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男人踢开拖鞋,爬到床上,窝在她身边,像抚慰小宠物似地摸摸她的头,“别气了ㄅ别气坏自己!”

夏佳仁瞟他一眼,突然凑上去,一个热吻,男人顺势抱住她,彼此的热度从唇上传开。

她哼了哼,玉臂挂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

他一边吻着,大掌一边掀开她的睡衣,带着凉意的指尖轻轻滑过她滑腻的肌肤。

“啊!”他低喊了一声,舌尖伸到嘴边舔舐着血渍。

“只能我欺负你,知不知道!”她咬了他之后,又凑到他嘴边、伸出舌头勾勒着他的唇形,他低下眼睑,看着她妖娆地诱惑着他。

他的手快速地褪去她睡裙里的内裤,控制不住被她激发出的野性,他的大掌略微激动地来到她的花谷。

……

直到彼此都筋疲力尽为止……

“回纽约?为什么?”夏佳仁才刚从学校回来就听见某个恶霸的男人恢复其本性,又想操纵着她的人生。

“结婚……”他好整以暇地说。

她脱鞋的动作停在了那里,她傻里傻气地看着他,柔着声音:“你刚刚说什么?”

“结婚,顺便定居。”

“亲爱的莫先生……”她缓缓地脱掉鞋子,穿上拖鞋,走到他前面,“结婚?”她脸上有一抹嘲讽,“请问你有向我求婚吗?”

“有!”

“什么时候?”她怎么不记得!

“昨天晚上你被我伺候得很舒服的时候。”他语带暧昧地说。

她傻了一下,“那种话怎么可以当真!”激情时说的话要是能当真,那多少恨不得出嫁的女人都嫁出去了。

恨不得娶妻的男人笑了笑,“怎么不能当真了!”他笑里藏刀地补了一句,“我还特意录音了。”

“什么?”这个男人……

“放心,我只录这一句……”他对她眨眨眼。

“你还真是功夫到家,这么凑巧地录了这句话!”她讽刺道。

男人突然沉默了,像失去了太阳的向日葵,他深沉地坐在沙发上,带着发人深省的目光望着她。

她差点就要说,好,我愿意,百分之两百地愿意!

他仍是不说话,用一种她不同意,他就去死的神情望着她,夏佳仁投降,“好,好啦,随便你……”

笑容如花般绽放在他脸上,他温柔地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佳仁,我好怕你不会爱我,我们之间相差这么多岁,有时候我感觉你就像是风筝,而我拉着风筝,好怕一阵风就把你吹走,我就会永远……”

“大叔……”她眼一红,“我不是不愿意,只是我太年轻,会不会太早做老婆、做妈妈?”

她真的越来越宠大叔了,只要大叔说什么,她都会心软,“好啦,你说什么时候回去,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去,好不好?”

“佳仁……我爱你……”

“我也是,大叔。”她感动地抱着他。男人也回抱住她,眼里闪过一抹得逞的狡猾。

“不过,大叔……”

“嗯?啊……”他痛呼一声,“该死!你干什么!”

“以后再装可怜,我就捏死你!”夏佳仁拿着一个抱枕,做出谋杀的动作。

莫岑哲摸摸自己肯定发红的腰部,心里默默地控诉着她的暴行,“知道啦,宝贝。”看来她的弱点也只能偶尔用用。

自从知道他的过往,她对他又爱又恨,爱他对她的呵护,又恨他多管闲事,现在他还喜欢利用她柔软的心灵。

“宝贝,不要气!”

“懒得跟你吵,我……等等!”她突然想到什么,“你刚刚是不是用到定居两个字?”

“对。”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为什么要住在纽约?”她像是看见怪物似地看着他。

“你不喜欢?”他小心翼翼地问。

“不喜欢!”她爽快地说:“而且我书还没读完……”

“我可以帮你转到那边的学校。”

“大叔为什么喜欢住在纽约?”她反问。

他语塞,“哦,我知道,是那个李俞渝?”怕被八爪鱼给缠上身,不如先走!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莫岑哲有些无奈,“她已经恢复正常,不会再缠着我们了。”

“你又知道,说不定对你余情未了,为了你,情愿违背道德伦理,她……”她激情高昂地说。

“你最近是小说看多了吧!”哪有这么多曲折。

她冷冷一笑,“那肯定是你又做了什么亏心事!”他脸白了白,她哼着鼻子走进卧室。

有时候女人太聪明,身为她的男人也备受压力,他跟着她走进卧室,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他犹豫再三,“佳仁……”

“嗯?”

“我想请你的父亲当证婚人。”

她的手一顿,没有转过身,“哦,你确定他会为我这个从未见过的女儿出席?”

“夏伯伯有给过你母亲钱……”他试图为夏父讲好话。

“哦?就像你当初离开后,给我汇钱的行为?”她没有感情地说。

一双健壮的手臂环上她的腰,“佳仁,别闹,我知道你也想……”

是的,她也想,可她比他要现实,生父以前没有参与她的人生,那就意味着永远都不想参与,那她为什么要执着一个不会实现的事情呢?

