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脸色愈加苍白的罗伊和脸色愈加阴沉的德莱复杂的对望了一眼,又同时看向曙赫大教堂的顶端。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爬。

罗伊紧了紧腰带,正要走近曙赫大教堂,选择一个合适的方位往上爬,突然,一只喜鹊飞了过来。这是一只近一米长的巨大喜鹊,黑背白腹,长长的尾羽上蓝绿色的虹彩流转。

这只奇大的喜鹊鸣叫着飞到了罗伊的身前停住,它不断的拍打翅膀,缓缓的降低高度,降到了罗伊的膝盖处停下。这时,猛地从这只巨大喜鹊的身上急速浮现出无数个喜鹊虚影,这些虚影倾斜着向上浮动,相互错叠着,形成一个台阶状的影道一直延伸到曙赫大教堂最上一层打开的窗口处。

民众被这等景象吓呆了,一时整个米兰大街异常安静,而其他街道的居民也模模糊糊的看到了这一景象,他们也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莫非这就是真神施展的神迹?莫非真神也感动于他们的真爱?真爱无敌!米兰大街万岁!

民众中一个人突然大喊道:“传说神秘的东方曾有鹊桥助有情人相会,今日古老的米兰大街有鹊梯相助这一对真情爱人,这是一样的。此次神迹见证了罗伊和朱莉忠贞不渝的爱情,让我们为他们欢呼吧!祷告吧!祝福吧!真神的神迹啊!上!”

民众随之陷入了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疯狂欢腾中,他们嚎叫,蹦跳,大哭,大笑,这是真正的癫狂,末日前夕的狂欢!

“上!上!上!”他们的声音已然发生变化,变得有点像,兽——狂化后怒吼的兽,千千万万的兽。

罗伊脸色煞白,连续大口呼吸了数次,终于僵硬的拾级而上。

民众看着逐渐攀高的罗伊,情绪更加的高涨,古老安静的米兰大街此时如同狂欢的斗兽场。

这时方从柏塞亲王府里赶来支援的三队骑士见到这种场面,纷纷下马,下跪,祷告,祈福。

罗伊终于摇摇晃晃的攀爬到了那扇曾经遥不可及的窗户处,在那里有清丽无双的朱莉泪雨滂沱的等着他。

朱莉看着模糊的罗伊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将他搀扶下来的。

罗伊进入窗户,探出苍白脸孔,对着下面大喊:“我,罗伊·格兰潘,终于娶到安娜·朱莉了!”

民众还未发出更强的欢呼,鹊梯的影道陡然消失,只有原来在罗伊膝盖前的那只喜鹊依旧存在。但它突然尖利之极的聒噪道:“奶奶个嘴儿,刚才是那个王八蛋踩老子?他妈的,竟敢踩着伟大的变异神兽格里拉拉,活得不耐烦了!”

可惜它说的是中文,这里的民众无人听懂。但他们纷纷下跪,对着会说话的格里拉拉虔诚的祷告祈愿,如同最忠实的信徒见到真神。

格里拉拉见状,心里也是一阵得意,但随即聒噪道:“奶奶个嘴儿,是那个王八蛋用魔法拘了我来?别逃,我看见你了,你逃也逃不掉!”

秦霜在一个角落里见证了整个过程,正准备安静的走开,格里拉拉却突然口吐人言,秦霜心内也是大奇,后又听到格里拉拉开骂,心内微怒,用了一丝神之力裹住格里拉拉,瞬移到了万里之外的荒原教训它。

喜鹊虽是凡鸟,格里拉拉却是喜鹊中的变异品种,实力比之鹰隼还要厉害。在秦霜用神之力拘它到这里的时候,神之力刺激了格里拉拉的语言能力,令原本看热闹正亢奋的格里拉拉在短时间内进化。只是它的脑容量实在有限,以后的语言能力会受限在某一方面,到底是哪一方面,就看它的选择了。至于格里拉拉为何能猜到是秦霜所为,那是因为只有秦霜一人未下跪,在黑压压的下跪人群中自然显眼的紧。

自漫长的回忆当中醒转过来,格里拉拉猛地聒噪道:“我说老秦,你是如何把我拘过去的?是魔法吗?”

