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莫岑哲,你太过分了!”同样的台词,熟悉的场景,又一次地呈现在莫岑哲前面。

他耐着性子问:“怎么了?”

“你怎么可以把我的模特儿工作给辞了!”夏佳仁气势汹汹地说。

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两眼看着财经节目,“不适合你!”他分神地回了一句。

“你又知道适不适合了?”她提高声音,看他仍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她火大地挡在电视机前,两眼怒瞪着他。

他干脆闭上眼睛,不能看,照样听。

夏佳仁索幸把电视机也关了,打定主意要跟他耗到底;莫岑着缓慢地睁开眼,看着她绿色的眼眸染上愤怒,他笑着从一边拿过一份文件,递给她。

夏佳仁接过来快速地看了一遍,愤怒没有降下,反而更为上涨,“你要我为你工作?”她听过“岚”,如果能为“岚”工作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这就意味着他要干涉她更多。

“拜托,你是我男朋友,不是我爸爸!”她意气用事地把文件扔回给他,迳自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为我工作不好吗?”可以不用太辛苦,还能拿高薪,最重要的是,嘿嘿,她不会再做一些令他心脏都要跳出去的事了。

“我只不过是做人体彩绘而已,这也是艺术,你自己也是艺术家,怎么就接受不了?”夏佳仁缓口气,试图跟他讲道理。

“从艺术家的角度来讲,你做得很好……”他毫不吝啬地赞道。

她眉一挑,等着下文。

“不过我不喜欢我的女人被别人看光光。”他笑着说,眼里却没有一点温存。

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我哪有被人看光光?”

“哦?”他不跟她争,仅是看了她一眼。

她心虚地别过头,“就是……”好吧,虽然没有看光光这么惨,不过好像也差不多了。

“等等!”她皱着眉头,“谁跟你讲人体彩绘的事情,我是问你干什么把我的模特儿工作给辞了!”小芳发信息给她时,她才惊觉怪不得这半个月都没有工作,原来是某个人在后面搞鬼。

“你现在有我这个财主,为什么还要工作呢?”他以手掌撑着下巴,好整以暇地问。

是啦,他有钱,他有钱可以供她挥霍,可是她不要!“我不要不行吗?”

“为什么?”

“我又不是断手断脚的,干嘛要你养!”她理所当然地回道。

他赞同地点点头,“对!”但他想养,“可以请你满足一下我的男性自尊心吗?”想给他的女人花钱,他的女人却不要,他的自尊心很受损欸!

紧绷的小脸蓦然地笑了,她实在是很难再生气,“可是这样我会很无聊的……”

他坐了过去,把她拥在怀里,“所以才让你来为我工……”

“你肯定会对我挑三拣四,不盹穿太露,不准有男同事,不准……”她一一数着。

“宝贝,你真的是太了解我了。”他咧嘴一笑。

“所以我才不想跟你合作呀!”不然能接触到“岚”,她一定愿意的。

她听小芳提起过,“岚”不仅仅是拍卖艺术品,有关娱乐方面也是有涉足的。

去年那个红透半边天的某名模就是因为“岚”拍摄的广告,或者是前年那个一直没有名气的书法大师,也是因为“岚”的力捧才红起来的……

她不求成为超级名模,只不过是想找一个好的公司,拍摄出好的作品。

“我并不一定会埋没你……”莫岑哲打趣地捏捏她的鼻子。

她给了他一记白眼,“你刚才说了不一定,那就是有一定的可能了!”

她真的是越来越了解他了,他圈住她,将头枕在她的脖颈处,“好好读书,不好吗?”

“读书、读书,你是要你女朋友成为书呆子吗?”她不服气地拉了拉他的脸颊。

“书呆子也挺好!”他贫嘴道。

“反正我不管,以后不准再插手我的事情!”她下了最后通牒。

“好。”他爽快地点点头。

有阴谋,她嗅到了浓烈的阴谋气息,“你……”

“对了,今天晚上陪我参加一个聚会吧。”他打断她的话。

“什么聚会?”她最讨厌参加聚会了,但是大叔现在正值三十岁事业有成的黄金时段,要是被豺狼虎豹看上了,她会很烦恼的。

“家庭聚会……”他淡淡地说,眼神平静地看着屋子里的某一个角落。

气氛转换得太快了,夏佳仁还没有反应过来,好半晌,她慢了好几拍地点点头,义不容辞道:“好。”

家庭聚会?她必须要去,看看那些人有没有亏待她的大叔!

莫岑哲看着她一副要好好保护他、为他出气的模样,嘴边扬起了笑容,她的想像力也太丰富了,他并没有她所想的这么脆弱,年幼时的痛苦反而是他成长的动力。

不过他没有打断她多余的想像,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满足一下他幼小的心灵,而他怀里的夏佳仁已经在思索着晚上该穿什么样的礼服。

当夏佳仁挽着莫岑哲的手臂出现在家庭聚会时,她才知道原来他是台中名门世家李家,李晨明的儿子。

夏佳仁一身剪裁大方的白色礼服,脖颈手腕上则是配戴着典雅的首饰,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头发没有办法做造型,虽然她答应大叔要留发,可是头发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长了,她要戴假发,他又不许,她干脆就这样出席了。

夏佳仁美丽的五官,加上一双美丽的绿眸,以及出众的短发,马上收到了预期效果,惊艳四座。

“你没有告诉我你是李晨明的儿子……”她在他耳边低语。

他低笑一声,“他儿子太多了,我想他也有可能不记得我了。”

听出他淡到不能再淡的嘲讽,夏佳仁心头一阵酸,“你母亲呢?”

