭味,应该是化学工厂那边爆炸导致的吧,感觉每次呼吸都很想咳嗽。

“咳!”

身旁的石目尧忍不住了。

“没事吧!目尧!”

轰隆!

“啊!”

每次爆炸都会伴随着女生的尖叫。

“这次又是哪里?”

“修理厂!”

“完了!完了!全完了!”

虽然我在工厂里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想要从宿舍区走到外面就必须经过工业区,但是现在谁也不敢轻易行动,因为不知道走到哪个工厂就会发生爆炸,如果一不小心,丧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家!跟我来!”

幸运的是,似乎身后的是一位熟知厂区地形的知情人士。

“旁边山丘底下是防空洞,能容纳下不少人的!快跟我来!”

不知道是不是求生本能所驱,我们的身体竟然顺应这这个人的一句话而行动,这要是放在平时,即便是那个人说了千言万语我们也不会轻易动摇吧。

轰隆!

紧接着又传来了一声爆炸。

“看来没有轻易尝试是正确的呀,自己走出去……”

埠力珥带着一些侥幸的语气说着。

“喂!你们!快来跟我走!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那个男的还在不断地去找寻能够跟他一起去他所说的安全区的人,但是似乎除了我们以外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够相信他。

说实话,现在开始我也有点持怀疑态度,到底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这点无从考证,万一他也是那帮家伙的同伙,而目标正好就是我们的话,这样盲目行动所产生的后果是不堪想象的。

“怎么办?力珥?付源?”

石目尧似乎也开始有些动摇了,对于面前的这个陌生人。

“姑且相信他一下吧,毕竟穿着厂区的工人制服,大不了看形式不对赶紧跑就行了。”

“好吧……”

从语气上来看,石目尧似乎还是有一些担心。

“没办法,看来能叫的人只有这些了,你们!跟我来!跟紧一点!”

在人群的嘈杂声中,那个男人的声音格外明显。

(不知道是救命还是去送命呀……)

由于不能睁开眼睛观察面前的事情,我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目前的想法,不过,我的内心还是稍微有一些顾虑的,对于他说的真假。

“哎?你要带我们去哪?”

同行的队伍里面有人似乎有些不安。

“防空洞啊!就在那边山丘上,入口,你们快点跟过来,我怕一会那边的工厂也爆炸了,到时候过去就更危险了!”

(工厂?)

“目尧,怎么回事?”

我听到了工厂两个字,瞬间警觉了起来。

“他说的防空洞的山丘方向那边还有似乎看上去有三四个还没有爆炸的工厂的样子,那个方向。”

“我去……这也是冒险啊……”

听到了目尧说的情况,我后背起了一身冷汗。

长大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大的危机,所以要不要去为了一个未知的目标去冒险说实话我现在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现在不得不做出选择了。

“付源,要不要考虑一下?”

“……”

“后面的同学!跟紧一点!”

部队又开始行动了。

“付源!”

“走!大不了就是死!”

下定了这个决心,我便没有后路可退了,不过,我并不后悔,毕竟自己的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我相信我的选择。

“好!跟我的想法一样!对吧目尧?”

埠力珥回应了我的回答。

“行吧,试试就试试。”

石目尧那边虽然还是有些犹豫,但姑且算是顺应了我们的决定。

事态紧急,我也管不着自己所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不,也不能管自己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了。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
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六)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八)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七)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九)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三)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石目尧埠力珥篇——希望与绝望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十一)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完)悠付源篇——轮回的传说(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