秦霜淡淡道:“只是一个小法门。魔法另有奥妙所在,却非我所擅。”

红粉骷髅听闻莫名其妙的对话,不由更加好奇,牙齿摩擦道:“小喜,你是怎么认识秦大哥的呢?说嘛,我的身世都跟你们说了。”

格里拉拉的羽毛突然一红,但它控制颜色的能力实在不错,旋即回复原状。只是格里拉拉如何肯拉下面子告诉红粉骷髅是自己死皮赖脸的拍秦霜马屁以逃避秦霜的教训并橡皮胶似的粘住秦霜不放呢,把面子看的比性命更加重要万倍的格里拉拉怎么会做这种自毁名誉的蠢事呢,格里拉拉聒噪道:“小喜,你想知道为什么我的羽毛可以改变颜色吗?你看!”格里拉拉随意的变幻着体表羽毛的颜色,竟连眼睛颜色也可改变。这是格里拉拉的本事——它会用一个小秘密来回避一个大秘密。

红粉骷髅看着色彩斑斓不断变幻的格里拉拉的体表,不由羡慕不已,牙齿摩擦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格里拉拉得意的聒噪道:“这个是老秦帮的忙。”这是格里拉拉摆脱难堪的第二招——转移话题,紧接着第一招用,妙用无匹。

红粉骷髅看向秦霜,牙齿摩擦道:“秦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帮我也做一个好不好?”

秦霜道:“只是一个小法门。有机会我会帮你做的。”

红粉骷髅高兴的牙齿摩擦道:“好棒哦,谢谢秦大哥,你对我真好。”

说起秦霜为何会和格里拉拉在一起,主要是因为秦霜那时寂寞,需要一个陪着他的朋友,而格里拉拉正好差强人意的填补了这个空缺。至于秦霜在格里拉拉身上布下的防御阵法,最初是因为格里拉拉的身体太弱,无法承受瞬移时的空间撕扯,每次瞬移时秦霜都要费一丝神之力作用在格里拉拉身上做防护,后来秦霜就在格里拉拉体表凝炼了一层胶质物做防御阵法的阵基,不曾想格里拉拉竟会用来改变胶质物的厚度来改变身体颜色,至于眼睛的颜色,那是它的天赋神通。

秦霜适才听闻红粉骷髅问起如何结识格里拉拉,心里却是不由想起另外一件事:“朱莉已经郁郁而终了,真可怜。我当初那么做,到底对不对呢?还记得当日看到的一个女子的得逞微笑,而现在,我竟然有些不明白‘得逞’意味着什么了。‘爱’就要‘得逞’吗?‘得逞’是因为‘爱’吗?又或者二者本就是无法辨明的?或许私奔也只是罗伊故布疑阵吧,或许他原本就没有想过通过考验,或许考验只是他潜入另一个地下的契机。不管私奔成功与否,他的损失都不过是厌烦前那段短短的奢靡时间。这世间有真爱吗?我本试图改变罗伊朱莉二人的命运,结局看来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倒是无心之间,格里拉拉进化了,脱离了原来的命运之轮。又或者我看到的格里拉拉的命运改变本就是它生命中早晚会发生的转折,我只不过是顺手推了一把。命运的运行,轮回的转动,是否可以改变,真是难以捉摸。”

红粉骷髅看着有些迷蒙的秦霜,牙齿摩擦道:“秦大哥,你是神仙还是妖怪?”虽然秦霜没有一丝妖气,但格里拉拉明明是一个妖怪。

格里拉拉不屑的聒噪道:“神仙?妖怪?呸!奶奶个嘴儿,我们家老秦是修真者!”

红粉骷髅牙齿摩擦道:“修真者?从没听过像秦大哥这么厉害的修真,秦大哥绝不可能仅仅是一个修真者者。”

格里拉拉尖利的聒噪道:“你没听过的多着呢,乡下骷髅!修真者那是上穷碧落的存在,一切皆有可能的存在!记住我的话——凡事无绝对!”

红粉骷髅“咯咯”的摩擦着牙齿,却是没有反击。

秦霜突然眉头一皱,暗道:“这等贫瘠之地怎会孕养出如此强横的存在?这片土地有古怪!”秦霜的神识突然潮水般涌出,水银泄地般无孔不入,刹那就弥漫到了数千米的地下。秦霜的脸色陡然大变,缓缓的收回了神识。

这时,七具骷髅无声无息的在秦霜面前浮现出来,一字排开,冷冷的盯着秦霜。

中间是个金黄色的高大粗壮骷髅,骨骼莹润,背生宽大的骨翅,展开时约有三米长,手骨里提着一把巨大的黑色镰刀,闪着黄晕的命法之殇胶质球上不时有涟漪荡漾,这就是乱葬界骷髅族的王者——黄金骷髅。黄金骷髅的身边分站着两具白银骷髅,四具青铜骷髅,他们背后虽无骨翅,却也皆是周身骨刺丛生,状甚狰狞可怖。不多时,一具单腿漆墨骷髅自远处蹦蹦跳跳到了他们的身后,然后安静的停下。

红粉骷髅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传言中的强横存在,心胆俱碎,不自觉的向秦霜靠近了一些。站在秦霜肩头的格里拉拉则有些慌乱的冷然蔑视着。

秦霜静静的看着他们,好似没有看到他们,而是无数空间后面的一个温柔着对他微笑的身影。

第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
第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三章