李晨明有好几个老婆,除了正室,还有好几房的小老婆,大概是生意做得大,男人就容易花心吧。

“不知道。”

夏佳仁突然觉得大叔有好多事情是她不知道,她拧眉,“大叔,你还好吧?”

莫岑哲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从她清澈的眼睛里,他看见了满身是刺的自己,他轻叹一声,一步入这里,他不由得全副武装,进入备战状态了。

“对不起,佳仁。”他为自己的失态道歉。

夏佳仁担心地望着他。

“我没事,我的母亲……”他顿了一下,“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把我交给夏伯父以后,就又嫁给另一个有钱人了。”

夏佳仁突然觉得原来自己不是最可怜的那个人,她心疼他这么多年的煎熬,可她知道他不会接受别人的同情,她语出惊人,“你的内心太强大了!”

他无语地笑了,“谢谢夸奖。”

“不客气。”她故作娇羞,惹得他开怀大笑,引得周围的人都关注着他们。

“岑哲,你来了……”一名年过半百的男人走了过来。

夏佳仁一看就知道他是莫岑哲的父亲,因为他们的笑容很像,不过在夏佳仁个人的角度来看,她觉得李晨明的笑容虽然温柔,却带着狡诈,不似莫岑哲的开朗。

“父亲……”莫岑哲生疏地喊了一声。

“来了就好好玩。”李晨明笑着说,打了一个招呼,他就准备要走了。

在李晨明准备要迈开脚步时,莫岑哲说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夏佳仁。”

夏佳仁不知道李晨明的表情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她听到他警告地出声,“莫岑哲!”

“对,我叫莫岑哲。”他淡淡地点头。

李晨明即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莫岑哲从母姓,而他没有权力主宰莫岑哲的婚姻,“你搞清楚你的状况,要不是我给你工作……”

“我早辞了。”那份基层的工作,他根本没有兴趣。

“你……”李晨明突然有些吃惊,“怎么可能!”他不知道会是这样。

“我不过是一个基层员工罢了。”莫岑哲当然知道他不知道,因为李晨明的正室恨不得他早点滚出李家的视线。

站在李晨明身边的正室李夫人笑了,“他既然要走,就让他走好了,你别生气。”

处于局外人的夏佳仁再傻也了解其中的争斗,她有些不服气,天真无邪地来了一句,“岑哲,他们不知道‘岚’是你的吗?”她哼了一声,“做基层员工还不如自己做一个老板呢!”

她把自己弄得媚俗,像一个只知道钱的拜金女。

她的话起了惊吓效果,李晨明诧异地看着莫岑哲,“你是‘岚’的老板?”

夏佳仁对于李晨明和莫岑哲的对话没有兴趣,她的眼睛瞟到了李夫人的脸上,李夫人完美的面具开始崩裂。

哦,哦,原来有容乃大不适合李夫人呀!

她亲切地对着李夫人说:“夫人,你这身衣服真漂亮!”

李夫人脸色一僵,马上明白她在嘲讽自己,衣服漂亮,人却衬不了衣服!

正忙着应付父亲问题的莫岑哲听到夏佳仁这话,他心里极度不愿夏佳仁去招惹李夫人,他暗地拉了拉她的手。

夏佳仁意会地回到他身边。

“岑哲,爸爸果然没看错你,你果然是个人才!”人前人后,也不过是几分钟而已,李晨明迅速地换张脸。

莫岑哲冷漠地微笑,微笑仅仅是他脸上的一个弧度,不过夏佳仁注意到了李夫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看来最不愿意见莫岑哲的人就属她了!

奇怪的父子对话实在没有意思,夏佳仁在莫岑哲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去化妆间。”

“快去快回。”他同样在她耳边轻轻说。

“知道啦!”她又不是小狗,何况狗都能靠嗅觉回家,她才不会迷路,他老把她当成小孩子。

过了一会儿,李夫人也离开了,莫岑哲有一搭没一搭地与父亲聊着,直到李家大儿子过来将李晨明叫走。

莫岑哲看着李家大儿子敌意的目光,只觉得好笑,他现在只想着夏佳仁,她似乎去的时间太长了一些,他皱着眉头看遍会场,却没有发现夏佳仁的踪迹。

他正准备要去化妆间找她的时候,夏佳仁回来了,不过她的脸色有些奇怪,他箭步上前,搭住她的肩头,“怎么了?”

她不由得瑟缩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我有点不舒服。”

“那我们走吧。”他拉着她的手,没有跟李晨明打过招呼,就直接离开了。

看她很不对劲,他也跟着心慌慌。

夏佳仁的手心里有一张小小的纸条,她小心地攒在手里。

十分钟之前,她在化妆间遇见了李夫人,李夫人状似无意地问:“你们交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吧?”

夏佳仁不懂她满身的愤怒从何而来,随便地点点头。

李夫人扬着诡异的笑容,将一张纸条放在她的手心里,“你该去这个地方看看,这里住着你爱的男人最爱的女人。”

等等……她最爱的男人是指莫岑哲吧,但莫岑哲最爱的女人,不是应该是她吗?她皱着眉头看着笑得一脸怪异的李夫人。

“去了你就知道了。”李夫人华丽地转身离开。

第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五章
第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