她始终背对着他,即使被他拥在怀里,她也没有得到温暖,“大叔,我是不受欢迎的存在,拜托你不要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失望,这很……残酷……”

从小母亲就对她说,她父亲很好,所以她不对生父埋怨,以后也不去打扰生父的生活。

如果不是母亲早逝,也许母亲不会放下尊严拜托他照顾她。

“好,那随缘,好不好?”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打着另一番打算。

她终于肯转过身,看着他的脸,“好,就顺其自然吧……”

“不过还是得回纽约,我准备把‘岚’的中心定在纽约,再向周围发展。”他将自己的打算全盘托出。

“好。”

“有关我上次跟你说的合约……”

“随便,随便!”反正他这么爱管,她说什么,他都要管,烦死了,他这么喜欢操心,让他操心好了!

摸摸她长了不少的头发,他亲亲她的额头,“佳仁,谢谢你……”能这么容忍他的“任性娇纵”,明明她才该被他宠着的,现在反倒由她宠着他了,任由他牵着她、带着她。

她轻捶了他一下,“谢个头啦!”

“不准爆粗口!”

“以后我干脆叫你老爸好了!”

“还是爆粗口吧……”成为她的父亲比她爆粗口更加恐怖。

“哈哈!”

小小的客厅中,莫岑哲听着浴室里的水声,确定夏佳仁在洗澡了,他才走出客厅,站在小阳台上,然后拨通了电话。

“喂?”

“夏伯伯,是我。”

“岑哲?好久没跟你联络了。”夏父如是说。

莫岑哲是懂夏父的,夏父对夏夫人是非常的尊重,他非常地爱妻子,可却有了一个错误的夜晚、有了一个不该有的孩子。

他知道夏父喜欢小孩子,只不过因为爱妻的缘故,夏父不能接受夏佳仁,那是对夏夫人的侮辱。

“我要结婚了……”莫岑哲笑着与他分享这个喜悦。

“是吗?”夏父也笑了,“以前我要你早早定下来,你不愿意,现在终于肯定下来了?”他揶揄道。

莫岑哲语带玄机地说:“人对了,就会定下来了。”

“哈哈,你这小子说话还是这么直接。”夏父笑呵呵地说:“哪天有空带来给我看看吧。”

“好的。”莫岑哲笑着说:“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

“我希望你能出席我的婚礼,当我的证婚人。”夏父是莫岑哲尊重的几位长辈之一。

夏父开心极了,“你的婚礼我肯定会去的,你要我当证婚人,肯定没有问题。”他满口答应下来。

“哦?”莫岑哲看着天上晦暗的星点,“你答应了?”

“我有理由不去吗?”夏父反驳道。

莫岑哲想了想,“也许你有可能不会来。”

“你这个孩子!”夏父斥道:“你差不多是我第二个儿子,我肯定会去的……”

莫岑哲低下头,盯着脚上的拖鞋好一会,又抬头往室内看去,看到浴室的灯暗了,夏佳仁已经洗好了。

隔着玻璃,夏佳仁动了动嘴唇,问他在跟谁打电话?

他以嘴形回道,工作上的事情。

她又做出吹头发的动作,在莫岑哲点头后,她往卧室走。

“岑哲?你有没有在听?”他的耳边传来夏父的声音。

“我还在,伯父。”

“你放心好了,你的婚礼我一定会……”夏父豪气地说。

“新娘是夏佳仁。”他突兀地说,话一说完,那头一阵的安静,莫岑哲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已经猜到夏父的反应了。

他大可以骗夏父到场后再澄清,到时夏父进退两难,事情也就好办了,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于情于理,都不能这么做。

“什么时候的事情?”夏父揉着眉心,他多少是感觉到了莫岑哲对夏佳仁异于常人的关心,但他没有往爱情方面想。

“不知道。”莫岑哲淡淡地说。

夏父笑了,是了,他的问题实在是好笑,爱情哪有确定的时间、地点呢?

“是真的吗?”他还是无法相信。

“嗯。”莫岑哲低低地应了一声。

“你……唉……竟然把商场上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他半真半假地指责道,先是让他上船,然后他就是想下船都不行了,船都开了,难道要他跳海吗?

“伯父,我不勉强你,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他诚恳地说。

这一招叫以退为进,夏父摇摇头,这个小子做事真的越来越行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都算计到自己头上了。

“不是有一句话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

“对。”莫岑哲嘴角微弯。

“我都答应了,还能反悔吗?”

莫岑哲又看见夏佳仁走出卧房,拿了零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伯父,我刚才是说真的,我不想勉强你……”如果她知道夏父是被他骗来的,只怕她会不开心。

电话那头一阵的沉默,过了一会儿,夏父深沉道:“那个……她好吗?”从她出生到她长大,这其中他都没有参与,愧疚排山倒海地淹没了他。

他甚至没见过她,只看见过一些她的照片,她长得很像他,特别是那双绿眼睛,儿子夏航轩的眼睛比较像他的爱妻,而夏佳仁的眼睛则是完全像他,深邃明亮。

如果她没有她台湾母亲的血统,她会百分之百地像他,从莫岑哲的嘴里,她知道她是一个古灵精怪、脾气倔强的女生,就和年轻时的他一样。

他欠这个女儿很多,从这个女儿一出生,他注定就欠着她,有些债是要还的,他闭上眼,已经可以预见这个决定会引起爱妻多大的反弹了。

但该还的始终要还……

“岑哲,我会去的。”他一诺千金。

他们结束了通话,莫岑哲走进客厅,看见某女打量着他,故意取笑他,“心情很好哦?赚了很多钱?”

他笑着坐在她身边,将她抱在腿上,“心情是还不错。”

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
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